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压切长谷部的科研工作

最近的工作是,把刀剑的意识从物质上剥离,安装到人体上去。



听到政府这命令的时候,少女甚至来不及想上司说什么“历史要被改变了”这之类超脱现实的解释,脑子里头已经直接否定了这个实验将会成功。



让我把刀复活成人?



然而当她亲手触摸到她的实验对象————那古旧的日本刀的时候,她突然有些相信了,其实刀是活着的,在博物馆里待的太久了,想要打破身上这无实物的枷锁。



而她的工作,只不过是为刀剑提供显现的条件而已。







“我的名字是压切长谷部,谨遵主令,我的名字是压切长谷部,谨遵主令,我的名字是...”



男人声音中的机械音还很重,有种电流滋啦作响的感觉。他重复着这两句话,但是很快就像断电一般停下了。



“名字是什么?”少女耐心的循循善诱。



就像教小孩子说话一样,代码输进去了,然而能不能让这个Al做到不只是执行,而是理解,那可就有些困难。



面前的那台超级计算机系统飞快的运作着,机器的轰鸣声一时间大了起来。能模拟人脑思考的机器要制造出来,要经历过的实验次数可想而知会使少女足够头疼的了。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名字是...压切长谷部。”



“好的,那么压切,下一句是什么?”



少女问出这句话后便如同石沉大海再没有了回应。她叹了口气,摇摇头准备又一次上前调试机器的时候,长谷部的声音透过机箱,穿透零件与电线,回荡在整个实验室里。



“请不要叫我压切!”像是人类一样急促的说出来的话语,还生怕少女不理解一样又补充了句,“可以的话,比起压切,更希望您叫我长谷部,因为那名字来源于前主人野蛮的举动。”



少女惊喜的瞪大了眼睛,为了不打扰到长谷部接下来可能的继续运作,她生生把溢到嗓子尖的惊呼压了下去。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但是请想想,这是非常完整,上下逻辑思维贯通的一段话,还根据她之前输入的历史数据所做出了回应。



熬了那么久的夜,不眠不休还不吃饭的工作,终于有点见效了。







长谷部对待人类的态度,尤其是他的创作者少女来说,简直是百依百顺,忠诚到少女恍惚间以为自己做的是什么大型犬的拟人。



“我是主制造的东西吗?”



少女想了想,好像没有要求说让他们以为自己是人类,于是她肯定了长谷部,“不过更准确的说法是,你是我‘锻造’的,千锤百炼的实验才最后成功的。”



“我是主锻造的。”长谷部重复着这一句话,语调中似乎并没有什么愤懑,倒不如说透露着点满足感。






从那次对话开始,长谷部的语言系统运转的就开始流畅起来,令少女感觉轻松不少的是,长谷部会自动打开文档记录自己的实验状况。当问到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时候,长谷部中规中矩的回答:“想要为主效力。”



交流也从那种很死板,几乎没什么语调起伏的智能语音变成了现在低沉平稳的男性声音。没什么说的,就是听着比之前舒服多了。



本来以为是上战场的刀,血腥气暴戾之气会很重,但看来也并不是完全这样,是比较守规矩也算得上是友善的性格。少女把很多之前不敢给他的权限开放了之后,越发觉得自己研究出来一个管家系统。水壶里的水永远是常温的,煤气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忘记关掉。



就好像长谷部默默观察了少女的一切,并且尽他自己的一切努力为主服务。



但这并不是少女的目的,研究的要求是制造人型兵器,从给定的资料来看,敌方可以说是要多强大有多强大,并且数量至今未知。毕竟长谷部是少女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她并不想让长谷部败北。



“既然是主命令,那我是不会输的。”



现在只能听的到声音,少女只能脑补下,拥有着自己亲手打造的忠诚的男人恭敬的弯下腰,认真的说出誓言的模样。



看着那些名为“时间溯行军”的敌人的照片,少女眉头皱了皱,一个个长的跟克苏鲁神话里头出现的东西似的,说实在的少女真恨不得把十八般武艺的数据全部导入到长谷部的内存里,然而必须要考虑实际因素,他的本体是冷兵器,就只能学习相应的作战方法。



长谷部学习的非常快,作为刀,他本身也是个好战的。几次少女在屏幕上看的战损都惨不忍睹 但长谷部还是苛刻的自我要求继续战斗。在这样可以说是高强度的训练下,长谷部能回忆起的作战技能越来越多,不久就能通过虚拟的作战模拟。少女评估长谷部已经完全合格了,可以去参加图灵测试,评估为人类智能之后就能将建立的数据输入人造人体内,实现所谓刀到人的转化。



少女觉得她干的这活不是重塑,那叫复活。



她在复活这些活了千百年的刀。



少女其实很害怕事情些脱出她的掌控之中,毕竟以人类难以企及的千百岁时光作为沉淀,酒越久越香,人活的越久看的东西就越多,刀也一样,更何况都是些在战场上抹别人脖子的兵器。但是每次当她怀疑心一起,长谷部就能轻易消除,他那种忠诚到骨子里头的性子,很容易打消作为主人的防备之心。



