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第一次画彩图,吹一下自己(不要脸

这是第三次拿触屏笔,第二次的画打不开了,第一次画了只蛐蛐...在画虫子方面有奇怪的天赋,放在这里怕吓到人,于是决定多攒几张再发

头发画的挺用心,到了衣服我的耐心就耗光了,万字纹是素材...绘画太不容易了。顺便给太太们打call

手在袖子底下,看草稿本来我是想画的,但是在pad上太难了。甲上流苏忘记了orz袖子还有bugorz

我真是奇怪的脑回路,存草稿居然拍照而不是截屏...

评论 ( 2 )
热度 ( 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