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存脑洞

想写堕转的鹤,灰黑的外套,眸色是肮脏浑浊的红。大抵是一个婶再其他刀剑远征时担心夜战的短刀们孤身前往,偶遇黑鹤的故事。
黑鹤大概会是冷静、理智、淡漠的性格。所谓偶遇,就是相见之后再无交集,又或者是下次再战场上见面?鹤的忠诚度很高,我想他是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再寻新主,也觉得他不会贸然的和一个陌生人展露心扉。总之,想试着用婶婶的第一人称写一个黑鹤并不完整的故事。


想写女体化的振哥,和婶新婚后醒来变成了女孩子。还是身材特别好的那种。因为我喜欢军装制服,有一种禁欲和色气的感觉,振哥全都占了。军装,领带,白手套。并且比起常见的披风我更喜欢半披风,撩起来的感觉特别好,所以感觉振哥也是色气满满的那种刀。一个大写的sexy。估计写完之后全屏都得打上马赛克。(笑)


我还有BG的压切审和莺审的笔稿,先把这些打出来再说吧。


最近好忙而且打字好麻烦ˊ_>ˋ

评论
热度 ( 10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