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情人节贺文

今天是情人节啊...那么就来写篇文吧

第一次写光忠,ooc注意
—————————————————————————————————————
少女一如既往的悄悄摸进厨房,向光忠撒娇来换来被长谷部严格控制的甜点。


其实,趁老年组喝茶的时候,也可以要来团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少女像是着了魔一般就喜欢看到光忠在她撒娇是略微难为情的脸,和最终应求她时无奈却包容的微笑。


今天也是这样。


偷偷拉开纸门,少女探头看去,果然看到了那熟悉的的穿着黑白西装的背影。



她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坏心眼的一把抱住对方的腰。“哎呦,光忠的腰有这—么细。”



光忠没有阻拦,只是轻叹了下,然后正了正自己的眼罩。



在听见对方有些无奈的叹息时,少女反倒是把脸颊贴上了他的后背。



感觉的到光忠的后背有一瞬间的僵硬,她更加不依不饶的隔着衣料蹭了起来“甜点,我要甜点嘛。”蹭了几下,少女偏头到他的身侧,去看他在做什么。



“好啦好啦,今天是主上现世的情人节,我在做巧克力给你吃。”光忠转过头,轻笑着看着少女的发顶。



她像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抬头看去,正对上光忠闪烁着的金眸。“诶,是情人节吗。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轻声嘟囔了一下也不追究。



突然,少女正色道:“光忠,你真的知道情人节送女孩子巧克力的含义吗。”



“嗯?”他侧过头,还在笑着,未被眼罩遮挡住的那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哎呀...总之巧克力的话还是由女孩子来做比较好。”她放下手,挤到光忠身边。“我可只做你一人份的哦,别告诉别人,光忠。”



他让开了一点,笑眯眯的看着少女有些费力的拿着厨房用刀,一点点切碎他买来的巧克力块。



“呀...”大概是被光忠娇惯的太久没用过刀的缘故,少女纤细的指尖不小心被峰利的金属划过,一滴血珠从皮肤上浅浅的刀痕上滑落。



少女有些吃痛的低呼,很快意识到光忠在身边,便往身后藏。



光忠眼疾手快的把住少女的小臂,轻声细语的说到:“切到手了是吧...来,给我看看。”



少女撇了撇嘴:“只是划破了而已,况且,比起你们在战场上的伤...”



“那怎么一样呢。”光忠又好气又好笑“我们可是刀剑啊,而且手入就能回复。女孩子要是留下疤痕了,那可就不好看了哦。”



她咬了咬下唇,犹犹豫豫的伸出手:“没事的,真没...唔?”



光忠托起她的手,微微弯下腰,含住了她受伤的手指。



只感到一阵濡滑的湿意包裹住了指尖,更要命的是能感觉到他的舌尖舔砥着那道伤口,带来了微弱的疼痛感。她红着脸,手指有些不受控制的弯曲,只看见他的唇微闭,指尖被允吸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当她想要抽回手时,光忠却放过了她,他直起身,琥珀色的眸子中的温柔几乎要溺毙她,他开口说到:“怎么会不知道情人节送巧克力的含义呢。”



光忠转身,拿过放在桌面上的刀,继续着少女未完成的活计。“告白的话,由男方来说比较帅气哦。”



“是、是吗。”少女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只余脸上的温度在不断上升。



“啊,对了。”他停下手里的活,侧过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带上了些狡黠:“刚才那也是治疗的一种,学会了吗。”



“是...是。”



“只能对我用哦。”



“我、我知道啦。”



“那么,现在,我咬到舌头了,可怎么办呢?”



————————————————————————————————————
把索吻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我也是够了...

情节有点老套了,切菜必划手什么的(´゚ω゚`)
—————————————————————————————————————
附个彩蛋
长谷部:烛台切,我觉得好像对主上的零食控制有些严重了。

光忠: 嘛,女孩子少吃点零食也好,你可不希望主上不好好吃正餐吧。

长谷部:嗯,是这样吗...

总之是双向暗恋终成正果。婶婶本来就是暗恋,但是怕光忠不喜欢她连好朋友都做不成,所以不告白,只给光忠做巧克力却不告诉他送巧克力的含义也是这个原因。光忠也是暗恋,正眼罩也是因为要在喜欢的人面前保持帅气(我私底下认为眼罩下是烧伤),其实让长谷部控制婶婶的甜点量就是希望能增加两人相处的时间,会紧张是因为是喜欢的人嘛,怕把持不住(?),后来也察觉到了婶婶的心意。

别问我为什么写短篇都要埋伏笔。【doge















评论 ( 13 )
热度 ( 98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