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醉酒

鹤丸推开门,少女隔老远就能闻到他一身酒气。


然后她就看着鹤丸扶着墙,胡乱的将系的板正的领带扯开,然后转过身靠在后面柜子上,抬起头迷迷糊糊的看着少女。


说实话这动作有点帅,尤其是他一身黑色西装革履。鹤丸本身就有一种清逸出尘的气质,不过在床上就毁了大半,要多流氓有多流氓,不太过分的基本都玩了个遍。


这叫什么?


斯文败类。


少女摇摇头,忍不住低低的笑了一声。


不过看样子是喝了不少,走路都踉踉跄跄的。


鹤丸身形一晃整个人摔在沙发上,少女想了想还是去倒了点温水,希望对解酒有帮助。


少女坐在沙发上,鹤丸醉的有些意识不清,还是本能的靠了过去。


还真是毫不客气的把整个重量都压了上来,少女推了推,他纹丝未动,少女也只好作罢任着他赖着。


扶着他一点点喂他喝了几口水,少女见他唇边溢出了点,便俯下身吻去水痕。


直起身却正对上他灿烂金眸。


鹤丸眯着眼睛,嘴角上翘,喉咙里一声撩人的轻哼。


“嗯...这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鹤丸声音很有磁性,他平常语调很欢快总是很爽朗,和现在喝醉了靠在她耳边轻喃总有种不太一样的感觉。


酒精麻痹神经,他白净的脸上泛起红晕。


怎么说...很诱人的样子吧。


鹤丸又凑近了些,几乎是要偎在她怀里了。


少女拨了拨他额上碎发,心里冷静的想着。


可别他妈吐在我身上。




——————————————

一看我不加tag就知道我要不正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57 )
热度 ( 163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