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压切审《今天,近侍是长谷部》②

只是肉渣

语言正经,相信我,一点也不污

强行接上文

毕竟这年头连拍个av都有背景

一边写一边觉得自己在嫖

欢迎留言指导批评

—————————————————————————————————————————
“嘭。”桌子被碰倒了,笔与文件铺开了地。少女整个人被禁锢在长谷部身下的阴影中。

少女双手手掌向内,被着神职服的男人一只手控制着,高举过头顶,压在地上。她甚至能感受到白手套下,修长的手指带来的惊人的炙热。

双腿被长谷部斜压着,他分开腿,跨坐在少女身上。

教父深紫色的西装裤与巫女的绯侉相映。

“疼...”女孩子愣愣的开口:“长...”长谷部并未给她一丝一毫的喘息时间,直接吻上了少女微张的樱唇,紧接着是毫不费力的入侵,疯狂的掠夺着她口腔中的湿热,轻而易举的攻占城池。

男人的舌头摩擦着女孩子口腔的内壁,搜寻着,消耗着她肺中的氧气。

她毫无意义的挣扎着,却被搂的越来越紧。少女紧紧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对方有力的心跳。丝丝涎水从唇边溢出,甚至感到身下有什么令人羞耻的液体从内部流出,随着男人微微起伏的动作,洇湿了内裤。

“唔...”因为缺氧所带来的窒息感让少女感觉到身体好像被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牵扯着,堕向深渊。

长谷部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唇,双唇分离时发出了令人浮想联翩的水声。

她迫不及待的大口大口呼吸。

少女的唇因为过分的舔吻吮吸,艳红的仿佛上等的胭脂。

长谷部伸手,目光怜惜的抹去她脸颊上的水痕。拇指在她唇边打转,清浅地探入她的口腔。

少女双颊绯红,被亲吻的微肿的嘴唇颤了颤,发出像小奶猫一样的呜咽声:“不、不要...长谷部...不要...”

男人身体轻微的颤抖,情欲的色彩从他的眼眸中如落雪般消散。他离开少女瘫软的身体,酿跄着向后退了一步,径直跪了下去。

膝盖磕在不算柔软的榻榻米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长谷部叹息般的说道“主...这便是真实的我啊。”

“我一直,爱慕着主,一直,对主有着非分之想。”他低垂下头,短发随他的动作划出一抹弧线:“请您,刀解我吧。”

少女用手支撑着身子,目光对上了他。

长谷部的肩有些颤抖,好像有什么透明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滑落,啪嗒一声摔碎“对您做出了如此失礼的事...万分抱歉。”他伸手使劲揪住了自己的衣领,声音染上了些许哭腔:“可是...对主这份爱慕的心情,再也隐藏不住了啊...”

在战场上锋利残酷的刀此时却在少女面前落泪。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叹息,少女纤软的手扶上了他的脸,轻柔的抹去泪痕。在长谷部未反应之前,少女的唇印上了他的。

仅仅相触就分开了。

然而下一秒,少女有点青涩的伸出舌头,怯怯的舔了一下他的嘴角。

“长谷部...”接下少女的话语也让他的脸腾起嫣红。

少女手指有些不安的揉搓着长谷部的外袍:“不是说了不用说敬语了嘛。真是的...是长谷部的话,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她偏着头:“但是,要、要做的话,还是...在床上吧。”顿了顿,她接着说:“不过,第一次...想在新婚的时候给你。”

长谷部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他有些结结巴巴的应答道:“是,是...好,我们、我们结婚吧。”

—————————————————————————————————————————

我写着写着就觉得我家婶婶和长谷部好呆萌啊

评论 ( 8 )
热度 ( 112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