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拜托了签个约吧




写写吸血鬼鹤

偏西幻风

ooc



“这位少女哟,我看你骨骼惊奇...”



少女她现在看着那只絮絮叨叨的狐狸,真的感觉这个世界很奇幻。



狐狸蹲坐在地上,眨了眨眼睛“总之,政府需要你来拯救世界,修正历史,请拜托带些帮手回来吧。”



少女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只花里胡哨的狐狸开口说话,自称是式神的狐狸颇为人性化的嘴角上扬笑了一下,她就开始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沉,连后知后觉的一声尖叫也没来得及发出,她的眼前已是一片混沌。



恍惚间的失重与莫名其妙的晕车一样的感觉让少女昏昏欲睡。不过在真的睡过去之前,她意识到眼前的漆黑,似乎不是由于过度眩晕造成的。



睁开眼,摸索着支起半个身子,周围软软的被子还带着她的温度。依旧是夜晚,少女不得不像是喝醉酒的人一样扶着墙,小心的迈开步子,试图找到墙壁上灯的开关。



“你在找什么呢?”清澈的男声在安静的屋子里无法忽视,少女抖了下。鞋面与地的摩擦声一下子加大,她僵硬的收回步子,向声源处飞快的瞟了一眼。能隐隐约约看出个人型轮廓。但是少女紧接着就很拙劣的别过头装作没看见。



完了完了要被当做入室行窃了。



对方在原地站了一会,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并未立刻追究她冒味入室的缘由。可惜少女刚松一口气,脚步声就向她靠近了。



他丝毫没有在意少女胡乱挥舞的手,轻松躲过然后捂住了她的眼睛。



即使是隔着手指,少女也能感觉到屋子一瞬间充斥着明亮的光亮。然后他的手指渐渐松开,使得少女能逐步适应着这光线。



大概是个好人,少女这么想着,背靠着墙壁,正对上了饶有兴趣打量着她的青年。



他很快收回目光,然后夸张的在原地转个圈,过长的白色风衣因为气流漂亮的展开,又缓缓耷拉下来。“我叫鹤丸国永。你身上没有魔法的气味...”,鹤食指与拇指捏住礼帽的帽檐,轻巧的翻过来。刚才捂在她眼睛上的修长手指,现在力度恰好的扣在帽冠上。他将帽子盖在前胸,熟练的向少女弯腰行礼。



“那么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人类。”他的语速有些快,声音里是掩盖不住的惊讶...或者说惊喜的成分更大一些。



少女抿抿唇,视线根本就不敢在他身上停留过久。鹤挑下眉,也由着她目光飘忽不定的看着他的卧室。



壁炉上是一叠叠黑色唱片,紧挨着就是一架留声机,喇叭形的扩音器上勾勒着不知名的花朵。这房间唯一的光源却并不是壁炉里应有的暖暖火焰,而是悬浮在鹤身边的点点火花。




视线兜兜转转又迷一样的回到他身上了啊...大概是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个人魅力吧。



青年脸精致的过分,眼波流转间如同皇室御物里打磨最精致的宝石。



少女深吸一口气,决定接受狐狸说过的话,她清了清有些干涩的喉咙,强作镇静的颇为公式化的开口道:“你好,打扰了,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穿越了。”




“哎呀真是足够让我吓一跳的开场白。不过空间跳跃可是禁法。”鹤笑了一声,然后突然发难。他苍白的手指扣在少女肩侧,给她压到在床上。鹤凑近少女的锁骨处轻嗅,甚至连那修长手指也在她脖颈处流连。



“真有意思呢,看来我得让你活下来。”



少女脸涨的通红,伸手去推他的胸膛,抬头却正对上那金色眼眸。



带着点忧伤的,仿佛凝固的蜂蜜一样好看的眸子。



“又一个弃子。”鹤丸说着,声音很轻。



一连串动作让少女发懵,鹤两只手搂住她的腰,紧紧的拥抱住了她。



是那种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的拥抱,怎么说呢,力度大的像是溺水的人寻到了一点可以依凭的物什。



