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君不归


新年就应该写点红色

—————————————————————————————————————————

我似朝露降人世,转去匆匆瞬即逝。


----------------------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的名作。


所以,我是哥哥,是藤四郎们的兄长。


兄长,就应该担当起兄长应尽的责任,对吧。


-----------------------

那场大火,烧毁了我的一切。


刀身灼热,变的滚烫。那是金属与火焰的结合。


身体仿佛是被地狱的业火灼烧。


赤红的火舌舔舐着刀身,金属本身冰冷的温度抵御不住火焰的炽热。刀拵上华美的漆迹忍受不了炽火而迸裂,脱落。


疼痛袭来,睁眼,看见的是一片艳红。


疼,好疼。


我,没有被带出啊...


是要被烧毁了吗。


啊,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的,只要弟弟们...


耳畔见好像隐约传来了有些模糊,但是,非常熟悉,非常熟悉的声音。


——是压抑着的哭声。


——是弟弟们的啜泣声。


不要,不要啊!


他们,还小。正是需要被悉心呵护的年纪。


如果可以,我愿意皆数承受他们的痛苦,即使永世被这样烧灼着,我也毫无怨言,只要弟弟们有一丝获救的希望。


是啊,如果...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是一个好哥哥,我甚至不配当一个哥哥。


因为...我连保护你们的能力都没有。


精神有些恍惚,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我是一把刀,也只是一把刀,无法移动,无法...


是啊,仅此,而已...


---------------------------

1615年5月7日大阪夏之阵,德川家击溃丰臣家攻陷大阪时,一期一振于大阪城火灾中烧身。

---------------------------

如露珠飘落、亦同露珠消而逝、即为吾身矣。

—————————————————————————————————————————

感觉扩一下能写出倒数一百秒的感觉,但是我懒( ̄▽ ̄)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