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对不起其实里面放了chun药!!先别喝!!”

很清水,不想被屏蔽,短段子

ooc


少女悄悄瞥了一眼鹤丸反应,见他眯着眼睛笑起来,露出愉快的神情。鹤丸一只手撑着下巴,另只手将茶杯举在眼前,一脸好奇的往里面看。

“诶,这就是是所谓的‘那种’药啊。”

鹤丸晃了晃杯子,修长手指骨节分明。他调侃少女道:“太不小心了,给人下套怎么能不摇匀呢。”

少女一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的认罪态度低下头,老老实实的跪坐着。

然后她余光瞥见茶杯被鹤丸的手指拨弄了下翻倒在桌上,她瑟缩一下本以为鹤丸生气了,但是意料之外没有茶水泼洒出来——那杯子已经空了。

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着鹤丸白皙的脸上浮上一层不正常的绯红,他大概是嫌这股药物带来的燥热已经将本就松垮的衣服扯开,露出清晰且诱人的锁骨。

“嘛,偶尔玩一下也不是不可以...明天可不许抱怨腰疼哦。”

————


“真的吗?”药研的脸上出现些激动和兴奋,少女打量了下,发现那并不是发怒的预兆。她虽松了口气,但是心里多出了点疑惑。

果然事来了。

药研转过身开始翻箱倒柜,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个DVD,放置在高处。

少女看的一头雾水,“...我能问一下在干嘛吗。”

“啊。”药研应到,“很早之前就想做一下药物对付丧神的影响,这样什么消炎药之类的东西可能就有作用了呢。”

药研摆弄几下,少女清晰听到机械运作的声音,录像机开始工作。

“所以,感谢大将给我这次机会。”药研很随意的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对着少女笑笑,“当然,大将会负责配合实验的吧。”

少女惊慌,“等等这里录着像...”

很快她就不说话了,因为唇齿被柔软的舌头堵住,乳肉被揉捏着,她很快放弃了反抗想法。


————

即使长谷部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还是恭敬的双手捧着杯子没有放下——毕竟那是主递给他的。

少女揉了揉太阳穴试图再挣扎一下,“...其实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总之就是我想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再让你负责,但是...长谷部你有在听吗??!!”

“恩,在听。”长谷部点了点头,将手里的茶杯倒置过来以示他已经听话的喝完了。

长谷部端正的跪着,到像是犯错误的是他一样。他恳切的说:“只要是主的命令我必定遵从...”药效很快挥发出来,长谷部的声音带上了点轻喘,“只要是主让我等的话...哈...现在好像不必压抑自己了...”

他惩罚一样咬着少女肩头留下一个齿痕,又很快松开,讨好的舔舐与亲吻。

少女很快会后悔自己解开了束缚大型犬的链子。


————

“恩,被小姑娘算计了,我真伤心呢。”三日月侧过头,长袖半掩过嘴角声音还是笑吟吟的听不出和平常有什么差别。

听着少女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三日月主动对着她伸开手。

“...这是要干什么?”

“帮我脱衣服呀。”三日月回答的理直气壮,“该不会小姑娘想待会跑掉吧,这可真的是坏孩子呢。”


把男人的衣服脱掉总是很有一种成就感。

三日月像是真的在仔细品茶一样优雅的喝下杯中液体。

“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呢。”少女暗自好奇。

三日月好似能察觉到她在想什么,转过头伸手扶住她的侧肩,然后吻了上去。

他眼中的明月让少女一时失神,口中却已经被渡入药液,反应过来后少女红着脸想往后退,却被三日月揽住了腰。

“别分心,一起来享受现在吧。”


————

光忠坐在桌子对面,指尖敲了敲桌面,因为手指被包裹在黑手套里的原因发出有些闷闷的声响。

金瞳里有些似笑非笑,“...所以,你在怀疑我身为男性的能力吗。”


光忠撑着桌子站起来,那本来就像是吧台一样窄窄的桌子,因为光忠的将身子探过来,一下子拉进了两人间的距离。

“是这样的吗,嗯?”他靠在少女耳边,有意识轻轻和气,吹得少女耳边痒痒的。

说实在话,少女是在禁受不住一身西装的男人的撩拨。





————

“啊,这样的...”一期明显愣了下,他指腹蹭了蹭杯子,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

少女拼命道歉,不过一期神色很快恢复常态,他用咬住手套将它脱下,然后伸出一根食指靠在少女唇边,“嘘,没关系,我就当做不知道。”

于是少女呆呆的看着他装作不知道,然后将杯中液体毫不犹豫的喝下。

“我尽量...不会做出失礼的事情。”他扶不住杯子,只将其放倒在桌子上。

“...所以你在摸哪里...”说是摸,倒不如说一期整个人都蹭过来,将少女抱在怀里。

水色发丝的青年低低笑了几声,“我在降温。”

“你刚才亲我了...!”

一期眼眸中笑意更浓,“那是在解渴。”




评论 ( 34 )
热度 ( 102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