可惜是不过是稻草。



他重新开口,语气已经平稳了许多,“不管你怎么来的,把你传送到这里的人类绝对想让你死在这里...但是我会让你活下来的。”没有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鹤吻上了她的颈部。



想去挣扎,可是对方的力气没由来的大,硬是摁着她无法动弹。



薄唇冰凉,少女只感觉到鹤轻柔吮吸的力道,他离开时甚至能听见双唇轻启,波的一声。



女孩子脆弱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了一个深红的痕迹,那是一个足够暧昧的吻痕。



鹤看着蜷缩成一团,用控诉目光盯着他的少女,微笑着递过一把刀。



白鞘闪着流光,金色配饰华丽的恰到好处。



他说∶“现在你可以报复我了。”



少女心一狠,长刀从鞘中滑落,她有些吃力的双手握刀,横在鹤的喉结前。



“真狠心啊。”鹤摇摇头,然后闭上眼睛将身子前送。她没想到一直处于主导地位的鹤做出如此举动,下一秒手指松开,刀咣当一声摔在地上。



鹤轻松的摸摸那个一个小划伤,嘟囔着“哦我忘了空间跳跃的副作用了。”然后他神色一正,解释道∶“这个是契约,能掩盖你身上人类的味道,不然其他吸血鬼会把你的血吸干的。”



少女只是惊慌失措的捂住自己的脖子,自从她遇见那只会说话的狐狸之后,一切都违背了常理,脱离了控制。



鹤丸皱了下眉头,伸出手想拍拍她的肩安抚一下。少女只是瑟缩着发抖。



他叹了口气,“和吸血鬼签约的方法就是要留下伤口,我已经选了个你不会太痛的方法了...”



闻言,少女抬起头,放大的瞳孔里映着鹤丸雪白的发,“你是吸血鬼?!”



鹤丸盯着少女惊讶的表情和瞪大的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一样仰着头笑起来,探出嘴唇的獠牙尖锐。他迷人的眯起眼睛,一句“不然呢”从唇边溢出。



“虽然吸血鬼和人类签订了停战条约,不过你一个人类大老远的闯进吸血鬼的地盘,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照你这么说,那你为什么救我。”少女直起身,警惕的眼神不变。




“我无聊啊。”



对于吸血鬼鹤丸国永来说,这是个足够可信的答案。



“记住哦,以后,叫我鹤吧。”






食物在人类和吸血鬼之间是可流通的,不过相对于人类,除了血液之外的进食都是无意义的,其实就连血液都不是必需品,只是一种诱惑而已。



鹤丸每次外出给少女带来简单的饭食时,都会穿上宽大的斗篷,抢眼的白发金眸会掩在斗篷下,消失于夜色中。



在鹤家里待了几天,少女发现这位外表看上去是一位高岭之花的吸血鬼,其实意外的性格开朗。



他说,时空跳跃会使记忆混乱。



鹤丸当时靠在床头,调侃的向她挑了挑眉,“说说吧,你的大脑混淆之后都产生了什么幻象?要最不可思议的的那种。”



“不要把我活了这么多年的生活当做泡沫好吗,我经历过的最奇怪的事就是遇到你了!”



然后鹤丸捏了捏少女气鼓鼓的脸,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换来少女一个白眼。



鹤丸这种跳脱的性子,和他以百年为基数的年龄完全不搭调,不过和他年轻的脸倒是很协调。



那是令谁看了都会暗存好感的容颜吧,少女想着,然而对她来说爱慕这种东西实在是太遥不可及了。她和鹤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沟壑感,并不是处于种属的缘故。后来她想通了,有种东西叫作年龄差。




几年,几十年,几百年。



悠悠品茶留下的余香与灌下半瓶可乐后痛快的打个嗝是完全没有相同之处的。



尤其是她和鹤的差距也不是这样可以极简而论。





她想家了。



人挪活树挪死,可总有落叶归根一说。她是在外漂泊的叶,可心总归在根那里。


鹤丸跟她说过,空间跳跃的魔法会跨过半球,也就是说无论怎样她都一定会出现在吸血鬼的领域只不过是具体位置未定,这是标准的杀人灭口的方式。然而这个魔法流传到现在已经是不完整的,但是无论种属是吸血鬼还是人类,都已经推敲出若是这个魔法完整还原,穿越的,将会是时间。因为吸血鬼和人类已经相像到了一种程度,所以者事实上有亲缘关系的理论有很多支持者。



“所以这就是停战的理由?可是吸血鬼不是处于捕食者的地位吗...”少女迷惑不解的歪了歪头。



“是的。”鹤丸道,“所以反对者也有很多,因为吸血鬼的排外性非常严重...”




