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我与我的刀,孰美?

沙雕文


总之是不开窍的婶婶被吃干抹净的过程。


部,鹤,三日月x婶


“三日月宗近...你真的非常好看,好看到无数人会为你沉沦。”


少女发出真挚的赞叹。


三日月好心情的眯起眼睛,“我不需要无数人,我只需要你一个人心悦我,便满足了。”


“那是当然了”,她这么说着,眼神却是在往下移,少女柔软的小手搭在三日月的刀柄上,三日月会意,连她的手一同握住,少女借力将刀拔出。


她细细观察那把冰冷太刀,眼睛里似乎要冒出桃心,“在比美方面,我会轻易的被你征服。”


廊外拐角处,鹤丸正在那里等着他。


鹤丸看见三日月神情,“又碰一鼻子灰?”...

安利捏脸游戏,名见水印


可以变动的地方不多,胜在我喜欢这个画风


试着捏了一下证件照?

大型犬科长谷部

她家长谷部,性子那个叫一个难以言喻。


少女郁闷,坐在万屋台阶上,看着别人的长谷部或乖巧与主人牵着手,或强势的搂着自家审神者的腰,似乎生怕别人抢了去。


而自家的长谷部...


已经走远了十米还没发现自己没有跟上去。


她眼睛突然一亮。啊,终于转身了。


少女撑着头,看着长谷部已经走回她身边,挺拔的身躯正好在她身上落下一片阴影。


“您累了?”他侧偏过头,眼神流露出轻微担忧的神情,然后长谷部弯下腰,朝着少女伸出了手。


少女眼中光芒更甚,甚至有些遮掩不住笑意,她连忙回复:“是呀,我都逛一天了,腿都好酸的走不动。”


她在心里呐喊,...

奶猫与炸毛

短段子

收录刀男小奶猫

奶猫的被被,喜欢纸箱子,喜欢一切狭小只能待他一只喵的地方。


于是暖气后面,床头柜下面,全部都被他细软的绒毛拖个干净。


刚来的时候认生,怕人,稍一靠近就炸毛了,竖起尾巴哈人。


但是小可爱,你这个样子吓的到谁呀。


被硬抱会逼急了又炸毛,但是从不出爪,只是用爪垫拍你,推你的脸。


后来混熟了,又悄悄的蹭过来,不好意思钻被窝,就窝在层床单之下,你醒来的时候,看见枕头旁边的被单下鼓起来了好大一块。


稍微一戳,又让他羞的跑掉了。


倒是粉色的小爪垫,只有你一个人揉得到。


只是在上班以外的时间去了趟超市,回来的时候就把奶猫的清光急坏...

奶狗or狼狗?

短段子

奶狗长谷部,喜欢帮你取快递,拿外卖。喊一声就爪子打着滑的跑步过来报道,有时刹不住闸一头撞在门上,坐在地上眨眨眼睛缓了一会,又像是完全不痛一样跑到你身边待命。

如果冬天的时候可以睡在主人的脚旁边,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其实你很想在不热的晚上抱着他睡觉,但是当他把头拱进你怀里,尾巴就连着不停的摇了一晚上。

怎么办,和你在一起,他就是想摇尾巴。

狼狗长谷部,超凶。

尾巴圈住你,别人多看一眼,立马露出尖锐的爪牙,喉咙里朝着那人不善的低吼。

还好,你只要拽一下狗链,摸摸脑袋,他立马收敛,头乖乖的蹭你的小腿。只不过回家就睡在你床上,喝你杯子里的水,把你的周围都染上他的味道。你觉得他乱吃...

