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刀剑only博物馆4⃣️

让开,我要开始扯淡了。【doge
 
 
 
总之,这一章我把世界线都交代完了。———————————————————————— 
 
 
乱兴致冲冲的冲到一个展柜上,手掌紧紧贴着玻璃柜,毫不在意的拉起裙角,抹去其上的浮尘。 
 
 
烟灰腾起,在微弱的阳光下模糊了视野。 
 
 
少女颇为紧张的瞥了一眼长谷部和切国,拉下了他的裙子。随即轻叹了一声,在乱期待的目光中,寻找着打开这个展柜的钥匙。 


 
从刀鞘来看,的确是做工精美的一把太刀。 


 
 
艳红的底色上点点黄漆。「这位兄长,会是什么样子呢。」少女偏着头看向乱,他脸上也带上了些郑重,一种违和感从乱仍然稚嫩的面庞中散发出。 
 
 
 
少女回想了下这两天的经历,双手尝试着托起这对她来说过于沉重的刀。 
 
 
空旷的博物馆中,突如其来的温润的青年声音显得有些突兀。“我是一期一振....弟弟?”他伸手接过刀,置于腰间。很快,一期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乱身上,自我介绍被从中截断,他略微惊讶又带着一丝惊喜的看着乱。 
 
 
“是呦,一期哥,我是乱。”乱仰着头看着哥哥,嘴角划出一抹漂亮的弧度。 
 
 
青年低下头,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随机了然地笑了。他转过头,对少女礼节性的点点头。 

 
 
“抱歉,失礼了。”他环顾四周,目光徘徊在积了薄灰的展柜,轻微皱了下眉。一期白手套撑在玻璃柜上,颇具压迫性的弯腰,对上了少女有些躲闪的神色。 
 

 
“那么...主,您就只是让我的弟弟待在这种地方吗。”反问句的语气硬生生的压成肯定句,但是语气效果不减反增。 
 
 
Excuse me?说好的温柔欧尼酱呢? 
 
 
少女干巴巴的笑了一下,毅然决定把这个锅背在她一面都没见过的上司身上,“嗯...这个是...”推辞的话语还并未出口,就被强行插入两人之间的刀打断。 
 
 
 
 

 
少女盯着横在她鼻梁前的长刀,颤巍巍的顺着刀锋看向持刀的男子。 
 
 
长谷部单手握着自己,目光凌厉。“一期一振,不许对主无礼。”一期平淡的看向长谷部,站直了身体,食指与拇指紧捏这朝向自己脖颈的刀刃。“刀剑的使命即是在战场上被使用,而不是供于展览、我并没有说错什么。还有...”他另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本体,“想要切磋的话,一期一振奉陪到底。” 
 
 
“一期哥...”肩上感受到了披风被拉扯的轻微下坠感,乱开口道:“她不是知情人。” 
 

天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体空调?她伸手抹了一下并不存在的冷汗,然后拍了拍长谷部的手背,“额...先把刀放下,一切都好说啊。” 
 
 
长谷部藤紫的眸子略微停留在少女的手指上,然后毫不犹豫的抽刀回鞘。一期闻言也松开了握刀的手,他深深的看了少女一眼,沉吟半响,这才开口讲到:“我们,是刀剑上的附丧神。不必太过惊讶,不过是最低等级的一种神灵罢了,被您的灵力灌注而显现。” 
 
 
少女眨了眨眼睛:“就这样...?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有为什么有灵力?还有...” 
 
 
一期耐心的听完少女的所有发问,这才回答到:“抱歉,我的记忆有所缺失。”他皱了皱眉,喃喃自语:“是因为...再刃的缘故吗。” 
 

 
“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我也莫名的缺失了近代的记忆。”躲在角落的金发青年难得的开了口,不过他很快补充道:“这不过是仿品的意见,请不要在意。” 
 
 
乱将双手背在身后,接到:“的确呢,所以我才想问问一期哥。你呢?”他看向长谷部,对方也犹豫着点了点头。 


 
 
“跨位面的记忆会消除,既然来到了现世,另一个位面的记忆就会消失。”一个声音突然的插入到他们的对话当中,众人沿声源处看去,正是几天前与少女签定合同的那只狐狸。 

 
它悠然自得的晃晃尾巴:“介绍一下,我是时之政府的式神,狐之助——之前的招聘海报也是时之政府发布的。” 
 
 
狐狸轻巧的越上展台,悠悠道“本来只是招聘一个略有灵力的人来养护本灵大人,没想到竟然将其召唤出来了。嘛,也不是个坏事。有关联的附丧神可以互相感应到,那么,就拜托你去寻找其余流落在外的附丧神大人,并说服他们来参加与历史修正主义者与检非违使的战斗。” 
 
 
卧槽,这仿佛《魔法少女小X》一样的设定,这个世界真是太玄幻了。 
 
 
少女不假思索地回答:“为什么是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担任不了这样的工作。别跟我说拯救世界这样的东西,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啊。”她回头看向乱:“而且你们就让还这么小的女孩子上战场?” 

