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一个黑暗本丸是怎么养成的(误)

今天的我,依旧是没写完作业呢【doge

请把我之前说的写完作业就更文看作打脸【啪啪啪

都说了是啪啪啪而不是啪♂啪♂啪♂!

是的,我污

但是文是纯洁的

—————————————————————————————————————————

“papa!”

“嗯!...主,您好歹也是女孩子,能稍微有点矜持吗?可以换个称呼吗?”

“喔,好吧...爹!”

“嗯!....艹。”

(不乐意被叫做类似于父亲的称号但是会下意识的回应而变的有些崩坏的石切丸)
----------------

“光忠(星星眼)!你做饭怎么能这么好吃!”


“诶...哈哈,喜欢就好。”


“恩恩(埋头吃)(伸手),妈,再给我盛一碗。”


“哦(接过)。”


(意外的非常和谐)(其实两人都没有发现出了什么错)(剩下吃饭的刀剑们看的目瞪口呆.jpg)

----------------

“俱利酱~"

“......”

“俱利酱~”


“好好叫我的名字可以吗!”


“啊,是啊,我也觉得这只猫的毛色挺不错的。俱利酱~”

“....."

(完全是鸡同鸭讲)(好像俱•利•酱•的脸更黑了)(还有,请务必注意那个也字)

------------------

“噢噢噢,小狐狸你的毛好顺啊。”


“救、救命啊,鸣狐救救我。”


“......”(您喜欢呆在我的旁边我真的是非常开心,但是,您倒是看看我啊!看我啊!我啊!啊!)


(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鸣狐)(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审神者)(以及半死不活的小狐狸)(这样真的好吗,好歹那是你的官方发言人啊鸣狐。)

----------------

“呜呜呜,为什么主上看见小狐都是绕着走,却和鸣狐那么亲近呜呜呜呜呜。”(挠墙)

“哈哈哈。”

(连和主上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的小狐丸只能向三日月诉苦)(三日月个人表示喜闻乐见)(即使是摇着尾巴软蓬蓬的萨摩,但是突然扑上来示好,那诺大的体型还是会让女孩子有些吃不消)(但是小狐丸完全没有意识到呢)

----------------

“哈哈哈,今晚的月色真好啊。”


“是啊...什么时候可以吃月饼啊。”


“主,月饼重要还是我重要?”


“废话,当然是月饼,即使是五仁馅的都比你重要。”


(救命,有个吃货主殿怎么办,在线等,急!!)

------------------

“主,我...”

“够了,你能蹲下来再说话好吗?”

(往往在太郎/次郎正在准备蹲的时候,审神者就被其他人叫走了)(急寻长刀快速磨短的方法)

-----------------

“嘿嘿嘿,这下一定会吓到你啦。"(拉开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连滚带爬逃走)

“阿勒...?(摘下面具)鹤丸比想象中的容易收到惊吓呢。”(淡定脸)

(主上比擅长惊吓的自己还擅长惊吓这还真是吓到我了)(以上来自鹤•被惊吓•炸毛•丸客户端)

----------------

“嗯...不错不错。”(自言自语)

(开门声)

“来来来,清光,次郎,乱酱,看看我用新找到的红颜料画的画怎么样!”

“好、好。”(齐声)(吐血)

(啊啊啊我的指甲油!)(啊啊啊我的胭脂!)(啊啊啊我的口红!)

-------------
“我,就是我。”(拿到誉了)

“不一样的烟火...?”

(被被,卒)(百度百科上切国拿到誉的语音,这满满的槽点)

-------------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

“噢,你能把你肩上的那块抹布借我吗,地板有点脏了。”

“....好。”

(之后藤四郎们默默围观捧着自己披风哭的兄长)(这...真的是我哥吗)(好丢人...)
















评论 ( 25 )
热度 ( 249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