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感谢来到了乐乎这个理想国

对之前一直玷污理想国的行为感到非常抱歉

感谢乐乎经常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

用网上找来的几张图片表达我内心中的深深愧疚与歉意

以后一定几尽可能的外连接,还理想国一片净土!

(你们懂我意思的😂(发现我的表情包都满了不要啊我还想收表情呢

所以,有人知道不老歌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个关于白切黑进行时的故事

被屏蔽了没办法💦

不是车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会被屏蔽

长谷部叫主起床语录

•什么?再睡五分钟?好的没问题!

•要我帮忙关掉闹钟吗?

•(接上句)压切——!

•主

•主

•主命

•已经把早餐端过来了,需要我喂您吗

•(接上句)不需要吗...(失落)

•那么帮您更衣呢?

•被、被请出去了,是我没有好好遵循主命吗

•明天,一定要更好的完成主令!

拜托了签个约吧

写写吸血鬼鹤

偏西幻风

ooc


“这位少女哟,我看你骨骼惊奇...”


少女她现在看着那只絮絮叨叨的狐狸,真的感觉这个世界很奇幻。


狐狸蹲坐在地上,眨了眨眼睛“总之,政府需要你来拯救世界,修正历史,请拜托带些帮手回来吧。”


少女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只花里胡哨的狐狸开口说话,自称是式神的狐狸颇为人性化的嘴角上扬笑了一下,她就开始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沉,连后知后觉的一声尖叫也没来得及发出,她的眼前已是一片混沌。


恍惚间的失重与莫名其妙的晕车一样的感觉让少女昏昏欲睡。不过在真的睡过去之前,她意识到眼前的漆黑,似乎不是由于过度眩晕造成的。...


尬舞啊看谁能撩过谁

服装变更有
完•全•是•私•心•

一期

•短裤与过膝靴,大腿露出一小节白皙肌肤


•青年清秀的脸上是温和甚至有些羞涩的笑,不过随着音乐节奏舞动的身体却没有停下来


•下蹲,大腿张开,线条流畅能隐约看到肌肉弧线


•虽然是女性化的舞蹈,一期的动作却还是很有力度,不是软绵绵的但是依旧看上去很舒服。半挽起的袖子,露出的小臂也很好看。食指纤长,骨节分明,这样一双手此时正在他自己的身体上轻抚


•很难想象这是一双握刀的,时常沾染鲜血的手


•一期的手指从脖颈处轻柔划过,一路流连至腰线


•他的眼神落在你身上


•然后一期捏住衬衫一角,把上衣撩了起来

三日月

•领带,西服...

四季歌

三日月萤丸清光鹤丸

他们真苏啊...(躺平

——————————————————

春雨夏花秋枫冬雪。


春天的雨,大抵是沾了时令的光,少了些磅礴的气势,取而代之的是朝气蓬勃与生命力。


春雨是缠绵的,往往是细缕如发丝,自天空落在窗户上的时候,免不了留下不重样的水迹,像是一汩汩清泉悄悄淌下。像是玻璃上多了些凹凸不平的地方,像是嘴边黏着的棉花糖——不过这透明色显然优雅了许多,也更清澈凉爽一些。而独倚一窗棱,透过雨模模糊糊的瞧着窗外春天特有的,淡淡的,嫩嫩的绿,更是润舒惬意。


“草色遥看近却无”,春天适合远望那小小新绿组成的波涛,如同夜幕中满布繁星。


不过雨...

时钟

鹤婶

床头柜上摆放着白色的蛋状钟表,外壳千鸟纹样。


底盘很稳,可以用手指推推推也不会倒,不倒翁设计。


在小时埋下的时空胶囊里找到的。


犹记得当时一同埋下胶囊的那个孩子,他的白发在风中轻晃。他看了看手指上沾着的泥土渍,淘气的给自己抹成了花猫脸,我总是忍不住被他逗笑。


钟表静静的窝在糖纸千纸鹤和小兔子中,恍惚间,真的像是一颗等待孵化的鸟蛋。


就是这个蛋的个头吧,可能是鸵鸟的。


孩子成长为了青年,可他自由的个性依旧未变。或许孩童时期的我还能跌跌撞撞的跟在他踩下的脚印之后,但是如今我会选择安稳踏实的守在原地,等着他回来。


他知道我喜欢时钟,喜欢那种滴滴答...

要我的小花花吗( ´▽` )ノ


乐乎这像素吃的单反都救不回来(哭

什么时候会被刀刀撩到

本丸里的日常小故事

ooc

•他在厨房发现了小碟子上的精致点心,眼瞅着四下无人,便颇为好奇的掂起一个团子往嘴里塞

•毕竟是偷吃,他塞得又急,况且团子外的糯米把里面的内馅完美的掩饰掉,直到鹤丸动嘴嚼了一下才发现了有什么不对

•芥末的那种辣气直冲上鼻腔,伴随着呼吸蔓延开来。鹤丸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吐掉了点心,然而还是因为猝不及防的中招,辣的只能伸出舌头喘气用嘴喘气

•鹤丸撑着桌子勉强缓过芥末暂时性的辣,然后低了低腰顺手就把桌子底下没憋住笑出声的少女揪了出来

•“噗...抱歉啦抱歉,就那一个团子被我动了手脚你也能中招。”

•看着少女笑的都要直不起腰,鹤丸撅起嘴,抬起了手,食指拇指扣出

关于幼体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6⃣️

一个单纯卖卖萌,治愈人心的故事

ooc

一章到三章三日月鹤丸幼体化

四到六papa被被(ღ˘⌣˘ღ)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拉开门,自从本丸建立起参观了一次之后就搁置下来的刀解室里飘着浮灰,金发的小孩子就这么直接坐在地上,肩膀一耸一耸的,可怜兮兮的吸着鼻子。


是哭了吗...?


她有些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惊扰了他。


她还不知道怎么哄孩子。


窗纸柔和了阳光,暖暖的光线铺在地面上。


“被被?”少女蹲下来,伸手拨了拨他的额发。金色的发丝上沾了毛茸茸的细灰。切国僵了一下,伸出小手把他的被单拉下来...啊...不能叫作被...

1 / 13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