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论亲情

主线粟田口亲情,暗线刀婶
没有对象的我准备把521跟我家人说一遍 
什么都不懂的一期非常好玩(。
粟田口是天使 
好像有一期是兔子的说法 
oocoocoocoocooc
前婶婶视角,后一期视角 
刀剑乱舞台词改动注意   
------------------------------------ 
“我是一期一振。” 面前的青年右手手指轻触左胸,谦逊的低头行礼。 

少女小小的雀跃一下,祝贺般轻快的拍了拍手,显然是对这把太刀知悉已久。

“欢迎欢迎,你的弟弟们还有小叔叔等了你很久呢。” 

“我的...”一期略微一愣,随即了然的笑笑:“啊,是的,的确是同属刀派的,这样称作的确是非常形象的。”他抬起手,将手心手背翻来覆去,仔细的观察自己所戴的白手套,神色中带了些孩子样的好奇。

“---就我们这副人身来看的话。”他这样说着。 “主。” 少女听着他温润好听的声音,心里多了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

并不是对青年俊俏容貌的粉红妄想,少女抿了抿嘴。 他缺少了... 对,就是那种被称为“人情味”的东西。

她闭上眼睛,脑海里一边边回想起她听到的一句句的“一期哥”。 

“啊,一期哥什么时候会来啊。” 

“要是一期哥也在就好了。” 

粟田口家的刀很贴心的从没在她的面前直接提起,但是,她听到的说漏嘴的也不少。 

相比之下,少女只觉得面前真的是一把刀。 

一把货真价实,溅过血的刀。 

尽管他现在放下手,朝着她温和的笑。

“请随我来。”会有这种想法也是她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她不自觉的站的直了些。 



窗户大开着,窗外永不变的樱花飞舞,随风飘入室内。她忍不住去伸手接那些粉红色,晃晃悠悠的小精灵。

一期看着她略显幼稚的动作,默不作声。 

“呃,那个...”少女总算是意识到了身边还有个人,并且目睹了自己刚才傻乎乎的举动,不由得虚握手指,抵在唇边偏过了头。 余光中注意到一期注视她良久,然后,伸手与她做了相同的举动。 

一期转身,面向窗户透过的阳光,风吹动他的披风与水蓝的发丝,随着樱花瓣的旋律舞动。 

花瓣乖顺的伏在他的手心,他颇为小心的迈出一步,连同微微扬仰起头,好像屏住了呼吸,生怕一丝丝气流就带走了手上娇嫩轻盈的小东西。 

“您,喜欢吗...?”他看着少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眼神有些黯淡。 

他只是站在那里,托着一片花瓣。  

见少女迟迟没有回应,他重新垂下手。 

“抱歉呐,因为以前的记忆已经模糊了,所以...对一些事情不大清楚了。” 

他低着头,稍长的刘海遮住他眼底的神色:“抱歉,非常抱歉...我不清楚我做错了什么。”

“...请不要讨厌我。”     

突如其来的一个全新的环境,从被使用者变成了持有者,尽管作为拥有了人身的附丧神,身上作为刀的特性也不能一瞬间消失殆尽。 

他已经非常努力的去做一个“人”。 

“啊,不是得不是的。”意识到这对他来说已经非常勉强的少女连忙摆手:“按道理,也应该是我道歉。”

她快步上前,一期顺着披风被牵扯的方向看去,少女黑色,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眸子里映着他的身影。

“嗯,嗯...因为你家人天天念叨你,你却只是这个反应,啊,不过这个确实是不怪你,亲情啊这类东西的确是很难理解。”少女费力的绞尽脑汁,语无伦次都得的试图缓解一下尴尬的局面。

门砰的一生被推开短刀们非常应景的出现,大概是因为气息到底是相熟的,一期将要触上刀柄的手堪堪停在半空,改为摸了摸怀里孩子的发顶。  “一期哥~一期哥~”红发的男孩子撒娇的在他的绶带上蹭了蹭然后转身扑到少女怀里。 

只见药研悠悠的出现。 “啊,一期哥,欢迎回来。”

不是“好久不见”,是“欢迎回来”。 

短刀及时救场使少女松了口气,弯腰刚抱起窝在一期裤腿边的一只小老虎,又有不知道从哪来的另一只趴了上去。

白色细软卷发的小孩子怯怯得从药研身边探出头,声音软软的的正如同小猫呜咽。 

“老、老虎们也很喜欢一期哥呢。”

后藤笑的灿烂:“一期哥,我是不是长高了。” 鲶尾从门口迈入,哥俩好的搂着少女的肩,“嘿,一期哥,主对我们可好了,真的哦。” “嗯嗯。”秋田使劲点头:“所以一期哥要努力吧主变成粟田口家的一员。”厚一知半解的点点头。

“公平竞争吗一期哥。”乱笑的别有深意 

骨喰站在门口,最终被平野和前田两人拉了进来,犹豫着有些迷茫的叫了声一期哥。鸣狐鼓励般拍了拍他的肩。

心底,被柔软的东西填满了。它甚至比依稀记得的那场大火要炽热,却奇异的感受不到一丝疼痛。 

------------------------------------------------------

 婶婶这种反应很正常,她真的把刀当作家人看待。 

把附丧神当作人...这是个好现象,但不一定正确。 

以上客观观点(也有可能是时之政府观点?) 

主观来看,可能也会保抱有这样的想法,但毕竟活生生的出现在了眼前,会生气会笑,每天的相处,内心里总会有被触动的地方。 

当然,刀剑显现与人类以一种对他们来说意想不到的方式接触,也会有改变的地方。 

自我认为每个本丸的刀剑性格不同,而原因是因为审神者的个性不同,后天因素影响。 

对有耐心看到这里的对读者们说一声非常感谢

评论 ( 7 )
热度 ( 123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