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有我一口饺子吃就不会少你一口汤

虽然我有包一次饺子,吃一周蒸饺煎饺的噩梦,但毕竟跨年,还身处异地,吃饺子总有种仪式感。



我成功的勾起了我下属们对这种食物的幻想,但我现在很想扇自己一嘴巴子。



饮食文化真是博大精深,整个本丸我就教会了光忠一个人怎么包。其他人不但浪费食材,还兴致勃勃的挤在厨房里看,别提多挡害碍事。



做不完,到中午吃饭之前肯定是做不完的。我把腰背挺直,手臂张开使劲往上抻,才伸了个舒服的懒腰。顺便再做个手操,缓解一下有些酸的手指。我已经包饺子包到看破红尘心如止水了,有些心虚的抬眼看了下光忠,我大概是把他拉进了个苦差事里。



我待会得用什么词夸他帅,才能弥补他啊。



我就坐在光忠对面,鹤丸不断过来骚扰我俩...其实这个词有点过了,他只不过是在我俩包饺子又累又烦的时候,拿起包好的饺子并不小心捏破x6,试图补救把碗碰掉x3,饺子没煮就想尝一口x8。



包饺子的明明是我们俩,鹤丸你是怎么把自己脸上弄面粉的?



鹤丸不是故意折腾,他就是好奇,所以我还能尽量维持我理智的弦不崩断。



深呼吸,我不生气。



当光忠把擀皮加馅捏好这个动作重复到第八十三遍的时候,光忠终于爆发了,我看着他优雅从容的擦干净手指,帅气的一撩刘海,对着我笑了笑说声失陪。然后对着鹤丸脸一下子就沉下来,逮着鹤丸的领子把他拎出门外,导致鹤丸现在可怜兮兮的蹲在门口,不断飘过来的小眼神看得我压力很大。



长谷部因为没能帮到我非常自责,现在正和鹤丸蹲在一起。



很好,我的压力x2。



当光忠包到一百四十多个的时候,我觉得我俩都烦躁到不行,流水线上的工人差不多就这感觉。



做饭的人反而吃不下饭,尽在一只羊身上薅养毛,谁能不被被薅秃呢。



我扒拉着手指头,数了数案板上饺子的数量,抬头冷静的跟光忠说:“大概每个人只有三四个,可这样我得吃三四碗才能吃饱。”



光忠告诉我说。



“多喝汤:)。”

——————————

饺子不多汤管够:)


评论 ( 15 )
热度 ( 154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