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自家审神者有病那些事

ooc

请不要喝水

_______________
初锻刀是大俱利。

那时候自己完全是个新手,兴冲冲的从刀匠手里接过还热乎的刀剑。

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也没有出现自己臆想了许久的大变活人。

“灵力...注入灵力啊主。”初始刀的表情非常精彩。

“啊、哦哦。”我恍然大悟,手忙脚乱的开始运用灵力。

好像有丝丝暖意从身体各处向我的手心汇聚,手掌贴上了那冰冷兵器的一刹那,樱花雨散落,飘飘洒洒。

那一片唯美梦幻的粉红中,面前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宽厚的有力的....

后背??!!

不可抗力,我顺着樱花飘落的弧度向下看。

等等,那是...裙子吗?

啊啊啊啊姑娘抱歉,虽然你威武雄壮我也不能把你说成套马的汉子啊(。

同样的不可抗力...好吧我承认其实是那天的风儿有点喧嚣而我又忘了关门。

哎呦我就看对方那个颇有异族风情的小裙子晃啊晃,我心里头呼的腾起了一种名为“掀裙子”的欲望。

事实上我也的确这么做了。

大家都是女孩子嘛况且人家还穿着裤子。

“我是大俱...哎你干什么呢。”

事实告诉我们,刀化作附丧神时,也是分正反面的。

_________

听我讲完,一期扶額,深深叹息:“所以说这个毛病已经没救了吗。”

“是啊是啊”我殷勤的点点头,将他侧肩的披风理了理,然后毫不留情的窝成一团攥在手里。

“又来了吗...”

“升国旗,奏国歌,齐唱国歌,全体敬礼。”我热情澎湃的喊了出来,随即手上披风一扬。

后来一期说要根光忠借熨斗。

__________

拼图拼完发现少了一块,郁闷至极的强迫症患者闷闷不乐的拉开门正巧看见长谷部。

我摸摸下巴,嘿嘿一笑。

“哎哎哎。”我向他挥了挥手“对,找你呢,过来。”

长谷部乐颠颠的小步跑过来。

我食指在半空中画了个圆,开口道:“你转一个圈。”

长谷部一愣,估计连他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就已经转了个圈。我看着他教父圣带一样的武装在空中完美的旋转,尽管他已经停下了,但是武装仍因为惯性在他身上轻轻绕了一下,然后以一个漂亮的弧度下落,整个过程非常流畅。

我捂住胸口,在心里呐喊“我的天哪好治愈。”

长谷部看着我的样子若有所思,然后在原地转了起来。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我愣愣的看着,随即意识到什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呼救。

“来人啊!!!长谷部他飞起来了!!!”

_________
长谷部的mmd服装的物理总是能非常治愈

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事实上这个问题在入坑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但是后来就被我忽视了,现在又想起来了。

刀剑乱舞,是不是只有刀没有剑啊

评论 ( 32 )
热度 ( 179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