“排外性?”



“当然,你以为吸血鬼是什么绅士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能有人类的法规实行。”




鹤丸喜欢绘画,也擅长于绘画。少女常常搬过一个椅子,看着在鹤丸的画笔下,水彩通透的颜色叠加成轻快的透过玻璃彩窗,被分割重组成彩虹,又或者是冲天的火光痛哭,连痛苦都被烧灼。



“这是我对太阳的全部印象。”鹤丸总会笑笑说。



鹤丸家总是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像不倒翁一样蛋形的钟表,正着摇和反着摇都是相同曲调的音乐盒



鹤丸允许她去外面的街道上转转,说是“允许” 因为鹤丸带给少女的感觉一直是他捡了个宠物养养。不过他的态度一直都好的过分,少女也就把这当做鹤活了太久的消遣。



街道上,魔法凝聚的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一片漆黑。



“鹤,这里永远是夜晚吗?”待了几天,少女明显感觉到不适应,“太阳...不见了?”



“日心说。”鹤丸又扩展开解释了下,“地球绕着太阳转,人类居住地永远是白天,吸血鬼的地盘永远是夜晚。只有月亮会停留半年。”



可以了,少女真正的意识到,她真的,来到了一个异世界。



街道上的建筑稀稀落落,鹤丸说是因为他住的太过靠近人类居住地了,没有其它吸血鬼乐意靠近阳光,所以这附近没有他的同类。



“也正是这样,你一过来的时候才没有被立马吸干。”鹤丸侧过头对少女说。



因为吸血鬼不会死亡,相对的,人数稀少。



少女也曾问过鹤会不会认识所有的吸血鬼,鹤摇摇头回答道吸血鬼之间有交往过密的,但绝对不包括他。



“为什么?”



鹤站住停了一会,在少女意识到自己触了雷池正准备道歉时,衣服撕裂的声音传来。



暖光下,鹤伸展开他蝙蝠一样的翼。



白色。



他的翅翼和他的发同色。



少女知道天使洁白的羽翼,也在想象过黑色堕天使的羽翼。但她从没想过,恶魔或者是吸血鬼的翼会不同寻常的翻转颜色。






鹤的声音连同那天的场景在脑海中浮现。



在吸血鬼漫长到崩溃的生命里,鹤是怎么忍受这份无人分享与理解的孤独。



和同类背道而驰,他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不知所措的寂寞与悲伤。




同类强烈的排斥对他来说大概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吧。他总是一副理所应当的神情,但少女似乎感受到他身上一一种难以名状的悲伤。



少女有些手足无措,但直觉告诉她得做点什么。



这次,主动权可在她的手里了。



“鹤,白色很好看。”



“你在同情我?不需要。”



“我很喜欢白色。”



雪白的发丝随夜风晃动出弧度,鹤已经说不清这个小小人类第几次让他吓一跳了。



他是一个在黑夜中大雪纷飞的人。



但是第一次,他的侧脸映出碳火的暖光。



“你什么时候戴上项链了...这种项链遮不住那个伤疤的。”



他颈子上金色的饰物闪烁。



“谁说我要遮了。”鹤反问到,“越明显越好。”



“为...哦,你开心是吧。”



“是啊,你可真了解我。”




鹤丸知道少女说的很好。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



他长叹一声,够了,就这样吧。



鹤丸停下脚步,转过身跟少女说:“是时候了,我送你回去吧。”



“回去?”



“不要在沉溺于你的幻想了,我送你回人类的居住地,有人会保护你的。”



人类很有意思,但是仅限于此了。



tbc


接下来要写骑士一期


造物系水属性


大结局会是he,现在离结局早着呢【doge

评论 ( 18 )
热度 ( 164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