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恋爱游戏

鹤婶



我流鹤






“我怎么就感觉那么别扭呢。”鹤丸摸着下巴这么想。



看着自己的主上窝在自己怀里还玩着攻略自己的游戏,鹤丸的心情有些微妙,尤其是他可爱的主还回过头问他这两个选项该选哪一个才会加【鹤丸国永】的好感度。



【鹤丸国永】踮着脚悄悄的走到【你】的身后,却因为身上饰物的轻响而很容易的被【你】发现了



【你】选择——



【假装没有看见,配合的装作被吓到的样子】



【转身吓他一跳】



【觉得他很无聊】




“怎么办呢...感觉前两个选项都很有意思啊。”少女皱着眉,眼神在两个选项间游移不定难以抉择。



鹤丸无奈的揉揉眉心,凑到少女耳边轻道:“好吧,让我来。”他伸手摸到鼠标上,当少女眼巴巴的看着他会选哪个的时候,鹤丸突然松开鼠标猛地摁在了关机键上。



“喂喂喂你干嘛啊!”少女急忙把他的手扒拉开,护住自己的平板。



“攻略鹤丸国永啊。”鹤丸理直气壮的开口,“叮咚——鹤丸好感度加十...一点也不好玩,我就在你身边诶,为什么不攻略我本人?”



“哦,你说攻略你吗?”少女应了一句,架起胳膊,朝着他挑了挑眉。



她觉得很有意思,这就像是电视剧里出现了一句台词“这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吧”,对于本身就是游戏中攻略对象的人物来说,也会有这相关的语言设定吗。



少女把电脑放在一边,她刚刚所玩的只不过算是这个整体大型游戏中的一个小小部分,带着她回顾一下她在这个游戏里的重要时间触发情况。



她抬头看了看鹤丸,鹤丸眨了眨眼睛还以为她是因为被关了电脑而生气,两手合十朝着她讨好的笑起来,殊不知少女盯着他头顶上的好感度百分比发呆。



好感度100%,【鹤丸国永】游戏人物已全攻略,HE这边的CG也全部收集全了...不过听说这个游戏如果把全部要素都收集全的话会有隐藏结局。



“鹤丸。”少女伸开双手,“可以抱我一下吗,抱一下我就原谅你。”



“当然啦。”鹤丸低下身子,双手横抱起少女,在她猝不及防的小声惊呼中抱着她原地转了一圈,衣袖扬起来,金链细碎的响。



他笑道:“这样有吓到吗。”



当他鹤丸放开少女的时候,少女搂着他的脖颈靠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着:“鹤丸啊,我真的超级喜欢你。”鹤丸听的耳尖有点发红,一声轻不可闻的喜欢也同样随着满心欢喜溢出来。少女逗他再说一遍,鹤丸抿着嘴只是一把抱起来她又转了一圈。




“【觉得他很无聊】。”



这个念头在刚刚回顾剧情的时候便出现了,直到现在还仿佛烙印一般挥之不去。



并不是真的觉得鹤丸无聊,而是这为了开起其他情节的敲门砖这样说的话。



爱一个角色,总要尽可能收集对方所有相关要素吧。






熟练的存档读档,时间不可思议的倒退,回到了那个两条线交织的一点之上。



她坐在走廊边,花开了,风很香,廊上印着樱花团的风铃在晃。



她不知道鹤丸会什么时候来,但是眼前凭空生成的选项框提醒了她故事情节要开始发展了。



【假装没有看见,配合的装作被吓到的样子】



【转身吓他一跳】



【觉得他很无聊】



游戏玩法很简单,根据选项框上面的提示来表演以进入分支,只要不与选项方面出现太多误差,游戏系统都会自动调整,没有选项的其他时候都可以自由发挥,一般情况下的回答内容根据好感度而定,同时也会相应少许影响好感度加减。少女一开始其实玩的非常生硬,第一个选择她是干巴巴的念出来的,不过如果被游戏判断为误差过大,便会自动跳会前一个时间线。怎么说也不过是游戏而已,重复几遍便也能得心应手了。



有那么一点细微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和一个人相处的久了,很容易就能听出是谁的脚步声,再加上鹤丸也估计没太认真的玩,并没有过于隐藏自己,少女还是能分辨出鹤丸的大概方位。



“你真的是...”她下定决心,转过身去,然而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她后半句话还是噎在了半道,知道鹤丸茫然的歪了歪头,她才掩饰着站起来,说出了“我觉得你很无聊”这句话。



鹤丸站在那里只是有那么一瞬间愣住了,紧接着他轻轻笑了一下,“那就是吧,但是下次我会让您觉得有意思点的。”



少女绷住脸,回答道:“那么就不要让我失望了。”



鹤丸像是得到应允一样眯起眼睛,眼眸弯弯。



待他走远了,少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恨不得以泪洗面。



啊啊啊啊她怎么又走进攻略路线了不是说好的这次走另一条线,本来该减的好感度没有减也不知道会不会对结局有影响...不过这才第一个选项,只要后面自己绷住就行了,但是那张脸实在是太像,不,应该说果然是同一个人,对她的吸引力完全没有变啊。



