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幼体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1⃣️

我只是想写姥爷爷爷的幼体化,所以简单的交代一下背景

婶婶被男友甩了赌气锻刀,因为过于伤心灵压不稳,两位爷爷辈的变成了小孩子

嗯,我只是想治愈一下心灵
—————————————————————————————————————————

“哟,我是鹤丸国永。”少女随着声源低着头向下看去,一个白色的小团子向她挥了挥手,脸上满是狡黠的笑意,他张口,露出一点点洁白的小牙,声线稚嫩:“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未来得及收回的眼泪这时顺着脸颊啪嗒一声滴落,小团子看见少女在那里掉眼泪一下子慌了神。刚迈开腿要跑过来,就一脚踩在了过于宽大的白无垢下襟,眼看就要噗呲摔在地上。


大概是出于刀的本能,即使幼龄化了,身体依然记得战斗的技能。小鹤球条件反射的抱成一个球减少伤害。


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小鹤球被扣在了他软软的兜帽下,一路滚下来然后砸在了少女的小腿上。


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少女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莫名的觉得好像自己小时候在山坡滚雪球,一不小心松了手,只能看着雪球顺着山势滚了下去。


少女扑哧一下笑出声。


她蹲了下去,伸手,戳了戳靠在小腿上软软乎乎的衣服团,看着那个团子动了动。那个大概还没有她膝盖高的小孩子一下子从其中站了起来,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比作爪状,小鹤球用力的吸了口气,鼓起脸颊。


他努力的仰头看着少女,金瞳一闪一闪的,满是期待,好像在问“吓到了吗,被我吓到了吗。”


少女终是没有忍住,戳向了小鹤球鼓的像吃饱的仓鼠一样的脸蛋。小家伙一点也不认生,白色的睫毛扑闪了几下就笑开了,配合的发出像是气球松气的声音。


小鹤球伸手,踮着脚蹭去了她脸上了泪痕,正色道:“别哭了,我可是鹤哦,仙鹤到来会有好运的。”


凑得太近,好像能闻到小鹤球身上有隐隐约约的牛奶味。


妈妈我看到了天使,少女捂着心口,为了不让自己失血过多,她伸手拿起了另一把太刀。

——————————————————————————————————————————————

先更到这里吧



脑补的小三明有点羞涩但是专业撩妹
评论 ( 29 )
热度 ( 404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