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毒液】我喝我自己

Eddie在他常去的那家酒吧里被人搭讪了。


鲜艳红唇、着低胸衣的女性端着两个高脚杯,摇着腰肢走来,坐在他旁边的位置。


她抿唇一笑,然后开始说了自己的名字。大概吧。Eddie通过她的口型推测。


这是家颇为小资的店,背景音乐是悠扬舒缓的蓝调。所以不是因为酒吧里的音乐太吵,而是Venom开始唠叨了。


Venom一旦开口,Eddie就很难听清别人在说什么。脑内直接响起男性低沉嗓音,Venmo的自称一向是惯用的“我们”。


“她说她才三十几?不像。我们觉得她长的像四十岁的人。”


“对对。”Eddie在心底从善如流,他已经很好的掌握了怎么安抚他的共生体,“可能都三十九岁半,明天就是她四十岁生日。”


“嗯,Eddie,四舍五入。”





Eddie把两杯酒都拿到自己面前,“谢谢,我们两个人刚点完酒,没想到店里上的这么快。”他把人数咬的很重,女方又看了看他,一跺脚,拿起手包转身离开了。


Eddie耸耸肩,“喝酒吗?”他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喃。


昏黄灯光下酒液在杯中摇曳,座椅很柔软,让他可以舒服的陷进去。


在外人眼里,他甚至有往精神分裂的趋向发展。不过Eddie很享受Venom只属于自己的感觉。


当然,Venom也是。


黑色粘稠的液体从他皮肤下面渗出,贴服的包裹覆盖了他的整只右手和衣服底下的胳膊,流动的声音就像是搅拌沥青一样。


Eddie笑笑,左手端起高脚杯和右手的杯子相碰,极清脆的一声。


“干杯,Venmo。”Eddie说。

评论 ( 2 )
热度 ( 53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