化妆品周边

我一定是脑子有坑

鹤丸

•大块白色烘焙高光,上脸微泛蓝光,显白

•高光浮雕是精致的鹤纹,有点舍不得用了

•搭配了一小条金色粗颗粒闪粉,可以用作眼影中部提亮

•自带了小眼影棒,不过买家普遍反应放置眼影棒的凹槽太浅,盒子又太紧,把高光盒扒开时,眼影棒会弹出来。

三日月

•蓝色唇蜜,透明玻璃管,握上去很有质感,握柄底端有一个小月亮

•虽然是蓝色,但是叠涂在任意口红上都能美到炸裂,带蓝色和少量金色细闪

•是非常遮唇纹,而且润唇效果也非常好,涂完会让人懊悔“为什么我不能自己亲自己的嘴唇...!”

•忍不住抿嘴

清光

•意料之中的正红指甲油,颜色美,显肤色,而且没有异味

•黑色瓶...

谁是正牌男友

审神者男友视角

熟悉的修罗场

ooc!!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她是政府公务员,具体工作是国家机密我也不是很清楚。虽然工作时间有点像寄宿制学校,但是每到周末她就会回来,我们俩会腻歪整天。

但是她偶尔会带男人回来啊我靠!!这件事我在意的不得了啊!!

“没有我的批准,他们只能一直呆在那里工作,很可怜的,我也是体恤下属带他们休假,求你啦求你啦...”

我的女友双手合十,低着头拼命拜托我。我的心瞬间就软了。

我的女友怎么能这么可爱呢,可爱到我的世界少了她就不能再转动了。

然后我现在看着那个一脸专注削着苹果的男人,我的心态崩了,我想穿越回去掐死那个答应了的自己。

这个叫长谷部的...

吵架了就别想爬上我的床

高糖

短段子

ooc


长谷部


和长谷部很难吵一次架,但是一吵起来就足够少女憋屈的了。


长谷部不怎么还嘴,同样也不会哄人,冷着脸一言不发。


“今天晚上你一个人睡去吧。”末了,少女甩出去他的枕头,摔门坐回到自己的床上。


一晚上长谷部愣是连门都没敲,倒是少女翻来覆去有点良心不安。


早上少女郁闷的拉开门,长谷部很重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门是朝内开的,他昨天抱着枕头靠着门坐了一晚上,门一拉开,便失去了支撑物。


长谷部揉了揉后脑勺,皱着眉吸了口气,躺在地上仰着头,说:“我想了一个晚上,我给你写检讨吧。”


少女发现自...

间接接吻不如直接接吻

药研x婶


少女连着三天,每天都开一瓶新的可乐,每次都喝不完。


喝不完,第二天就会跑气,二氧化碳毫无声息的从拧紧的瓶盖螺旋纹的缝隙之中逃离,就像手指握不住时光的沙。


药研说:“大将,别找理由了,我喝还不行吗。”


少女笑嘻嘻的凑过去,将头依偎在药研肩侧。少年纤细的骨头架子全是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干净利落的精肉。少女嘟囔一声太硬了又躺倒在药研大腿上。


她躺在药研腿上,睁开眼试图很浪漫的看向太阳,除了刺激到她的眼睛有些湿润再没什么用处。于是少女侧头仰视药研,恩,还是他比较好看。


“可乐嘛,就应该冰镇着喝。听装的比瓶装的气更足。”


突然...

胖子:来人啊耍流氓了!

瓶邪

胖子敲门,很猥琐的喊,开门啊小天真,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怎么没本事开门啊。

喊了一阵没人应,胖子以为自己扑了个空,刚纳闷吴邪怎么今天就有空遛弯去了,门却开了。

张起灵开的门,还帮胖子拿了下他手里的大包小裹。他没穿他一贯穿着的连帽衫,只简单的套了一件T恤。

胖子一边感叹太阳打西边起来了张起灵怎么突然这么有人情味,一边对着那些瓶瓶罐罐笔画,说这个治肺的,那个对嗓子好,记得给天真吃点...说着又往房间里头走。

张起灵把胖子拦住了。

张起灵公认是个寡言的人,一半是因为他确实不善言辞,一半是因为他觉得实际行动更重要。

于是他捏着自己T恤衫的下摆,一直拉过肩侧。

胖子一脸疑惑,眼睛瞪的跟...

1 / 18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