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一个游戏里的故事】

我多希望能再陪着你,但是我只能走到这里啦

————————————

“小子,你烦不烦啊赶紧给我上来。”


作为兄长,我的责任就是和弟弟一起上天。


自诞生起,静谧森林中只有我们两个。暗无天日的密林中因为我和弟弟两个跳动的闪光点而不显那么压抑。


每个星云的使命都是去到最高处,我不知道上面有什么,不过我知道我一定要上去。


但是...这家伙...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调皮的小光点。


对,那个比我小了不止一号的是我弟。


当我靠近时,他会淘气的远离我。当我有点生气抓狂的远离他时,他会讨好的靠过来。我真的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们两...

来,吸猫吧

扭来扭去就是不看镜头,我现在发出点什么声都吸引不了它们注意了(唉,大白菜长大了

p2因为凑的太近了还被赏了一记喵拳,呜呜呜呜小黑怎么能那么可爱,四只爪爪都是白手套

最后1p实际上是风景照

如果拍亭子的话,感觉这种角度挺不错

醉酒

鹤丸推开门,少女隔老远就能闻到他一身酒气。


然后她就看着鹤丸扶着墙,胡乱的将系的板正的领带扯开,然后转过身靠在后面柜子上,抬起头迷迷糊糊的看着少女。


说实话这动作有点帅,尤其是他一身黑色西装革履。鹤丸本身就有一种清逸出尘的气质,不过在床上就毁了大半,要多流氓有多流氓,不太过分的基本都玩了个遍。


这叫什么?


斯文败类。


少女摇摇头,忍不住低低的笑了一声。


不过看样子是喝了不少,走路都踉踉跄跄的。


鹤丸身形一晃整个人摔在沙发上,少女想了想还是去倒了点温水,希望对解酒有帮助。


少女坐在沙发上,鹤丸醉的有些意识不清,还是本能的靠了过去。


还真是毫不...

白切黑进行时2⃣️

1⃣️这里


我现在是知道了,我的刀想神隐我,但是因为怂,他们做不出什么逼迫我的举动。


我躺在床上,突然特矫情的想,是不是因为太在意我,不想让我受到伤害,所以才不会强迫我。


侧着身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一点,我伸了个懒腰,顺手把胳膊塞在枕头底下垫着,准备睡觉。


然后我摸到了一个像姜饼人,还软软的的东西。


掏出来一看,我皱了皱眉,有些嫌弃的扔到一边。做的丑的跟巫毒娃娃一样...或许就是巫毒娃娃吧。


你们不是想神隐我,是想诅咒我才对吧。


他们不会正面神隐,老找这种跟民间偏方一样的方法曲线救国,我觉得他们有点剑走偏锋了。


不过那个娃娃再怎么说也是我的...

我有些无措的看着鹤丸。


他低着头,手握拳,慢慢的攥紧。我仿佛都能听见他扳指节的响声。


有些凌乱的额发遮住了他眼中神色,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做错了。


“你这个骗子,你根本不爱我。”鹤的嗓音喑哑,透着令人心碎的哀伤。


鹤忽的抬起头,我看着他的眸子已经湿了,眼眶红了一片。


“你根本就不爱我!”


他有些歇斯底里的喊出来,这一声,竟带上了点哭腔。


天色很暗。


鹤搭在肩上的一缕发尾被风吹散,然后飘飘滑落。


“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学!历!史!”


【挂人】【冰上的尤里】

代发

 @bigbangisbest 

此人现已更名为ohmtoeyisbest,@找不到,不过上面那个链接还能打开

你盗文却跟别人说有授权,结果发现对方是原作者时,心情如何?

道歉!!!

住院纪实

现代

写写操心鹤


天还没亮,我是给热醒的。


鹤侧躺着,一只手搭在我肚子上。就这点接触面积我都觉得烫的不行。我把他的手腕抬起来看了下表,一看刚四点,又把他手扒拉下去,拉开被子继续睡。


鹤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我就开口跟他说我好热。


其实我从小身体素质也挺差,我能感觉出来是发烧了。我还觉得自己挺厉害,争取早日达到久病成良医的成就。


他摸摸我的额头,我听见他啧了一声。鹤爬起来去客厅开了灯,几声开关抽屉的声响后,他回来,借着客厅的灯光给我夹上了体温计。


“快三十九了...去医院吗。”


其实我俩对我发个烧啊,头疼脑热的都已经习以为为常。我摇摇头,鹤就把被子给...

战损&战斗妄想

鹤丸的衣襟大敞开来,刀痕泛着血从他右肩一直延伸至肋骨下方。


他张着嘴用力的喘息。因为鹤过于消瘦的体型,呼吸时连肋骨的扩张都清晰可见。


伤势再加上过长时间的缠斗让他身体有些脱力,但只要这刀还握在他手里,他就不会停止再次冲锋陷阵的步伐。


“太慢啦太慢啦。”鹤的眼神凌厉,反手出刀,再刀刃折射出银光之后,体型壮硕的溯行军应声倒下。


鹤习惯性的抖了抖刀刃上并不存在的血迹,持刀在空中谢幕般优雅的划过半弧,收刀入鞘。


胜利是属于那染上了红与白的鹤的。


青年大半个身子已经被鲜血浸透了,军装的深蓝色布料几乎要染成黑色。


一期松...

抖m婶在黑暗本丸的幸福生活③

见标题,吸血鬼幼审,本章是拖刀刀去手入环节


为了爽而写


一期


少女顺着他平坦的小腹往上亲吻,他侧着头,手有些无助的虚握着。


并不是他不想反抗,尽管少女只是个孩子的体型,软绵绵像是一推就倒的样子,但是少女韧性的尾巴抻的极细束住了他的动作。侧着瞥了一眼,还能看见她的尾巴尖卷着打粉棒在他的本体上轻轻敲着。


一期皱着眉,趁着少女舔舐他腹部血痕有些走神放松的时候,他努力的伸手试图摸到自己的刀柄。少女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松开了尾巴,一期得以顺利的握住刀横在身前,把少女推开了。


“先生啊。”少女叹了口气,“反正都在手入了,请不要浪费,让我吃饱吧。”...

大的小的(*'▽'*)♪

私设大小鹤


古琴清越之音,虽遥,但轻颤的上旋尾音仍缠绵的扣人心弦。


转角,少女的眼睛里便映出了弹奏者的身影。红木的琴桌衬着白衣盛雪。鹤丸停下拨弦动作,抬起头笑着朝她眨了眨眼睛。


然后少女只觉腿一沉,低头就看见小鹤球姿势标准的抱大腿,眼睛眨巴的无辜样子和鹤丸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琴声重新在空中泛起波澜,小鹤球松开了手,转身,于幽径起舞。


小小的身子裹在宽长羽织里,身形像是糯米糍一样却依旧灵巧。微翘的发丝因为他的动作,俏皮的抖了抖,让少女忍不住心生想要揉一揉的念头。


曲罢,小鹤球便扑在少女怀里,仰着头,灿金的眼睛闪啊闪,“主人,...

1 / 14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