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论爱情

又给我屏蔽了

鹤婶车

加长的

怎么,又搬回来了。”语气中满是不耐。对方一手揉了揉太阳穴,另一只手摸索着拉开柜子,把鹤的枕头扔给他。

鹤漫不经心的靠在门口,听见声音便转头看他,顺便一把拽住正对他面门的枕头,毫不在乎的开口:“我把她的那个玩具熊给扔了,晚上她只要抱着我就足够了。”

“然后她就把我枕头给撇了...”鹤耸耸肩:“所以我就只好自己来拿个喽。”

“那就赶紧给我撤”他抬起脚给鹤踹出去,然后用力和上门。

鹤被关在门外,习以为常的看着门上挂着的太刀室的牌子因为对方用力过猛而显得摇摇欲坠。他也不甚在意,大咧咧扭头就走。

“还留着灯啊。”鹤蹲在房外揪花瓣揪树叶问她到底原不原谅我,终于抽到一个原谅放心大胆拉门。 当然要是抽到不原谅他就权当没看见。

拉开门,便见伏在桌上的她一愣,慌忙拿起笔做批改公文状。 “去太刀室睡去,这儿可没你的枕头。” 鹤看着不禁发笑,少女这样子活像炸了毛的猫咪 “是没有,可我这不带了吗。”他炫耀般扬扬手,然后把枕头扔到一边的床上,随即笑嘻嘻的凑过去,果见她别扭的转过头。

鹤从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腰,有点撒娇样的将下巴靠在少女的肩上。“由奢入俭难, 有闻香软玉在怀,我干嘛和一帮大老爷们挤啊。”他偏着头,唇瓣堪堪擦过她的耳垂,看着它迅速发红,不禁坏心眼的向里轻轻吹气。    

见她没有回应,鹤的手变本加厉的伸进少女有些宽松的睡裤,修长白皙的手指摸上了她的大腿,手指轻钩住她的内裤皮筋上,像是诱惑一样拉开,弹了一下。  

点我

评论 ( 8 )
热度 ( 131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