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如果累了就撒个娇吧


“我不干了。”少女将桌上一沓文件向前一推,趴在桌上小声抱怨,“好累...”


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伸手揽过少女,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侧。少女一抬头,便看见海底新月波光粼粼。他卸下笼手,修长的手指像哄小孩子入睡一样慢悠悠的轻拍着她的后背。

“睡一会吧...触摸可以哦。”

温和的声音在昏昏沉沉中减淡。本只想稍微休息一下,少女却控制不住渐沉的呼吸声。



药研藤四郎

白大衣的他侧着头看着少女,眼镜下湛紫的眼眸透着丝丝无奈与宠溺。

明明是少年模样,语气却老成的像个大人。

“大将,放着我来吧。”

药研!气场一米八!



鹤丸国永

“那就不干了。”他撑着头一脸理所当然。

鹤突兀的牵着你的手向门外走去,脸上的笑意就像做了成功的恶作剧,“小姑娘一整天闷在房间里多没意思,来来来姥爷带你嗨。”

她还有些犹豫。

“又不是非得立刻完成...开心一点嘛。”鹤回过头眨眨眼示意。



压切长谷部

废柴制造机立马就心疼了。“主,这些我自己来就可以,您去休息吧。”

将废柴抱到椅子上,长谷部跪坐在桌前将文件一一整理。

后背突如其来的柔软与温度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少女靠在他的背上,“我在这里休息就可以啦,接下来就麻烦长谷部了。”


山姥切国广

少女趴在桌上稍稍侧头,这才瞥见切国悄没声的将文件搬向他那边。

几乎是瞬间就被一直暗暗注意着少女的他发现,慌忙采取了被被模式。手指紧抓着盖在头顶的被单,因稍有用力显得骨节更加分明。袖子挽起,露出线条流畅的小臂。

“谢谢啦,我家被被真是可靠呢。”

“...不过是仿品罢了...”他又将被单向下拉了些,偏过头去,金色的发色轻轻摇晃。


一期一振

“一期啊,我可以偷下懒吗?”

“恕我直言。”他温和的笑着,“这份公文您已经拖欠有几天了。”

少女绞尽脑汁的开始想偷懒的方法。粟田口家的短刀要晚安吻时是怎么做的?如果想短刀一样撒娇的话,说不定一期会破例呢。

她挪过去,脸像小奶猫一样蹭蹭他,软软的开口:“哥哥...晚安。”

哇噻太顺口直接说出去了。

直到一个轻柔的吻落在额上,打断了少女的胡思乱想。

“晚安。”

一期也熟练过头了。

“失礼了。”一期回过神来,出口就是道歉。

少女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捂着吻落下的地方,好像要留存着上面的温度。

“没关系啦,那么公文就拜托你了?”

“...是。”

———————end————————
为何越写越长?

心情复杂

本丸里一个个竟是些废材制造机,长谷部尤其出类拔萃。



评论 ( 31 )
热度 ( 39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