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奶猫与炸毛

短段子

收录刀男小奶猫

奶猫的被被,喜欢纸箱子,喜欢一切狭小只能待他一只喵的地方。


于是暖气后面,床头柜下面,全部都被他细软的绒毛拖个干净。


刚来的时候认生,怕人,稍一靠近就炸毛了,竖起尾巴哈人。


但是小可爱,你这个样子吓的到谁呀。


被硬抱会逼急了又炸毛,但是从不出爪,只是用爪垫拍你,推你的脸。


后来混熟了,又悄悄的蹭过来,不好意思钻被窝,就窝在层床单之下,你醒来的时候,看见枕头旁边的被单下鼓起来了好大一块。


稍微一戳,又让他羞的跑掉了。


倒是粉色的小爪垫,只有你一个人揉得到。







只是在上班以外的时间去了趟超市,回来的时候就把奶猫的清光急坏了。


绕着你小步小步的走,绊你,还一边喵喵,急切的像是问着:“去哪?和谁?回来的时候还爱我吗?”


去了次猫咖啡厅,奶猫的清光在闻到你身上的味道之后瞬间就炸了。


毛一瞬间蓬松,把他抱在怀里安抚,他气呼呼的在你膝上蹬腿。


但是好哄,摸摸就不炸了。


喜欢舔毛,这时候摸他,他会连你一起舔好,还喵喵几声抱怨工程量太大。


晚上睡觉一定要挤在一起,有时你看电视,顺便就睡在沙发上,他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就算是拧成一条猫,也要夹在沙发和你的空隙中。





奶猫的光忠还小,走路跌跌撞撞的,但还是努力学着优雅的猫步。


常常因为你看见小昆虫的一声惊叫,然后立马跑过来查看情况。


弹跳力很好,一下把半空的虫子捂在地上。


为什么老想爬上餐桌呢?即使被命运(你)扼住后颈皮,也要努力的把头伸进你的碗里看看。


小黑喵,抱着脚在你腿上一趴,简直分不清哪里是头,哪里是尾巴。大晚上,一抬头,连瞳孔都圆溜溜的一汪黑,只留着周围一圈灿金。


偶尔被摸到了尾巴根上的某一点,因为太舒服了无所适从的炸了毛。

评论 ( 29 )
热度 ( 399 )
  1. 邓云轩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转载了此文字
    被萌的抱着辈子打滚啊啊啊啊啊啊啊实在是太可爱了!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