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窝藏一本丸的暗堕刀判多少年,在线等,急

暗堕外貌有些许溯行军化注意



少女听见狐之助嘴里一开一合的蹦出“例行检查”这四个字的时候眼前一晕,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身手利落的拎着狐狸的后颈皮,把它从窗户外扔了出去。狐之助最后气喘吁吁的又爬了遍楼上来,少女捋着摸着喘息到发抖的狐狸的毛,还没想到搪塞政府的方法。



毕竟她本丸里窝藏暗堕刀啊。



作为接手黑本的审神者,一开始她的确是以找到机会尽快刀解他们为目的,不过意外的相处很融洽,于是就这样半隐瞒的解决了她的任务,很平静的生活下去...偏偏政府要搞上门检察,到底这件事是要暴露了。



少女回到本丸,进到书房里一屁股坐下开始唉声叹气。药研坐在一堆公文里抬起了头,长着骨刺的尾巴晃了晃,猝不及防的一把拍在墨水瓶上。玻璃碴子飞溅出去,蓝黑色墨水迅速在公文纸上扩散开来。少女赶紧拽了张纸动作熟练的开始抢救纸张。



因为暗堕身体形态接近了溯行军的模样,打碎个墨水瓶打个盘子这倒是常有的事情。



坐在旁边椅子上安静读书的一期也连忙起身,主动收拾玻璃碎片,他捡起玻璃丢到废纸篓里,然后侧过身看着少女。



少女偏过头,正好和一期视线相接。他右眼处空空荡荡,一团幽蓝磷火代替了眼球本来存在的位置,有些诡异的飘浮着。一期还是温温润润的笑着,明显是注意到了她莫名其妙的情绪低落,贴心的问她发生了什么。



少女低下头,又开始叹气,“政府检查...我的天迟早要完。”



一期闻言,便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苦笑着用手试图遮挡住右眼。他无论变成什么模样也还是他,只不过怕是政府的人不会相信罢了。药研在此时开了口:“那么试着用绷带挡一下,可以吗?”



少女没精打采的接话,“用绷带感觉好可疑的样子,还不如用烛台切的眼罩...”,然后她像是想到什么的样子,倏的一下抬起头,连眼睛也亮了起来。



“那么,为了应对政府的检查,来变装吧...!”



于是当少女急着出门的时候,她又打碎了另一个墨水瓶子。







把大家叫到大厅,然后解释一些七零八碎其中还包括午饭吃什么的问题已经有够麻烦的了,更让人头痛的是还要像小学老师一样给他们检查仪容仪表。



乱的小尾巴上系着粉红色的蝴蝶结,长长丝带随着骨尾摆动而挥舞,他举手提议说穿裙子能把骨头藏在裙子下。萤丸开始扭头给明石挨个系扣子遮挡住凸出的骨刺,直到少女看不下去命令说多大个人了让他自己干。



乱在药研极其不情愿换裙子的情况下当场和次郎扒他衣服,少女眼睛立刻被一双有些冰凉的手捂住,手套被借走的长谷部大声呵斥他们不要在主的眼前胡闹。少女靠在他的胸膛上,背后不知道是长谷部衣服上的纽扣还是生出的奇怪骨骼硌痛了她的后背。



少女出门时还不忘转过头告诉他们相互检查一下有没有纰漏,不料差点和刚远征回来的鹤丸撞个满怀。



鹤丸扔下手中有些沉重的小判箱,连忙扶住她,少女站稳了之后就把手里攥着的围巾搭到鹤丸肩上。



他朝房间里头望了一眼,有些好奇和兴奋的问发生了什么,少女无奈值只得再解释一遍。鹤丸笑笑又把围巾系在少女脖颈处,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并叮嘱她秋景天气转凉多穿点,他会自己再去借。少女摸着围巾反驳说她最近身体很好,没有感觉到降温,最后还是在鹤丸的坚持下妥协,抿着唇回应他一个微笑。


看着少女一蹦一跳走远,鹤丸因暗堕转为红色的瞳子暗了下去,似乎沉淀着什么。围巾随着少女的动作有些抖松了,脖颈后面隐约露出来一个漂亮的刀纹。


女孩子身后,由骨节组成的尾巴一甩一甩的摇摆。


面具、围巾和手套下藏着的是朽坏的骨肉,遮掩着是已经暗堕的真相。欺骗当然也算作恶劣谎言的一种,更加荒唐可笑的是连说谎者也未能发现。







狐之助报告时脚步还有些虚晃。



“审神者已暗堕,不过刀剑男士似乎还在审神者命令下为政府效力,实情有待勘察,报告完毕。”


评论 ( 63 )
热度 ( 480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