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糟糕太糟糕了

为了防乐乎屏蔽...我也是尽力了

江雪

在他跪在地上诵读经书的时候,绕到他的身后环抱住他。如果江雪还是一脸无动无衷的样子,那就凑到他的耳边引诱的呵气,手指玩弄他耳垂上的流苏耳饰,从他裹的严严实实的衣领里伸进去。



长谷部

跨咚这种事女孩子也可以做啊,膝盖靠着墙壁,大腿顶在他两腿的缝隙之间。左右晃着腿,看着他脸上慢慢涨红,偏着头呼吸急促起来。这时候就要说,“不许硬哦,这是主命”,然后看着他乖乖点头,眼睛忍耐到湿润的表情。



一期

军装立领白手套,是温柔又稳重的兄长。如果一遍叫着他哥哥大人,一边一颗一颗解开他的衬衣纽扣,不知道一期蜜色的眼睛里又会流露出怎样的迷茫与不知所措。把他扑倒在地上,一期大概会一边红着脸一边用敬语说着“请您不要...”,要完要完,越这样说越想欺负他。


撩起他淡粉色的裙摆,手指探到黑色过膝袜里头摩挲,然后拉下来褪至小腿处。手伸到他军装样式的裙子下轻抚,然后笑着跟他说,“乱果然是男孩子呢。”



三日月

像解开礼物包装一样解开他贴身防具上的绳结。拨弄他头上的流苏。亲吻他的侧脸,在薄唇上流连。凑到近处细细端详他眸子里暗藏着的弯月。衣服太过于繁复?没关系,慢慢来,反正更着急更难受的是他嘛。



鹤丸

纯白衣装更有想让他沾染颜色的欲望,在他过于白净的肌肤上留下显眼的暗红色吻痕,咬下他的肩头留下浅红的牙印,将他的唇亲吻成绯红色。染上红色就会更像鹤不是吗。


光忠

西服西服西服。燕尾在走路的时候会左右晃动,黑手套包裹着指尖总带着点禁欲的味道。手套与袖口之间露出的一点骨骼清晰的手腕,果然是男人的绝对领域吧。那么手套的话...请由我来咬掉吧。



明石
没别的,就想伸手弹一下他胸前那个交叉的黑色带子...

然后把他的衬衫扣子扣好了另一角塞在腰带里面

穿你就好好穿要不就脱了吧:)

—————end————

评论 ( 27 )
热度 ( 320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