 
“主。”乱叹息般的说了一声:“我们付丧神的年龄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而且,乱是男孩子,就要尽到男子汉的责任与义务。” 

 
狐狸仿佛没有看到这小插曲一样继续自顾自的说着:“政府现在正在招聘审神者。”它抬头看了一眼少女:“但是你的灵力过于薄弱,灵力是消耗品,即使会缓慢增长,也只能供给几位刀剑男士。”他在少女疑惑的目光中继续说着:“历史的改变也关乎到你的自身,如果历史被篡改,你可能就此消失,而关于你记忆会从所有人的脑海中抹去,你活了几十年,却连一丝一毫你曾存在过的证据都不会留存。期待着被别人拯救还不如自己马上动身,说服一位附丧神就是为你自己的存活增加可能性。” 
 
 
少女的神色中显露出一丝动摇。狐狸转身,向门口走去:“我也是为你好。”声音从拐角处消失。 
 
 
“我只不过是想找个工作而已啊。”少女感觉浑身无力,将要瘫软在地上的时候,长谷部贴心的扶了她一下,她神色复杂的看向长谷部,伸手推开了他:“改变历史对我来说的后果就是我有可能消失是吧,然后我的存在就会被抹去。反正我都死了,存不存在和我相关的记忆又有何干。” 
 
 
长谷部有些低落的看着自己被推开的手,缓慢地说道:“只要是主的意愿...”
 

 
切国蹲在墙角,声音透过布料显得有些闷闷的:“反正我只是仿品而已。” 
 
 


“因为历史被改变吗...我知道了,那么应该是我在加入时之政府之前选择了修正主义者。”乱没有表达他的意见,而是微笑着,伸出了一直藏在身后的手,那双手已经变得透明了。他仿佛嗔怪般的看向狐之助离开的地方:“真是的,政府怎么想的,怎么能让一个女孩子东跑西颠的去完成难度这么大的任务...”一期伸手,目光心疼的要揽住他的肩,手臂却从他的身体里穿过。 
 
 
乱转头看向他:“哥哥,再见了。”一期虚虚的环抱住乱的身体,弯腰,仿佛一个真正的王子一样轻轻的吻了下乱的浅橙色的发顶。 

 
乱仰头,看向少女:“主...再见了。虽然相处的时间特别短,但我多想记住这些啊。”他吸了吸鼻子,碧蓝的眼眸湿漉漉的。他开口,声音带上了哭腔:“我要回去了,关于这里的记忆也会不复存在吧。说好了要给我买金平糖的。我、我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乱的身体越来越淡,最终,连影子都消失了。 
 
 
一期保持这那个姿势,良久,他抬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主,这的确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无伦您的意愿如何,我都会接受。” 
 
 
他轻轻的将少女推出博物馆,对她说到:“我们...不会在出现在您的眼前了。根据狐之助的话,您以后也不必担心再显现出附丧神了。但是,这座博物馆您还要营业,对吧。那么,请允许我们替您清理好,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了。”他毫无留恋的转身,走回博物馆,半披风附在那挺拔的身姿上,随风微微颤抖。 
 
 
少女默默的看着,没有发话,没有阻拦。她在裤兜里摸了摸,翻出一元硬币。「如果是字面朝上,我就接受事实。」 

 
少女将硬币抛向空中,盯着闪烁着银光的那点,她也说不清出自己心里的想法,那丝犹豫,是逃避还是接受? 
 
硬币稳稳的落在掌心。 

 
是花面。 

 
少女有那么一瞬间慌了神:“再扔一次,就再扔一...” 
 

“啊,我知道了。”少女的神色忽然镇定下来,她收回硬币,跟上青年故意放慢的脚步。 
 
当她想重抛一次硬币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刀剑only博物馆,明天,正式营业。 
 
 

——————

把这章看做完结章也挺不错的





评论 ( 20 )
热度 ( 83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