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幼体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4⃣️

注:和1⃣️2⃣️3⃣️完全没有关系,是全新的一个故事。

婶婶刚上任,有一把初始刀被被和一把初锻刀papa

嗯只有两把刀因为我懒

纯治愈向,只是想写幼体化,所以先放一下背景:婶婶和石切丸说话时接到男友分手电话,灵压不稳波及整个本丸。

#婶婶被甩系列##灵压不稳真是好借口系列#

欢迎指导批评

—————————————————————————————————————
少女听见电话那头已然是忙音,低声叹了口气,抬起头刚要跟端坐小几另一边的石切丸抱怨些什么,却没有看到那位着浅绿色狩衣,笑容温润的付丧神。


她的视线仿佛穿过玻璃,毫无阻碍的看到了一面墙。


大变活人?


刚才还和她谈笑风生的神刀就这样消失了,少女环顾四周,却仍是没有他的身影。她试探般的喊了一声:“papa?石切丸?”却仍是没有回应。


少女惊的噌的一下站起,慌张的拉开茶室的门冲了出去。


她一路向外跑一路扯着嗓子吼着:“被被!被被!我的天啊,石切丸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此时缩小版的石切丸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婶婶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远方。


盘腿坐着的小石切即使戴着作弊的神官帽都还没有桌子高,在少女喊他名字的时候,他正试着扶着桌腿站起来。而当他刚要应答时,少女已经用他所望尘莫及的机动力冲了出去。


小石切有些茫然的盯着自己的小手,握紧,松开,握紧,松开。然后惊异的发现周围的家居变大了,自己的手在握拳时,竟然还没有刚才所用的茶杯大。


他试探地走向门外:“还是先找主上商量商量要紧。”


少女一边喊着:“被被!你怎么也不见了!”一边奔过茶室大门。


小石切被那个光速(对他来说)的身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惶恐不安的扶了扶自己有些歪斜的神官帽,这才意识到,不是周围环境变大了,而是自己变小这个事实。

—————————————————————————————————————————
嗯风一样的婶婶

婶婶已经找遍了本丸的厨房大门田地手入室各个刀种的房间,甚至还敲了敲男厕的门,小石切还没走出茶室。

小石切下一章实力卖萌。

评论 ( 38 )
热度 ( 23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