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洗衣服染色这件事

烛台切还没来的时候,把鹤的衣服和国俊的一起扔到了洗衣机。


鹤的拇指和食指捏起自己外套的一角,看向少女的方向扬了扬眉。


“咳、咳...”少女清了清嗓子,目光不自然的投向角落:“.对不起啦。”


鹤松开手,走向她,衣服掉落在他的身后,在木盆上发出一声轻响。


“没关系,这可是个完美的大惊吓呀。”鹤凑的极近,少女屏着呼吸目光游离。


“看着我。”鹤的声线很稳。


少女乖顺的仰着头,正好撞进了他带着笑意的目光中。


鹤开口,眸子眯成了弯月。“就这么喜欢看见鹤染成红色吗?”


少女张口,好想要辩解什么。鹤在这时手指摸上了她的腰,顺着她微张的唇吻了上去,毫不费力的侵入。


两人的唇分开时,鹤接住有些瘫软的少女,她靠在鹤的怀里,仰着头,语气中满满都是小女人撒娇。:“你干什么啊..”


鹤的璨金眸子中带上了水汽,显得有些湿润。他轻笑,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看,红色。”鹤的声音中还带了略微的一点喘息声。“鹤只为了你染上红色哦。”


他亲吻着少女的发顶,“就连在战场上,也是为了你而战斗。”


少女底下头却仍然掩饰不住脸颊的颜色:“明明是粉色嘛。”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


——————

啧,衣服染个色都能打上啵


手机打字一句话一个自然段算了我懒得改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34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