“您...地上凉,请快点起来。”



非常尴尬的是,她这副懊悔的样子被别人看到了。少女仰着头朝声源处看去,一期手里抱着木盆,盆里还装着待洗的衣物,正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啊、啊好的。”少女点点头应允,脑子里头想的却是一期支线的触发被她碰上了。






接下来的几天,无论少女怎么努力,鹤丸的好感度都是雷•打•不•动•的初始5%。少女默默的感叹,原来让别人讨厌自己也算是挺困难的,真不知道该不该为这件事开心。



鹤丸一如既往的变着法子给每个人什么惊喜,只不过在面对她的时候,两个人总是有点斗智斗勇的意味。



“这可不行,越来越向he线靠近了。”少女闷闷不乐的往嘴里填着团子,糯米下面包裹着甜丝丝的豆沙馅,选项框自这时跳了出来,她盯着手里的团子沉思。



滚轮在门轴上滑动,厨房门被打开,瓷砖偷了点阳光进来。



“鹤丸。”少女转过身,“你知道芥末放在那里吗。”



鹤丸老老实实回答,“在那边的柜子上,怎么了,想吃寿司吗?”



“对。”她笑起来。







存档读档。



“鹤丸,来玩点游戏吧。”




“好啊,想玩点什么。”好感度100%的【鹤丸国有】转过身对着她笑,“拿不准主意的话,捉迷藏怎么样?”



“好啊,但你可得降低点难度,不然我会找不到你啦。”



六十秒的倒数转瞬即逝,少女放下捂着眼睛的双手,看着鹤丸站在她身前根本没挪位置。



她扯了扯嘴角,“鹤丸,你这不是放水了,你这是在泄洪。”



她沉默了很久,鹤丸安静的等着,直到少女开口说:“如果一个游戏会影响你整个人,你的立场,你的所有,而且可能是无法磨灭的影响,你还会玩下去吗。”



“我不知道,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鹤丸说,“不过我想,那大概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




“玩游戏很开心吗。”鹤丸伸开双臂搂住了她,让她把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很开心。”



“那你为什么在哭呢,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存档读档。



和好感度5%的鹤丸一起玩的游戏还在继续。







晚饭结束后,所有人吃下饭后点心几乎都做了同一个动作。



把团子喷了出来然后疯狂找水。



“到底是谁干的?!”



少女喝下一口水悠悠然的说道:“是鹤丸吧,吃饭前,他问我芥末放在哪里了。”



“诶?我?”鹤丸一脸茫然的捧着碗。



“主上说的话肯定没错啊,况且你这家伙前科无数。”



“对啊对啊。”



一片附和声响了起来。



鹤丸在看向少女那边,而她却错过视线安静的躲开了。



“你看看主都被辣出眼泪了,在怎么说对食物恶作剧也真是太过分了鹤丸,手合场见吧。”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鹤丸反应过来,讨巧的举起双手作投降状,脸上笑嘻嘻的承认了下来,“一会轻点打啊。”




【鹤丸国永】好感度下降5%



看到这条系统消息,少女却是松了口气,对于要走线的人来说她的目的算是达到。



但是,总有点什么东西被悄悄改变了。



窗台上每天一束的小花消失掉了,她早起时在也看不到慌忙在拐角处躲藏起来的白色衣袖。



这很好,少女这么对自己说,打be线的人总是要有点心里准备的。她只是在玩个游戏,自己是玩家,而对方只不过是游戏人物,是建模,是数据而已。



喜欢一个游戏人物,可以,但若是为此牵动所有心弦,为设定好的游戏内容而感慨万千,那自己就是太傻了。








她在绝大数情况下还是属于冷静而理智的类型,在指挥起战斗时并非属于三号审神者轻伤就回城的类型,中伤才是她的标准线,但她也会及时控制回城时间点,保证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碎刀。



这次就属于一次中伤回城的经历,每把刀都需要经过她手才能修复。



当少女将刀手入完毕开始收拾起工具的时候,坐在角落里的鹤丸小心翼翼的举起手,“还有我。”



“啊,我知道的。”



但是她还是铁了心的往门外走。



“等等,大将...”帮慢手入的药研小跑了几步上前试图开口劝劝少女,鹤丸却挥了挥手摇头阻止了他,等到门砰的一声被关上,鹤丸转过头跟药研要了绷带,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说:“看来她还是觉得我很无聊,算了算了,染上红的白色才更像我的名字一点吧。”




少女背靠着门板坐在地上,仰着头看着CG里鹤丸往手臂上缠绕绷带定格的一个动作。






“真的,我觉得你该让短刀独立一点了。”




少女一脸复杂的看着又对着衣服搓洗的一期。一期穿着灰色衬衫,把袖口又往上挽了挽,淡然的回答着,“对,我也是这么想的,但这次是特例了。”




“一期...你是灰姑娘吗,我怎么觉得我看见你的时候你总在洗衣服。”



“那也没办法,如果轮弟弟们当番的话,我是不可能不会帮一下他们的。”一期停下手头的活,甩了甩手上的泡沫,“您找我只是想说我像灰姑娘的吗,仙女教母?”



