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鹤丸花式脱衣

ooc!

part1


鹤丸手肘倚在桌子上撑着头,整个身子俯下去用一种仰视的角度看着少女,问她要不要来一发。


鸡尾酒绚丽的颜色在高脚杯里摇晃,舞台摇滚乐疯狂的震耳欲聋。


鹤丸穿的白T恤很宽松又不是很长,以少女那个角度,能轻松看到锁骨下更往里面的肌肤,与裤腰上方的腰窝。他身材到真的是很好,腰细到令她都要有些嫉妒的程度了。


他似乎是注意到少女的眼神,往自己身上瞥了一眼便笑了起来。鹤丸细瘦的手指捏着衣服一角往上撩。


纯白的衣服被酒吧画画绿绿的灯光染成彩色。


他干脆咬着衣服下摆,空出双手从上到下细细抚摸自己的身体,嘴里含糊不清的问着她是否满意,一张白净的脸笑的狡黠。



part2

走到小巷附近的时候,被捂住嘴直接拖到了巷子里。


少女借着昏黄灯光,勉强看清青年那张清秀的脸和他腹部上的大片血痕。


鹤丸捂着嘴还在剧烈咳嗽,当他终于直起腰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抹去了唇边的血丝。


“帮我包扎,不然...可是会吓到你的。”


黑洞洞的枪口冰冷的顶住了少女的太阳穴。


她硬生生的收回差点溢出的尖叫声,慢慢的随着鹤丸的动作蹲下去,查看他的伤情。


旧的伤口已经凝固却并未结痂,新的伤口处刀痕明显,即使鹤丸努力捂住,血液还是抑制不住的从指缝溜出来。


“...有剪刀吗?”她抬头开口,鹤丸皱起眉头,因为已经痛的说不出话,只是摇了摇头。


少女只得深吸一口气,道:“那就请你忍一忍吧。”


衣服必须要揭开,于是有些伤口重新被撕裂。鹤丸胸膛剧烈的起伏着,颇为单薄的身体消瘦到可以细数肋骨。少女心惊胆颤的感受到枪口的抖动,生怕鹤丸因为疼痛手一抖扣动板机。但直到酒精浇上去,绷带被一圈圈缠绕,除了鹤丸压抑在喉咙里的呜咽,一切都静悄悄的。


鹤丸拉着袖子有些粗暴的擦干净少女脸上粘着的血迹,重新站了起来。她见状举起双手慢慢后退,差点踩在凸起的石头上一个趔趄。


鹤丸突然笑起来,大概是觉得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比他还要狼狈。他勉强抬起手挥了挥,神情却轻松起来,“没事了,你走吧。反正...他们永远也抓不到我。”


part3

可以说她是在潜规则自己的下属了。


鹤丸一身正统的的白西装跪在地板上。


“上司小姐,在办公室吗?”他侧着头眼神无辜,眸子里头却带着坏笑。


外套挂在身上半脱不脱,他却直接开始解起领带。不得不说,扯开领带的样子非常帅气。


衬衫扣子是一粒一粒的解开,他并不着急,少女却看的有些呼吸急促。从下面一点点露出的肌肤诱人犯罪,直到鹤丸的脸上也浮现出一层薄红,他站起来,喘息着去拥抱少女。




part4


手上花瓶没有拿稳滑落,摔碎在地上。少女惊吓的差点要直接跪在地上尖锐的碎片时,被人一把拉住。


鹤丸用手里的扇子抬起她的下巴,嘴角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


“该怎么惩罚呢。”


他歪着头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却恶劣的拖长尾音吊着少女的心弦。


“就惩罚你晚上到我房间里来。”


她别无选择,咬咬牙只能低下头应答。


轻薄的纱衣羞耻到了极点,而少女还要忍受着鹤丸打量的目光替他脱衣。


狩衣华贵,但不论穿脱都是极为麻烦的事情。鹤丸的衣服剪裁合体,于是各种绑带和零件又更加反繁复。


少女的烦闷随着时间增加而蹭蹭往上涨,最终她忍耐不住,摁着鹤丸直接推在床上,拉着他一边的袖子扯开了衣服。


“大人,我是您的护卫,本来就不应该干这些伺候人的工作。”


鹤丸半露着肩,锁骨凹陷着诱惑,他满脸都写着“真有意思”。


“以下犯上,你可是再罪加一等。就罚你侍寝吧。”


评论 ( 25 )
热度 ( 269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