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当他们第一次见娘家人

ooc

鹤丸国永

闭嘴三好青年,张嘴完蛋露馅。

所以整个过程基本都是我来说,他点头。

我妈还偷偷给我拉到一边问我怎么喜欢这么沉默寡言的,虽然脸长的不错,但万一以后你跟他说话,一开口,人家丢你一句“你闭嘴”你俩以后还过不过了。

我就呵呵了妈没事这句话一般都是我说的你是没见过他嘴贱的样子。

但是不能实话实说。

在我妈家给他憋的啊,回来路上给我讲了一道的冷笑话。

别再问我北极熊拔毛冷不冷了!


三日月宗近

装,哎你就接着装。

跟我在一起黄段子就没停过,污的我不要不要的,结果在我妈面前装的跟个人似的。

还跟我爸喝茶拼酒,谈古今唬的我爸一愣一愣的。

可以啊你。

欺负我家餐桌没柜子是吧,欺负我爸妈看不见你手做什么是吧。

把手从我腿上拿开!


一期一振

去我娘家的前天晚上,粟田口家会撩的紧急集合,不会撩的带了笔本紧急集合顺道偷师学艺。

小老虎带着哭腔的说对不起一期尼,我这招只有正太能用。

信浓赞同的点了点头。

Woc我就知道粟田口切开都是黑的。

乱酱表示很着急,急的差点给一期套上裙子。

其实只是他想看。

其实是我怂恿的,因为我更想看。

所以只有药研认真的跟我说“姐姐你还是跟我结婚比较好”吗?

等等他说了什么?

傻孩子,跟你哥结婚,我就有了整个粟田口啊。

最后还是一期随机应变,哄的我爸妈喜笑颜开直呼赚个好儿子。

所以他弟弟的事情还是等我们结婚了先斩后奏吧。 对,各种意义上的。



压切长谷部

看见我爸妈的第一件事就是五体投地,额头置于手背上跪的板板正正。

然后特别有气势的大喊了一句。

“请把女儿交给我吧!”

然后我妈做饭,我打下手,他被我爸拉去谈心了。

在厨房隐约能听到谈话声。

“呵,你能给我女儿什么?”

“她指东不往西,她要月亮...”

“你就不给星星?小子,那都是我玩剩的了。”

“不,她要月亮,我就去考宇航员。”

这个笨蛋,还真往实际方向去想啊。

莫名有点小感动。

我妈点点头,“这小伙子,合格了。”她挽挽袖子,“顺便一会我问问你爸他还有甚么没·玩·剩。”


烛台切光忠

都说抓住一个人的心,先要抓住对方的胃。

我一家的胃都被他抓住了。

我妈跟我说,这人真是贤惠...嗯...挺不错的。然后愉快的忽略了他黑那啥的眼罩。

对吃货来说,会做饭的都是好人。

光忠有时挺担心我会因此被人拐走。

我怎么好意思说他不是厨师,是酒吧老板。

而且我就喜欢他装牛郎撩我。

就喜欢他当我假惺惺的说要雨~露~均~沾~他不听,就撩我就撩我的时候。




山姥切国广 我拿下他的兜帽。 ...感觉有些不妥。 然后我直接把他外套扒了。 站在门外,我能感觉到他牵着我的手都在抖。 “淡定淡定,在紧张能有你向我告白的时候紧张?”我试着缓和缓和气氛。 “其实,那天我都已经做好了会被拒绝的准备。”他握紧了手,”能够这样拉着你,对我来说简直是奢望成真了。如果可以在一起的话...那我会有多幸运啊。” 我笑了笑,用脚推开虚掩着的门。 “门没关...?”他漂亮的眸子里有些惊讶。 我向门里喊道:“我说,爸妈,都听见了不?”
评论 ( 53 )
热度 ( 600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