少女感叹了一句,“哦,你读故事书已经读的很熟练了啊。”




一期把手里衣服伸展开还抖了抖,少女认出那件是鹤丸的羽织,一期接着解释着:“白色的衣服沾上血不是很好洗,退刚才都要洗哭了。”



“我来吧,洗衣服这种事情,还是女孩子比较拿手一点吧。”少女弯腰拿起衣服。



真的是不好洗,暗红色的血迹如同生锈般死死附着在白色衣物纤维上。少女摸着衣服上的褶皱与割裂的痕迹,似乎能想象到战争的激烈与战场上尘土飞扬的样子。



“衣服破了,我想帮忙补下。”



一期抱着衣物准备去晾晒,听到这话只是鼓励般的笑了一下,说:“那您就拿去一件试试吧。”






试试就试试。少女坐在走廊上,身边放着她搁置许久的针线盒。一期明显不太信她的手工活,然而少女当信心满满的咬断最后一根线的时候,拿着鹤丸的羽织一抖,透着光看着那条线扭扭歪歪像是什么奇怪的虫子趴在上面。



算了,还是扔掉吧,反正就算是被本人发现也没关系。



她太过专心了,连来了人脚步声也没有听见,等她意识到的时候,那个影子已经站在她身边了。看着有个小披风的样子,少女头也没抬就跟一期说话。



“看来我真的不太会这些,你说鹤丸肯定会嫌弃吧。反正也是破旧的衣服,你帮我偷偷扔掉,唉不过刚才白洗那么久了。”少女又一次拿起针线不死心的开始尝试,只不过这次知道了衣服会被扔掉她下手就随意了点。




“我真的没办法帮他手入,不要问我理由是什么了...一个战队的时候,请稍微帮着他一点,拜托了。”




“所以究竟是为什么呢。”



“都说了不要再问...等等,你是?”少女抬头,正对上鹤丸的眼睛,他弯着腰,金色的眸子带着刀剑天生的压迫感。鹤丸没在笑了,尽管他捂着左臂往下滴血的伤口,他脸上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刚刚五虎退哭着跑进来说衣服太难洗了,一期外套还没来得及穿就挽起袖子跟他走了。正好我们身高一样,我就借过来穿一下。”鹤丸话锋一转,“所以,理由是什么?”




【喜欢】



【讨厌】



【沉默】



很难抉择,或者说少女的内心有点抵触第二个选项。在她犹豫的时候,系统默认选择了【沉默】。



“我想我知道了。本来就是器物,能被使用的话就足够了。”鹤丸的眼神暗了下去,“就算...我只希望你能像其他人那样对待我就好了。”



他扭过头坚定的走开了,缠绕的绷带有些松开,在空中甩了一下留下了点血腥味。



鹤丸没有向少女刨根问底,他要是干脆起来,也是很有那种皇室御物的骄傲。



“我真的特别喜欢你。什么样子的都喜欢啊。”在鹤丸听不到的距离,少女这样喃喃的说,朝着半掩的门扉伸出了手。



“可这就是个游戏,连你的一喜一怒,全部、全部都是游戏设定吧。”







鹤丸碎刀了。



这是她无法决定的事情,也是由她一手导致的事情。



【“死亡”CG搜集】


【鹤丸线全线解锁】


【所有条件达成】



少女看着那张CG图片,染上血的鹤在最后一刻笑了。



不过他现在站在原地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可真是傻啊。



【“御守”道具使用】



“为什么。”鹤丸抬起头,有些迷茫的问。



少女抿着嘴笑了,“因为你居然还穿着那件我缝的破破烂烂的衣服。”



她偷偷把御守缝在了里面。



映入眼帘的系统面板全是bug提醒,就算是跳回时间线也无所谓,她不玩这条线总行了吧。





“覆盖存档。”



【系统错误】



“读档。”



【正在为玩家“审神者”读档】








读回HE线的鹤丸存档,少女松了口气,BE线玩不来的。



她转过头小跑了几步,扑到鹤丸的怀里。



鹤丸有点吓了一跳的表现,不知所措的双手虚环住少女的腰。她有点不太习惯,靠在鹤丸耳边轻轻的说:“把我抱起来然后转一圈吧。”



鹤丸说:“好。”



“那再问你一个问题吧,我看不到你的好感度了,你是哪一个鹤丸?”






“你想吃芥末团子吗?”鹤丸说。



少女没法拒绝,她已经看不到鹤丸的好感度和她的系统选择框了。



鹤丸陪着她一起吃,两个人呛的连连咳嗽。



“活在全是选项框的世界好累。”鹤丸抹了抹脸颊边的生理眼泪,对着少女这么说到。



少女含了口水在嘴里,没有说话。



当辣意全部消散的时候,少女开口问道。



“你讨厌我吗。”



鹤丸耸耸肩,“讨厌啊。”



“那你喜欢我吗。”



鹤丸转过身对上少女的眼睛,笑的灿烂,“当然喜欢啦。”



【游戏开始】


【祝玩家“鹤丸国永”游戏愉快】


评论 ( 37 )
热度 ( 252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