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我有些无措的看着鹤丸。


他低着头,手握拳,慢慢的攥紧。我仿佛都能听见他扳指节的响声。


有些凌乱的额发遮住了他眼中神色,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做错了。


“你这个骗子,你根本不爱我。”鹤的嗓音喑哑,透着令人心碎的哀伤。


鹤忽的抬起头,我看着他的眸子已经湿了,眼眶红了一片。


“你根本就不爱我!”


他有些歇斯底里的喊出来,这一声,竟带上了点哭腔。


天色很暗。


鹤搭在肩上的一缕发尾被风吹散,然后飘飘滑落。


“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学!历!史!”






评论 ( 36 )
热度 ( 155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