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刀剑only博物馆2⃣️

ooc#要坑系列#
—————————————————————————————————————————
少女搬着一箱方便面,一箱饮用水,有些迟疑的站在博物馆门口。


博物馆的门大开着,她颤巍巍的掏出一沓黄纸。「附在刀上的,是死去的怨灵吗。」她这样想到。


「这样的超自然事件报警的话会被当成神经病的吧,况且我还签了合同。我还没什么朋友,也不能找人来陪陪我,为了那点工资,我也豁出去了。」


少女试探着迈进一步,然后紧张的停住,向博物馆内部看去,感觉身体的肌肉紧绷的有些颤抖。


你说什么?才不是因为她害怕了呢!


“好像没什么...?”半响,没有回应。“也是。”少女放松的甩甩手,向博物馆里面走去“怨灵的话现在应该四处游逛,来祸害更多的...”


她弯腰,去捡昨天失手扔到一边的打粉棒,余光瞥到了门口的紫色衣角,自言自语的她立马就禁了音。


少女一动也不敢动,只能在脑内尖叫「啊啊啊啊那东西怎么还在啊啊啊我的天啊它还蹲在门口,啊啊啊我说刚才我怎么没看到,不不不现在应该考虑怎么出去的问题吧!啊啊啊它还睡着了!」


诶...?睡着了?


少女颇为不解的眨眨眼,立马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她开始慢慢的,慢慢地向门口移。


要出去必须经过正靠在门口的长谷部,越靠近,少女感觉到自己的心率就越快,因为这个必要的原因,少女得以近距离观察他。


完全就是一个正常人的样子,唔,发色稍微有点浅,大概有...一米八,啧,脸长得还真不错,嗯?瞳色是紫色的,好漂亮的样子....啊啊啊啊它已经醒了吗。


她把手上的纸往长谷部怀里一塞,不假思索的向博物馆内部退去。


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不要让他靠近着一个信念。「我想活下去,要活下去。」她手忙脚乱的掏出钥匙,想要打开离她最近的展柜。「要找一个尖一点的东西...」,终是打开了,少女双手迫不及待握住那柄长刀,背靠展台“滚,离我远点!”


听到少女命令似的话语,他有些手足无措,愣愣的收拾了一下身上的纸后,顺从的后退,最终在墙边找了个地方蹲下,只是悄悄抬头,向她那边看去。


“啊...有用。”这把刀本身对毫无肌肉的她有些沉重,再加上惊吓与紧张,她几乎要握不住了。


「但是它的注意力好像不再自己身上?」少女沿着长谷部的目光缓慢的像身侧看去。


“我是山姥切国广。……怎么了你那眼神。难道是在意我是仿造的吗?”


她想要尖叫,喉咙收紧了一下却已然无法发出声音。手上的刀再也拿不稳了,掉落,与博物馆的冰冷瓷砖接触,发出清脆的一声。


拥有着耀眼的金色发色的切国目光随着刀落而神色一暗,当少女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他只是将自己披的床单向下使劲拉了一下,盖住自己大部分脸,向墙角走去。


他声音低沉“果然,因为我是仿品吗。”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长谷部附近的墙角,长谷部看了看他,因为切国过于阴暗的某种气场,他不由得往旁边挪了挪,切国变的更失落了。


「Σ( ̄。 ̄ノ)ノ这俩怎么还挺萌的...等等,我在想什么,赶紧跑啊。」少女再次向着门口冲刺。

—————————————————————————————————————————



评论 ( 20 )
热度 ( 123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