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神经病和精神病乍一听好像也没有什么差别》1⃣️

没错,我又开了个坑。私设刀剑发色眸色正常。ooc。数字请参照百度百科(话说那个是刀账号吗。想到谁写谁。

就是写着玩的,坑不坑看运气吧orz
——————————————————————————————————————————————

NO.003
着及其古旧的繁复狩衣的男人跪坐在医院及其简朴的铁架床上,笑眯眯的向我这边看来。 尽管没什么必要,但我还是习惯性将贴在他床尾的编号与我手中的文件夹对照了一下。

手指不经意间触上了铁夹,冷的和这间房间一样。

他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是在等着我每天的例行提问。

“名字。”疑问句硬生生的被我咬成肯定句。

“三日月宗近。”他毫不迟疑地回答。“天下五剑...”

“够了。”我叹了口气,忽然感觉自己的声音淡漠冷硬的像是要冻结空气。我皱皱眉,习惯性忽视掉那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压迫感。他随即停下说话,并没有生气,反而目光中带了些包容,像是在看要不到糖而闹别扭的幼稚的小孩子一样。

嘛,按一把诞生于平安时代的刀来讲,他也的确是老爷爷了。

我走上前去,伸手正了一下他头上佩带的奇异发饰。他微笑着回望我,眸子深邃的像是海一样。

突然觉得那眼眸中曾经倒映过阴历八月初三的月亮。

尽管总是哈哈哈的笑着,但是总觉得003号身上有种气势,懔厉的仿佛像是出鞘的刀,待在这个偏远的医院里,无疑是一种浪费。

但我又没法做任何事情,虽然说出来很残酷但这就是事实。

“抱歉。”我低低的说了一句,不管是为了我刚才贸然的打断还是因为我不应有的愧疚感。总之让患者心情舒畅有助于病情好转,为了做到这一点,我甚至要每天早起半个小时帮他穿那件在我看上去及其古怪的衣裳。

每天重复的对话让我心情极度烦躁。

“哈哈哈,没关系的。”他倒是爽快的接受了我并没有多大歉意的道歉。

我一如既往的指了指用导线挂着,吊在墙上的遥控器“有事,按那个叫我。”然后掉头向门外走去。

走出门口,我转身去关门,透过监狱一样的铁栏杆看去,003号依旧教养良好的坐着,脸上笑容不变。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男人美的就跟画一样,但是,能通过偶尔来探望的他的家人来看,这个人又或者是这些人...

“都不简单啊...”这是我今天的第二次叹气,算了,这其中又不是我能管的。咔哒一声将门锁死,我走去另一个病房。

今天依旧是枯燥而无味的。

—————————————————————————————————————————————————————————

谁没中二过...

评论 ( 20 )
热度 ( 80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