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不要搭讪已婚男士

短段子



三日月


我休息天陪三日月搓麻将。



他这人有几个固定牌友,我看着他坐在两个个六七十岁的老爷爷之间喝茶打麻将,意外的毫无违和感,都是图个乐呵和热闹,不求输赢。我也坐在牌桌上,但很明显的赶鸭子上架。



茶水小妹是新面孔,服务殷勤,盯着三日月看。倒水的时候,连茶水撒出来了也不自知。



我才不生气,也不会吃醋...好吧,这是违心话。



可三日月是真的长得挺好看。



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颇有些儒雅书卷气。他稍微有点皱着眉思索着要出什么牌,接着薄唇轻启,说了一句,“幺鸡。”



麻将要凑成4副牌型和一副对子,我看了看,有些意外自己的今天的运气格外好,常日里的臭棋篓子今天却连胡了几把。



重新洗牌的时候,我看见三日月笑眯眯的对茶水小妹说:“你会打麻将吗。”



对方连忙点了点头。



“哦。”,三日月抬头,隔着眼镜,“那你看见我下家了吗,我把把拆听给她点炮,你猜我什么意思?”


注解:幺鸡=一条

            听=牌面成型,差一张就胡了

            点炮=你出了这张牌,对方就能胡

            打麻将的时候会推测对方的牌面,很有意思的

            所以三日月不是放水,是泄洪

             





一期


想吃快餐店的甜筒,一期帮着我排队,我坐在附近餐位的椅子上等他。



点菜的女孩子看着一期,眼睛亮了下,不断推荐套餐和当季新品,似乎想和一期多说一会。



一期不大会拒绝别人,路上发的传单他都会礼貌收下。不过,这么体贴的一期,当然会相当注重我的感受,不会让我有吃醋的机会。



一期穿了件灰色的毛衣,外面搭了长款深蓝色的风衣,很干净看着也舒服。他抿着唇笑了笑,“不好意思,没有什么需要的了。我家的孩子,还等着吃冰激凌呢。”



我想调侃他,年纪不大还硬找理由说自己有孩子。正发现自己非常自然的接受一期帮我擦吃到脸颊上的冰淇淋。



...一期所说的那个受宠的孩子,原来是我啊。





长谷部


早上我发了个朋友圈说我想吃火锅,中午就接着了电话,长谷部说他接我去吃饭,就去吃火锅。我一看到饭点还有点时间,大概明白了他给我留出点时间打扮自己。



我洗了刘海,坐在阳台上拿吹风机吹干头发,看见长谷部已经提前在楼下等我了,本想打电话叫他直接上来,结果看见旁边有个女孩子一直在跟他说话。



ok不打扰你们了。



等我下去,长谷部凑上来主动坦白,“我刚刚被人要电话号码了。”



我抱着肩看他,“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没有电话,如果你接着问名字的话,我也可能没有名字。”



评论 ( 58 )
热度 ( 673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