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我的老师们的故事

ooc

 
 
 

——————————————


1⃣️历史老师一期

 

前几天上课,正好讲到日本维新变法,不知道怎么回事,话题就扯到了大阪城上。 

 

结果老师讲着讲着。


——他居然哭了。

😂


你能想到一个大男人一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还不停絮絮叨叨的跟你拉家常吗😂。

 

老师你别哭了,老师你要是再哭,隔壁班几个粟田口家的值周生好找个理由给我们班扣分了😂。


 
 

2⃣️语文老师三日月

 

我听着他的脚步声堪堪停止在我的桌子旁,我低着头,用余光瞥见他弯下了腰,稍长的发尾顺着动作的幅度略微贴和着老师的脸颊。

 

“同学...”他一只手撑在我的垫板上,另一只手的食指指腹在我还来不及收起的卷子上点了点。

卷子窸窣作响。


他向我抿了抿嘴,眉眼如画。大概是离的过近,且他有意弯腰与我平视,我甚至能从他澄澈的眸子中读出一丝笑意。

“同学。”他见我走神,又叫了我一声。三日月老师的声音黏乎乎的,带一点尾音,却意外的没有拖沓的感觉。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发觉到他的语气中不经意的就会包含着略微挑逗的意味。 

 
 “啊...是,老师。”我这才会过神,在他含笑的目光的注视下,我不禁有些慌乱。


他好像没有在意我的小动作,只是朝我笑了笑,用他平常的语调—不慌不忙—说到。

 

“你这个字迹啊,真是...阴气很重。

 

“哎、哎...”没等我反应上来,隔壁班路过的莺丸老师悠悠的补了一句。

“鬼画符。”


卧槽我的心这个痛。



 

物理老师石切丸


石切丸老师是公认的平易近人,可惜就是有点慢。


还记得我上次和隔壁的光忠结伴去买菜,还看见石切丸老师牵着他家萨摩小狐丸遛。

 

小狐丸满那撒欢,那架势,真不是人遛狗,那叫狗遛人。


咳咳扯远了。


有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是我们化学老师鹤丸做实验的时候大喊一声巴拉拉能量的时候,石切丸老师会特别严肃的纠正说看我们现在祛除了污秽。

这个神棍属性。😂


 
 
4⃣️化学老师鹤丸

 

偶尔会被鹤丸老师叫去办公室


老师把卷子扔到桌子上,眉头微蹙。

鹤丸老师乐意开玩笑,相处起来是非常轻松的,但要是他真的严肃起来板起脸,气氛真是沉重的我大气不敢出。

“你看看你考的这点分。”他说。


“你是不是想飞上天。”他接着说。

 

“和太阳肩并肩...?”我说。

我就看见老师忽的偏过了头,脖颈间的金色的项链随着他的肩轻轻颤抖。


好像有丝轻笑溢出谁的唇边,他憋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回去吧啊。”他朝我摆摆手,然后没心没肺的跟一边的体育老师大俱利说了什么。

我退出办公室的时候正看见俱利老师一本书拍他身上。

 
 

—————————

我家的鹤好像画风太过正经。

 

嗯反正是我家的





评论 ( 48 )
热度 ( 367 )
  1. 左丘晓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转载了此文字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