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同居小事③


 鹤丸睡觉的时候喜欢抱着我睡,碰上热天,他蹬被,睡衣撩到胸口上面,但转个身又搂着我的腰继续睡。冬天躺在一张床上,配上羽绒被,是极暖和,如果消受得了他那种八爪鱼粘人睡姿的话。


 我习惯了便无所谓,耳朵靠在他的胸膛上,夜里的心跳声像白噪音一样。


我整个人裹在他的气息里 ,倒是舒服。


可偏偏经受不住的是...男人...大早上...


都懂的。


有天实在是遭不住了,手伸到被子里头,手指划过他的肋骨,向下摸到他的腰,然后狠狠的拧了一把。


“能不能收敛一点?”我超凶的说。


鹤丸被掐的吸了口气,眼睛里满是无辜,乖巧的说:“我也没办法啊,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再说,这不是...”


他用嘴唇亲吻我的耳垂,刚睡醒,嗓音磁性而撩人,“叫你起床,简称叫\床服务。”


我深吸一口气,“哥们你要脸吗。”

评论 ( 9 )
热度 ( 78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