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蜂蜜蛋糕


应该是奶油蛋糕的后续吧x


一期婶


ooc


说起来,他的名字念出声的时候,当嘴唇一张一合相互柔软的触碰,唇齿间似乎弥漫着甜甜的,草莓味的香气,在空气里散溢开来,但事实上他本人对甜食倒不甚感兴趣。



继上次几乎狼狈的被审神者塞了一嘴奶油之后,一期现在对甜食的反应更加剧烈了。说是讨厌有点过分,不过已经到了看到审神者和甜食共处就点想逃走的地步。



“您...稍微收敛一点吧。”窗户大开着,空气里仍是弥漫着一股甜味,对于少女来说能理解这是蜂蜜的香气,对一期可就是有点白糖兑水的纯度了。一期忖度着怎么能劝劝少女少摄入点糖分,但毕竟以人类的角度少女也是个成年人,讨厌连环夺命call和过度说教,以他的礼貌度来说,也不大好开口。



皱着眉头思索了很久,他还是说了:“昨天药研还在跟我说高血糖的事情...”



一句话还没说完,少女却出乎他意料的反应剧烈,像是突然噎到一样捂着嘴不住的咳嗽。眼看着少女弯着腰一边咳一边向他招招手,一期也很有眼色的迅速倒了温水端送到少女手里。她就着一期手里连忙喝了水,拍了拍胸口,这才顺了下气,然后转过头跟他抱怨道:“我想喝凉的。”



一期叹了声,还是听从她的话准备站起来再倒点凉水进去。不料少女一把拽住他衣服下摆,玻璃杯中的水剧烈摇晃一下最终又回复平稳,一期摸不透少女什么想法,干脆就原地待着等待,听她接下来说什么。



少女嘴里嚼了嚼,把那点蛋糕全部咽了下去才开口说话,“现在还不用,陪我坐一会吧。”



一期又非常礼貌的坐下了,他这个人真的很有涵养,坐下的动作比较慢又没有太大的动作,少女就挨在他身边也没有感到柔软的沙发太多振动。



“刚才怎么呛到了?”他问。



“不,没什么事。就是从一把镰仓时代的刀嘴里听到‘高血糖’让我感觉...“她歪着头斟酌着用词,”...太出戏了吧。‘’



“即使是诞生于镰仓时代也毕竟是留存到了现在,稍微懂一点现代的知识对您也是有帮助的吧。”一期倒是认真的公式化回应着,说到最后他倒是渐渐进入自己的状态,白手套握拳抵在唇边,小声嘀咕着:“说起来直到西元2205年才知道自己原来出生在镰仓时代,也真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



“记忆的事情,现在还很介意吗?”又是一块蛋糕下肚,少女咂咂嘴,刚好一期坐距离她空着不算疏远也不算亲近的距离,她身子一歪就直接躺倒在了他的腿上,也算得上是膝枕吧。一期倒是习惯了,熟练的拨了拨少女的碎发,看着少女想喝水又懒得起身,只是伸着手拼命的够的咸鱼样子淡定的说:“已经不太介意了,有时候还会想不记起来可能会更好吧。还有,您能躺着喝水,也是很厉害了。”



“不想听你有敬语,感觉太生分了。”



一期从善如流的飞快改口,“好的,主。不继续躺着了?”



原因是少女伸了个懒腰,撑着沙发又坐起来了。“硌。”她简单的回应着,一期却敏锐的察觉出她的心情似乎有些变化。



“还是请您...请主不要告诉我们名字。”



“为什么?”



又是一个他回答了少女无数遍的问题。



“规定。就跟甜食限制令一样的,还是请主遵守。”



少女有些不满,故意挑衅似的又往嘴里塞着蛋糕,“最后又扯到吃甜点上去了,老妈子一样。要是待不下去了,你就帮我放个风,等看见别人,就拖他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够吗?”一期看着着她剩下的蛋糕还有大半,只是摇了摇头,“十分钟的时间你觉得长吗,半个小时只要三个十分钟。”



少女耸耸肩,“你在我这做小学数学题呢,那你是觉得一天够用吗。”



“不够,太短了。”



“那么一年呢?”



“还是短。”



“倘若在加上几十年呢。”



“...还是不够啊。”



少女把叉子放回盘子里,抬起头直视着一期,“那么我也没办法了,毕竟我的任期只有几十年,只能听听寒号鸟的婉转啼鸣罢了。”她沉思着,“或许到时间了我就把你折断吧,咱们两个一起到地狱去也是好的...算了,舍不舍得又是另一回事。”




叉子上颤巍巍的挂着切好的一块蜂蜜蛋糕,蛋糕泛着如同青年眸子那样的的蜜色,甜腻的味道开始往外满溢。



少女是想直接喂给一期吃,不过他倒不想再次重蹈覆辙,直接握住了少女的小臂。动不了但是一点也不会被弄痛,又是这种恰到好处的力度,跟他总是不温不火的态度一模一样。



一期还想最后挣扎一下,“我很少吃这些的。”



“那又怎么样?你讨厌我,不还是乖乖的坐在我旁边了吗?”少女挑了挑眉不以为意。



他有些着急的辩解,“怎么会讨厌主...”



“那就说一声‘喜欢’来听一听啊。”



一期犹豫了一下,再开口声音已经低了下去,能很清晰的看出他到底是有多么违背自己的心意撒谎了。



一声低低的,轻语般的声音“我喜欢甜食。”



少女直盯着他,“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句话。”



一期张了张嘴,但像是被噎到一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有那么一瞬间似乎时间像是被点燃了,消失在空气中。


少女知道一期的性子,非常大度的原谅他了,“算啦算啦,你一个上千岁的刀还撩不过一个小黄毛丫头。”



她倒是放弃了,一期却抿了抿嘴,抬起了头。



“喜欢...



“喜欢你,非常喜欢。”



低语声在耳畔响起,还能感觉到轻微的热气呵在耳边有些痒痒的感觉。



手里头的叉子一时间滞住了,喉头发紧,少女开始思索,这次的蜂蜜蛋糕,是不是真的太过于甜腻了,腻的她的身子都要像黄油一样融化开来,腻的她喉咙发紧,脸发烫。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