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约定

偶尔也想写写老梗 
短ooc
—————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哦”少女转过身看向他,细碎的阳光轻柔的穿过她的发丝。她笑面灿烂,两人的小指相勾。 
 
——— 
 
鹤看着少女与别人谈笑后,转身走进了房间,他也跟着少女趋步趋移。 
 
她现在就是他存在的唯一意义。 
 
少女从角落里翻出一把模型刀,抱膝坐了下去。她后背紧贴这空白的墙面,好像那片冰冷能给予她庇护似的。 
 
少女一改之前明媚的模样,她双手紧握着白色极有金属光泽的刀鞘。尽管低着头,捂住双唇,但少女却仍然抑制不住低低的啜泣声。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人欺负她了吗? 
 
鹤的指尖条件反射的触上了腰际那把白金的太刀,却愣了半响。 
 
是啊,自己已经不存在了。 
 
——至少是在她的世界里的确是这样。 
 
少女的双腿蜷缩着,声音微弱,带着一丝哭腔:“鹤啊,他们、他们都说你是我妄想出来的...这是,真的吗...?” 
 
少女的目光带着疑惑与迷茫,投向窗外的一小片天空。 
 
天色灰蒙蒙的。 
 
良久,少女收回目光,嘴唇缓慢的贴上刀柄,仿佛在亲吻她挚爱的人。 
 
“怎么会呢,鹤啊...我们可是有约定的。”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少女笑了,有什么液体却止不住地从眼角滑落,摔碎在地板上。 
 
鹤手指颤抖,触向少女的脸颊,手忙脚乱的想要擦去她的眼泪。 
 
本应感触到的温度却被无法捉摸的空气所代替。 
 
他,鹤丸国永刃生中经历过无数事物。 
 
无论是作为刀剑在战场上剥夺与杀戮,还是作为陪葬品与尸骸埋葬在孤独寂寥的地底然后被盗墓者挖出,颠沛流离。 
 
但是,他从没有过如同现在一样的感触。 
 
心脏像是被什么攥住了,腹腔之内沉甸甸的好像是被硬灌下了铅水。 
 
鹤的羽翼被紧缚住了。 
 
“别哭...别哭啊。” 
 
眼泪从他已经变的透明的掌心中穿过。 
 
他和她都遵守着约定。 
 
少女攥着那把仿刀,回忆着那人璨金的眸子。鹤靠在少女的身边,徒劳的尝试擦拭她的眼泪。

评论 ( 8 )
热度 ( 61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