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我在写什么玩意儿???

灵力,供给刀剑附丧神显形。  

灵力,消耗品。  

审神者,容器。  

灵力耗尽,刀剑绝对忠诚不会另择他主,除了刀解,只有一条路可走 。  

堕暗。  

一旦开始,无法终止。

狐之助,式神。 完美的介媒。

以自身为刃,便可以将灵力传导至容器。

审神者,工具。

耗尽灵力的审神者,便是无用的工具。

灵力,上瘾的药品。

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谁都有可能。

昔日被填塞的满满当当的地方,如今空空如也。

现世的时空门已经半掩。

是对刀剑乱舞的世界的留恋, 还是已经无路可走,无路可退。

持狐之刃,以自身容纳堕暗刀剑昏秽灵力,堕暗附丧神解脱的唯一途径。

附丧神完全相同的容貌,难以辨别。

他是否就是你曾经的刀剑。

感觉倒数第三句写得像广告词

有些地方意外的押韵

堕暗真的能回溯至未来吗?那完了,刀剑肯定第一时间回去然后阻止过去的自己与审神者相遇吧..

一开始我一直挺纠结的
历史溯行军的出现本身就是历史的一部分吧,改变历史也是历史啊
后来想通了
改变改变历史,也是历史的一部分吧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一脸懵逼

备考复习,断更。

等我。

评论
热度 ( 2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