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请有点主动权吧长谷部君

ooc我流长谷部

敲门不喊报告,连花开了这点小事也要大呼小叫的拉着主来看...正是因为有这些任性妄为的存在,长谷部才更加坚信他要努力的服从于主,以此减轻她的困扰和负担。

可是,现在主下达的命令,令他的世界观有些动摇了。

她说:“以后请长谷部你不要太拘谨了,遵守命令什么的...让我压力有点大。这样吧,以后你不必非得等我指令,直接做你想做的事就可以了。”

“若主令如此。”长谷部温驯的低着头,这样谦逊的说着的同时,不动声色的往前迈了一步。长谷部的确是对少女言听计从,听从到这一步突破了家臣与主人间的距离。



主不该下这个命令的,长谷部生难得在心里反驳了少女。

看似驯服的家犬,一旦解开了锁链和项圈...

他想咬上去。长谷部看着少女露出的脖颈,因满溢灵力而散发芬芳的血液正在皮肤下流动,似乎在引诱着他将唇贴上去稍加吮吸。

长谷部曾经这样做过。在一个炎夏的夜里,他将少女踢开的薄被重新盖在她的肚子上以防着凉,然后亲吻着她的脸颊,将暧昧的吻痕带着他卑劣的爱意留在她侧颈与锁骨几日不散。

结果是少女抱怨了本丸有蚊虫重新更换了景趣。

不过当少女毫无防备的露出那些痕迹的时候,长谷部的确是感到很高兴。

那种有着强烈的负罪感却愈发享受的高兴。

可是他想要私自占有主是不行了,除非得到她的许可————然而她现在这番话不是已经同意了吗。

“你想做什么就做吧。”少女长舒了一口气,笑眯眯的看着他,“终于说出来了,我可轻松了许多。”

长谷部明明已经拼命克制住自己了的,偏偏少女还毫不知情的往枪口上撞。

“如您所愿。”他伸手握住了少女的手腕。

他惊觉原来女孩子的身体是如此的纤弱,似乎他略加用力便会像刀刃一样割破伤害到她。

“这样也没关系吗。”长谷部说到。

长谷部观察着少女的表情,但她确实是笑着的。于是他得寸进尺了,“那么,在我想要拥抱您的时候,直接按照心里所想的做,这样也可以吗。”

少女看他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笑出声,“太可爱啦长谷部,当然可以了。”

“嗯。”长谷部应了一声,手头上稍微使了点力气,结果是少女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拉到怀里抱住。

虽说是听上去有些粗暴的动作,但是他做起来还是很温柔的,一只手拉着少女让她失去平衡的同时,另一只手立刻护上来揽住她的腰。长谷部开始懊恼他的反应比脑子快了半拍。他忘记解除武装了,怎么说至少也要先把护甲脱下来。

他低着头,看着少女一脸茫然的靠在他怀里,一只手正摁在他的胸口上。

小小一只的感觉,这就是他要侍奉的主吗。怀里很温暖,长谷部满足的叹了一声,深觉果然使用刀剑的话还是身体接触比较好。不过对于人类来说这应该是足够亲密的举动吧,因为少女扯着长谷部的外袍将脸埋在里面,但是忘记遮盖住红透的耳尖。

“够了...”长谷部听见少女这样小声嘟囔了一句。

不够。

长谷部这样想。

好想就这样把她推到————不行。

好想就这样肆意品尝她的味道————绝对不行。

或许少女没有意识到,这禁欲的外衣下面,关押了千百年渴求温度的刀魂。






少女最近对制作甜点感兴趣。

光忠在旁边指导半天,看她做的有模有样了就找来长谷部顶班。

长谷部过来了也是很闲,只要盯着少女偶尔帮她打点一下就可以了。

“想吃吗?”少女净手做了个大福递过来,长谷部对于甜食丝毫兴趣也无,但是如果是主送的,他当然要吃。

掂起糯米团子放入口中,咀嚼起来口感甜腻过头又稍带点黏连感。

长谷部意犹未尽的舔舔嘴角,就把这个当做前餐吧,他其实更想吃点别的。

比如说,少女的唇瓣和舌尖,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甜呢。





“有人告诉我你在这里,太好了,帮我吹一下头发吧。”

呆在书房的长谷部放下手里的文件,应了一声接过了吹风机。在办公桌旁边找到了插座,让少女坐在椅子上后,长谷部脱下手套给少女吹起头发。

除去手套的掌心犹豫了一下,还是搭在了少女的肩头。

只穿着睡裙,毫无防备的女孩子和一个图谋不轨的男人共处一室。长谷部想着,感谢主的信任,可我没您想的那么有自制力啊。

暖风将发丝吹起,吹风机的热度掀起一阵洗发水的香味。

长谷部眼前开始有些朦胧。

把单薄的裙子掀起来,听着她的哭腔从拒绝到请求他继续。

若是按照以往,长谷部定会拼命的把想要亵渎主的想法压在心底。但既然主有了命令让他不必约束自己,他是一定要照做的。

长谷部隔着手背亲吻少女的肩头。

现在还不行,他需要给自己留个退路,直到结局不会太狼狈。

如果可以的话,除了公务在身的时候,和主独处的时间还是越久越好。


抚顺发丝,直至手指穿过其间时感受不到有些温凉的湿润便可以了。

长谷部催促少女天色已晚,该回去休息了。灯被关掉,灯泡内失去电流的一霎那却依旧能给眼睛留下仿佛灼烧的亮光。及时关掉灯是因为不要让她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最好也要少说话,因为嗓子被欲望折磨的有些沙哑。


最终还是没忍住把外衣脱下来给少女披着,她倒是从善如流的穿上了,紫色外衣对少女来说算得上是宽松,长袖盖过了手指。从背后抱住的时候,将鼻尖蹭在她刚刚吹好,还略带温度的黑发。

想让她的身上全是自己的味道。

“晚安好梦,长谷部。”

是的,我也由衷希望今晚会梦到您。





卡了许久的战场终于通关,长谷部带队还拿了个誉回来。

拿到战绩报告的那一刻,少女眼睛一亮。“太好了,干脆今晚开一个庆功宴得了...长谷部,作为队长,你想要什么额外奖励吗?”

长谷部不在乎到底是什么奖励,他只需要知道主需要他这个事实就会很满足。因为长谷部会为主斩断一切,为少女战斗到至死方休。

但是有一样奖励除外。

“请您,亲我一下吧。”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呼吸有些局促,“脸颊就可以,就是那种、鼓励意味的...”

越描越黑,长谷部干脆打住了。

少女脸上略有些腼腆,但说出的话语听上去像是答应了他无理的要求。她说:“你先把眼睛闭上。”

少女凑过来,长谷部能听到她的呼吸愈近,然后————一个柔软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他讶然的睁开双眼,听着少女开始不断的道歉。

“对不起,我以为我做的已经足够明显了,如果你对我其实没有...”少女拼命解释着。

于是回应着羞怯的少女的,是一个更热烈而又欣喜若狂的深吻。

——————————————

换个视角的话,大概是硬不开窍非逼女孩子一方主动的长谷部了






评论 ( 5 )
热度 ( 17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