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许墨把他家钥匙给我了

ooc

休息日的早上被门铃叫醒,我一边想着这快递真敬业,一边趿这拖鞋睁着迷蒙的睡眼去开门。

等等,我最近没有买过什么东西啊。

一大早开门就看见一张帅脸是很有冲击力的,然而我只是尴尬的笑笑,偷偷摸摸的顺了几下头发。

许墨站在门口,拎着一个毫无装饰淡银色的行李箱。或许我应该庆幸站在我门前的是许墨,因为他只是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然后声音很温柔的叮嘱我不要熬夜,对身体不好。

我眨眨眼睛问了声几点了,然后就着许墨抬高的手表接受了我睡到九点这个现实,顺着就欣赏起他的手来,许墨的手可以说是好看的典范了,手指修长还细,看着就干净。

“拜托你一件事可以吗?”

我听着声音抬起头,正撞进他深沉的眼眸里,许墨他好像为了靠近我说话稍微弯了点腰,一下子我们两个人的距离就拉的极近。

“当、当然了。”我扭过头想掩饰一下自己窘迫发热的脸。

许墨这里倒像是没发现一样,只是一声轻笑,“不问问我拜托什么事就答应了?”

“当然了。”我说着,脑子全是许墨一点一滴对我的好,他真是最容易答应上我节目的人了。想着又发现有什么能难到许大教授,需要让我帮他的事情,看着样子也不想需要我带个饭之类的。

许墨说:“最近要去外地考察,可以请你帮我照顾一下家里的绿植吗?”他说着就探过身,把一串钥匙放在了我家门口的小桌上。


许墨自顾自的做完这一切,“见不到你的这几天,要是我想你了该怎么办。”他皱起眉头,半握拳头靠在唇边,似乎这真是一件令他伤透脑筋的事情。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是想让他重新露出那样温柔的笑意,啪嗒啪嗒的跑过去塞给他一罐牛奶糖。

“你要是想我了,可以吃点这个!”连我自己都意识到接他的这话有点太过暧昧,更何况将自己并不精湛的厨艺随随便便的拿出来“卖弄”可也是一件羞人的事情,不过送出去的东西也不好再要回来,更何况许墨已经扭开了盖子,取出一块糖果含在了嘴里。

我有点小心翼翼的问:“好吃吗?”

“...是甜的。”

我的心里其实有些挫败,看来是做的不太好吃吧。

许墨转过身就打开了行李箱,我看着里面的衣服折叠的规矩,码的整齐。他认真的把糖果放好,回过头跟我说:“我会记住这个味道的。”

到底是有多难吃还会被他记住...我试图弥补一下,连忙开口挽回,“下次我会给你做更好吃的。”

许墨眯着眼睛笑起来,“那我就要好好的期待一下了。”



等听着行李箱的轮轴带着他的脚步声一起走远了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说的“最近要去外地”是“现在马上立刻就要去”的意思...真的一点留给我后退的余地都没有。手上拿着他给我的钥匙,我现在就打算上去给他家的花草浇浇水。

算了,还是换件衣服吧。及时是没人在家,我都不好意思穿着睡衣就直接去许墨家里。


许墨家里头收拾的特别干净,一个大男人能做到全部家具一尘不染,地板光脚走都可以的地步已经足以让我竖起大拇指了,不过想想这是许墨的家,我坐在沙发上的动作又拘谨了起来。

害什么羞嘛,我拍拍自己的脸,他人又不在。

找了一圈,只看到窗台上挂着一盆金心吊兰。

“无奈而又给人希望”。

我摇摇头,把什么想法甩了出去,许墨应该是因为装修刚搬来不久的原因,买个吊兰吸收吸收甲醛什么的。


手机信息提示叮咚响了一声。

我看见许墨发的一个朋友圈。

“最要紧的是,我们首先应该善良,其次要诚实,再次是以后永远不要相互遗忘。”

我回了句,“想想真是很难做到呢。”

很快他就回复了我,“我们两个一起努力,就能做到了。”

电话那边,许墨抿着唇笑起来,然后把手机放回去,看向了远处的黑白交界。

评论 ( 5 )
热度 ( 98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