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今天,近侍是长谷部》

欢迎指导批评

—————————————————————————————————————————
“长谷部。”少女搁下笔“今天的工作完成的比以往早多了呢,我是不是...已经逐渐适应了审神者的生活了。”

跪坐在对面的长谷部坐直了身体,颇为严肃的点点头:“是的,主。主现在已经可以做到按时起床,早餐乖乖喝完牛奶而不是偷偷倒给大俱利,不会一边抹眼泪一边送短刀去战场,不会...”

“我的天啊长谷部。”少女猛地抬头看着他:“你是跟踪狂吗?”

出乎女孩子的意料,对面神职服的男人颇为自豪的点点头:“是的,记录下主的一点一滴,也是我的职责。”

他微低下头,极为真挚的与少女的目光相接。

“没救了啊。”少女抚额做叹息状,随机放下手:“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要是没有你的帮助,我还真是不能把审神者的工作完成的这样好。”

“为主服务,是我的荣幸。”长谷部回答道。

“主...主吗...”女孩子喃喃的重复着,正色道:“那么,你对我...究竟是因为我是我,还是我...是「主」?”

长谷部清澈的青紫色眸子带上了些惘然:“您是您,也是主。”

“唔,没听懂吗。”少女咂了咂嘴:“那么这么说吧,假设我现在成为了你前主人了,而你如今的主人要杀我,你会这么做吗。”

“主。”长谷部双手支在桌上,语气有些激动:“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我...”

女孩子抬起一只手,极为冷静的打断了他的话:“压切长谷部,我只是要你的回答。”另一只手在桌下却在微微的握紧。

长谷部将手放回膝上,叹了口气,闭上了眼,极为艰涩的开口:“是的...我会。”

小小的和室中一下子静了下来。

少女松开了桌下的手,并没有长谷部意料中的责骂,她只是轻叹了口气:“果然,是这样。还真是长谷部你的特色呢。”

长谷部站了起来,走到少女的身侧,手抚上了心脏的位置,在她有些诧异的目光中单膝跪地:“不过您可以对我下令,让我只忠诚于您。”

“不不不。”少女有些慌张的摆摆手:“那是你的自由,我可不会随便下这种命令。你...先好好坐回去再说。”

男人的动作未变,他愣愣的盯住地板上的某个点,嘴中喃喃道:“我的自由吗,那么...”

长谷部抬起头,与少女目光相平,口中的话语一字一顿的吐出:“长谷部认定的主只有您,长谷部所追寻的只有您。如果有一天...您不再需要我了,那天,便是我的刀身断裂之时。”

少女愣了半响,才呐呐的开口:“长谷部,请务必收回刚才的话,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我已经...不被您所信任吗。”男人低下头。“是的,这都是我的过错。”

“等等啊,这怎么还说不清了。”少女叹了口气:“你并没有任何过错,相反,说实话我还挺高兴听到你那番话的。但是,实在是太过郑重了...我知道你现在听不进去,我会慢慢劝你的。”

她在长谷部略微诧异的目光中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有些紧张地开口:“你之前肯说实话,这非常好。你,不用对我如此拘谨、恭敬。”

她将脸凑近了些,语气温和:“因为,我想看到真实的长谷部啊。”

长谷部仍低着头,并未直视少女的脸:“那样,我担心会对主作出失礼的事。”

“没关系的啦。”少女摇摇头“是长谷部的话,不管做什么我都会原谅的。”

“是,谨遵主令。”长谷部抬起头,淡青紫的眸子中倒映着女孩子姣好的脸,在她张口要说些什么之前,淡淡的笑了下,补充道:“那么这会是最后一句。”

—————————————————————————————————————————
下面只是个人理解

虽然写的很像告白篇,但我个人觉得这只是长谷部对主的忠诚而已,他只是单纯的理解到他的主不希望他会追随其他人,而不是更深层的那方面。对他来说,他只不过需要命令来执行,可能是信长那件事对他来说影响真的是太大了。把主命放在第一位,也是能够希望自己被使用。长谷部他的经历,他的故事,绝对不是愉快的。作为刀是非常合格的,性格温顺恭谦有礼,对他来说,执行命令,听从主的意愿才是刃生所在。但是作为恋爱的对象,可能就「朽木不可雕」什么的...但是我觉得这么写就渣了。我喜欢甜甜的糖!(虽然我写东西都先写出BE再死命的想个HE扭回来)但是粮我喜欢甜的!甜掉牙的那种!所以我就假设自家的长谷部开窍了( ´ ▽ ` )ノ

所以说我写那么多干嘛(╯°□°)╯︵ ┻━┻

整篇文章我用几句对话就完了

“长谷部,和我谈恋爱吧!(=゚ω゚)ノ”

“是。”

“无论什么是都要听我的哦(OvO)”

“谨遵主命”

感觉婶婶又渣了(−_−;)

没关系,一切配上颜文字就萌萌哒了

☆*:.。. o(≧▽≦)o .。.:*☆

评论 ( 2 )
热度 ( 79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