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幼体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2⃣️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小孩子的声音甜兮兮软乎乎的,好像新鲜的枫糖浆。


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少女熟练的低头向下看去。


漂亮精致的好像精心制作的人偶一样的小孩子出现在视野。


三日月,三日月,阴历八月初三的月亮。


那是新月浮现的天下最美,即使目前只是孩童的模样,也是美的惊心动魄。


大抵是少女微怔的盯着他太久,小三明脸上泛起一丝薄红,轻轻的抬起手,连带着印有精美暗纹的袖子半掩着嘴,侧过了头。


尽管做出很冷静的样子,眼神却还在向这边偷偷打量。


好像是注意到了少女眼角泛红,小三明偏着头想了想,转了过来,踮着脚,向少女伸开胳膊,声音软糯:“要抱。”


眸子中新月浮现。


少女表示自己要绕着本丸跑二十圈。


但是「尽管现在可爱的像把短刀,但是万一我灵压恢复正常之后...」少女暗暗的想着,脑海中浮现出去演练场所见的三日月的风采。


「啊啊啊啊啊我怕我把持不住」少女一边在心里怒吼(?)着,一边暗地里按下了蠢蠢欲动的手。她蹲下来,拨了拨小三明头饰上的穗子,有些犹豫的开口:“哎呀,这个...”


没有等来预想之中的抱抱,小三明不解地眨眨眼睛,睫毛扑闪的好像翩芊的蝴蝶,又瞅瞅少女貌似没有动摇的表情,瘪了瘪嘴,有点委屈的放下手。


好像有一朵小雨云挂在他头上。


少女毫无招架之力,放弃抵抗,伸手要抱过他时,看见小三明理了理繁复的狩衣,然后...


然后毫不迟疑的以一种碰瓷的心理扑倒了地上。


关键这还是慢放版的。


小家伙先是慢悠悠的蹲了下去,然后再悠哉的趴在地上,期间还不忘把宽大的衣袖塞在身下让自己舒服点。


小三明偏过头,用一种能掐出水的哀怨目光,瞅了一下少女,小嘴微张:“疼,要抱抱。”镶有月亮的眼眸湿漉漉的好像是被遗弃的小狗。


小孩子声音甜甜软软的像是棉花糖一样。


这可怎么拒绝得了。


小三明团子出乎意料的轻,轻松的就把他捞到了怀里。眼见着小团子满意地点点头,把头颇为依赖的靠在她的肩上。那边的雪大福颠颠的跑了过来,仰着白净的小脸好奇的打量着三日月。


少女弯腰去牵小鹤球的的手时,感到好像眼角有什么温暖湿润的感觉,侧着头看过去,只见小三明伸出小手顺了顺:“哈哈哈...到我身边来。”然后光明正大的又在少女的侧脸上留下一个口水印。“尽管是台词,但我可是认真的哦。”小三明用袖子捂着嘴笑了,眼睛眯成了月牙儿:“我是不会让你哭的。”


“诶...”小鹤球声音有些不满:“三日月真狡猾。”他踮着脚,努力地蹦起来,最终得偿所愿的在少女配合着弯腰的情况下,顺利的在她脸颊上吧唧了一下,“嘿,我也亲到了。”


少女发誓心中没有一闪而过打110自首的想法。



评论 ( 59 )
热度 ( 529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