少女很喜欢找长谷部一起看恐怖片,虽然他目前只是一个占地面积庞大的机器,但是少女就觉得他倍儿有安全感。她现在为了科研已经完全住在实验室了,有一次咖啡洒了她干脆直接在实验室换衣服,长谷部看着都死机了。






“长谷部,有个测试你需要做一下。”少女仰着头看着那台巨大机器这么说到。



“请随意吩咐。”



“图灵测试,让至少30%的人分不清你是人类还是数据就可以了。”



长谷部默不作声没有回应,少女只当他听见了,直接把他的数据线接到测试那方。不过要是当长谷部没有做出正面回答的时候,少女察觉出什么就好了。





测试结果分发下来了,相信的人数精准的控制到了10%,实在是太精确了,百分号前面一个小数点都没有。



少女直接就窝火了,不知道长谷部在这紧要关头闹什么别扭。



检查系统是没问题的,少女憋着一股火气问他为什么要故意不通过测试,然后长谷部一句话她那点怒气立马就消了。



长谷部小心翼翼还带点委屈的问:“如果我通过了测试,您是不是就要抛下我研究其他的刀了。”



事实上长谷部真没说错,她就一研究人员,全世界那么多人才,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世界离了她照样转。但长谷部不同啊,他的研究材料多珍贵,实验成功了当然需要更多人转而来研究。



不过当初选定长谷部是本来以为他是经历过轻易被转手的刀,可能脾气比较好。不过现明白了虽然脾气是很好不假,但是经过少女的接触得知,他本身对易主这件事很介意非常介意特别介意,有这样的过激反应也实属正常。



刀很有灵性,肯定都有些自己的个性啊,更何况在少女之前的魔王设想对比来看,长谷部这点脾气真不算什么。



少女只能解释道:“就算你没有成功,我也得研究别的刀。”



“只要一起效忠主上,我会和他们好好相处的。”



依照长谷部的性子,这样的请求大概是费尽他所有的勇气了。



根据压切长谷部在历史上的经历来说,能伴在主身边应该是他的一种渴求。



别人养宠物的不说,养花养草时间久了都会有感情,旧物件都还不舍得丢呢,更何况是自己一手研制出来还陪了自己做这么多研究的长谷部了。



很难说少女现在把他放在个什么地位上,她倒是想把长谷部看成自己的孩子,但声音是实在匹配不上,她恋爱还没谈过几次也不想突然就多个孩子。然而说成朋友也不算是,长谷部作为个智能系统,倒反而照顾起少女的饮食起居了,提醒少女早睡要是被拒绝了他还直接关灯。



“那你就不想要一个像人类一样的身体?”少女明白,她的确是用不着这样跟长谷部讨价还价,一个命令下去,长谷部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也会一点不差的执行,但是,她也不想发展成那样。




“以人类的姿态拿你自己的刀,然后去你一直想去的战场。”少女又突然想到作为创始者,长谷部很喜欢也非常信赖身为研究员的自己,她又加了点筹码,“你看,政府肯定会先集结一部分刀剑再组队作战,你又不是立马就离开我,对吧,听话点好不好?”



非常奏效,下次的图灵测试直接通过。少女答应长谷部他只是暂时去技术区把数据固定到身体里,很快就会回来,才很不容易的送走了长谷部。



她没有伤感太久。红皇后理论,人嘛,不停地奔跑,才能呆在原地不动。





把长谷部的数据传个科技部的那班人之后,少女的工作已经完成,但是非常糟糕的是,她发现自己被惯坏了。做完饭之后没关煤气阀门,大半夜的警报声想起,真的给她吓了一跳。



长谷部本来设计的就不是照顾人用的,而是上战场的武器,自己设计的自然知道他有多大杀伤力。



国际千克原器即使过滤空气,恒温,恒压,也依旧会改变它的质量,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少女想着自己还真是原地未动,可惜周围的事物却瞬息万变。



整天接触国宝,她都快要视金钱如粪土了。少女叹口气,迫切希望赶紧结束这工作吧。



长谷部只是一个开始,随着他的科研成功之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刀来到这个生产线上。啊,看到自己制造的东西将被别人使用,说不太清楚到底是该不爽还是该自豪。






科技部的人难得浪费他们宝贵的时间给少女送了给她一个箱子,还神秘兮兮的说是送她的礼物。



少女一头雾水的拆开包装,打开层层塑料板与丝绸之后,看到了那把自己曾经的实验对象。



当手指抚上刀鞘的时候,漫天花瓣在这冰冷的实验室飘散,来不及吐槽这设定的出场方式浪漫的跟乙女游戏一样,少女就被那把刀显现出来了的人型而震撼了。



一身偏向基督教神父装更显得严谨禁欲,他单膝跪下来,像创造出他的人展示最大程度的忠诚。



“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命,无论是什么都会为您完成。”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199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