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劫后

我现在都不敢说我写的是个黑暗本丸了🙂

跟我默念本文主cp是鹤审


“鹤丸国永。”少女低着头一刻不停的向外走。


该说幸好还记得没把他落下吗,鹤一边想着这种可能性一边应到,“我在。”


“我有点生气,三日月叫什么宗近,为什么不叫油盐不进。”她气呼呼的深吸一口气。


“好好。”不管她最后是什么选择,鹤绝对是无条件支持。


传送门的位置是固定的,他俩很快就走到门前。“这个本丸,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这可是我以后要住的地方啊。”少女的手指熟练的在台面上操作。


鹤松口气,知道少女已经是接管了这里。他不慌不忙的往下问,“所以呢?”


“...所以就先去万屋买点日用品啦,你哪来的那么多话。”


鹤紧随着她走入。很可爱,他这样想着,生气的脸很可爱,就连因为这种理由而生气也很可爱。这就是他所认同的,所追随的主啊。



小判卡中的数目并非可观,但对于现在来说已是绰绰有余。少女刚刚从货架上拿下东西,回头就看见鹤正在解下环绕在身侧的配饰。


“我想了一下,果然还是以防万一...给你留点纪念品。”大概是余光瞟见了少女停下了步子,鹤解释着。少女这才想起了在逃离前本丸的时候,他也很在意这件事。“哎...?不,怎么说这种类型的东西还是我这个人类给你比较合适吧。”她说。


“你说过你很喜欢的。”就像是想要引人注意的孩子一样,鹤直接松开了手。挂着绒球那一侧的别针已经被打开,一经脱手,铁链自他身侧划出一抹亮黄的弧线,最后垂在了他的身前。


“是啊。”少女将手里的东西放到购物车里,侧过跟他说:“但是我喜欢的原因,是因为鹤很适合它。你知道爱屋及乌吗?”


她弯腰,拿起绒球,在鹤身后转了半圈将饰物重新绕了回去。“真是的...都是年纪以百年起跳的刀,怎么一个个跟个小孩子似的。”


在她试着将别针恢复原位时,鹤微微低头,看着她的发顶。


“这样就好啦。”少女抬头,正对上他的目光。是真的吓一跳,鹤欲盖弥彰的偏向一边看去,手却环在了她的腰侧。少女一愣,条件反射的试图推开鹤,却听他撒娇样的轻哼一声。少女暗叹一口气,手掌像是安慰一样轻拍着他的后背。“乖啦...话说你抱着还挺暖和的,看来我冬天可以订一个你的抱枕。”


“我就在这里,又何必需要什么代替品吗?”鹤忍不住问着,声音轻微上扬,显然是期待着她的回答。


“冬天抱把刀果然还是太勉强了,等到夏天我再考虑考虑吧。”


这是拒绝呢,还是真的不明白他话语之中的含义。女孩子的含蓄是他搞不明白的东西。

有时候会希望她把话挑明了说,有时候又不是。想着不如被拒绝了一了百了,又宁愿维持着这种模模糊糊的状态。鹤知道少女是个很好的审神者,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对每位附丧神都很亲近却又保持这一种距离感,他自然也懂得什么意思。

他对她好,拼命对她好,不单单只想得到她一句“你是个好人”这之类的话语。如果不是这次的突发情况,或许少女也不会这么依赖他。这么想着,总会有一种背德的感觉。

说到底,他其实也分不清楚什么是忠心,什么是爱情,只是盲目的追随她不带任何名利色彩的微笑。

但是管他呢,除了刻在骨子里的忠诚,他鹤丸国永的信条就是...

——没有信条。

他颠沛流离的刃生可以看作被涂抹的乌漆抹黑一塌糊涂,也可以看作白纸一张,随心所欲就是他的个人作风,该追就追,该逃避...那就逃避吧。

因为沦沉是不可抗力啊。




她推着车往前走,目光浏览着货架。“果然刚才的冲动太丢脸了,你说我要怎么跟三日月道歉啊。”


“不需要。”鹤伸手替她拿下货架高处的物品,“您是主,而我们是从,不需要道歉。”


少女顺手接过,“并不是你称呼我为'主'我就真的把自己当主了...所处的时代不同吧,你们是我的下属,更进一步的话还是朋友。”


“那么您也没错。”鹤咬死了这一点。


“你这么书面用语我还满不习惯的。”




传送门极为便利,不过输入数据,两人就站在了本丸大门处不远的地方。


鹤拎着袋子领方向,少女跟着走,一眼就看见了透明的塑料袋内熟悉的包装,“丸子?”


“啊,不是每次都给短刀...是因为我想吃。”他说道一半发现不对便急匆匆改口,却听见她的脚步停下了。



停在纱窗的蝉一叫,我脑子里的一稿还没保存就跳闸了
评论 ( 17 )
热度 ( 71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