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三日月的追女友法则

ooc白切黑

清晨的轻轨总是格外拥挤,三日月将公文包放在两膝上,漫不经心的看着对面窗外匆匆闪过的建筑与树影。

他看似一本正经的坐着,实则余光早已落在坐在他身边,犯困的头一点一点的少女身上。 

少女一身学生装,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下巴抵在鼓囊囊的双肩背包上就睡熟了。 

防备心太低了,万一碰上他这样的人怎么办。 

三日月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默默的将他圈着少女的手臂收紧了些。 

他抬头看看标牌,知道少女的学校在下一站之后,轻轻扶住她的头,顺手拨开她眼前的碎发,让她靠在他的肩上。 

三日月再次抬头确认了一下站名,在整理了衣领后拍了拍少女的手臂。 

她皱了皱眉,眼睛眯成一条缝适应着光线,当已经不太刺眼时她也清醒了过来。身边倚靠着的物什好像有什么违和感,不是冰冷的扶手,而是... 

顺着对方小臂青灰色衬衣的褶皱向上看去,就看见了青年翘起的嘴角。

 “你是学生吧,我注意着大概下一站有所学校就冒昧叫醒你了。” 对方手规矩得放在公文包上,丝毫看不出任何愈矩的行为。 他礼貌的笑了笑,看样子并没有因为自己靠在他肩上睡着而生气。 

少女这样想着,脸上的温度不受控制的越来越高。

轻轨报站声恰到好处的响起,她尴尬的红着脸,用细细小小的,轻的要听不见的声音匆匆道了谢,抓起背包快步走了出去。 

三日月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在列车门关闭之后重新将目光投向窗外。 他若无其事的放空目光,脑子里全是少女脸红的头顶仿佛要升起蒸汽的样子。 

真可爱啊,脸羞愧的通红的样子,他想着,或许早点叫醒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轻轨挤的人挨着人像沙丁鱼罐头一样,说实在点就是晚高峰。少女小心的将背包放在身前背着。轻轨在车站停车与重新启动时总是格外颠簸,她不得不双手紧抓着扶手防止摔倒,还要时不时的侧过身方便其他人挤出去。 

脖颈上温热的触感让她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心想着大概是太挤了有谁不小心碰到的吧。可能是她的不反抗反倒激起了对方的兴趣,后背的手指缓缓的顺着脊柱一侧向下滑落。 

周围全是陌生的人,她低着头,努力的靠向扶手,身后那人的手指却依旧是不依不饶,甚至在她腰椎的地方恶意的画着圆圈。 

不知道该怎样做,羞耻的夹紧了腿,就连身体都忍不住颤抖。 

不知是谁的手指抚摸向股沟,公共场合的性骚扰让她无助的红了眼眶。 

少女看着车到站,抿紧了唇,正打算猛地回身跑出快轨时,一瞬间的人流涌动却让她措手不及,臀部好像擦在了什么紧实的布料上面。 

她被推搡了一下,回身就撞在了青年坚实的胸膛里。 

“又是你啊,我刚才注意到你好像遇到点麻烦。”他上下打量一下少女,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没事吧。” 

在脆弱的时候受到了贴心的安慰,内心的委屈一下子就爆发了。

少女安静的看着他,然后扑到他怀里,压抑的哭泣声低低的传入他耳中。 



三日月一只手握着扶手,另一只手却在少女后背上为非作歹。

他亲昵的靠在少女身上,别人还以为是谈恋爱热火朝天的小情侣。 

嘛,反正不久就会名符其实了。 

指尖触到少女翘起的臀部就停下了,点到即止就可以了。三日月不过想给她孤身一人时在轻轨上睡熟一个教训,在车到站时借着拥挤的人流就又转变成了一三好青年。 

然后当少女转过来的时候三日月发现他把人家弄哭了。

他回抱着少女,低声哄着她,水渍很快蔓延了一大片他胸口的衬衣。 他暗叹了一口气,胸口闷闷的像是堵塞了什么。怀中如愿以偿的是女孩子软软的身躯,三日月却没有丝毫的计划通的感觉。 

他察觉到自己少有的良心过不去了。 

三日月发现即便是目的达成,他也不愿看见少女丝毫的不情愿与眼泪。 

于是他把喝醉酒夜袭划去了。 

不过说起来刚才那一下真是够呛,三日月隐晦的瞥眼裆部,应该说幸好他定力不错吗。 

别蹭了,再蹭他好真的把持不住了。 

少女真的会极为轻易的落入他的圈套,如果刚才做这些混蛋事的人不是他,而是别的什么人的话。

...想想就来气呢。 

然后三日月温柔的抬起她的脸,告诉她下次什么也不用管,使劲往要害部位踹就可以了。 

大概是三日月的表情过于义愤填膺,少女抹抹眼泪后扑哧一声笑了。她握握小拳头反过来安慰他说:“没事的,我就是刚才吓懵了,以后肯定第一时间喊非礼。”她吐了吐舌头,离开他怀抱,站直了身体。 

三日月在心里默念,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少女基本是每次乘坐同一个车厢,他下车的地方又要比她晚上几站,保护她是完全不成问题的。 

况且不久之后他就会以男朋友的身份光明正大陪在少女身边了。 

不过现在...暂且借用“邻居”这个身份吧。



“是邻居啊,刚搬来不久吗?以前隔壁没有人住的嘛。”她伸出手,顺道做了自我介绍。三日月回握过去,低头看着她漆黑的眸子,“身份证上写的是三条宗近,不过你是邻居,而且还是可爱的女孩子,所以用稍微亲近一点的称呼也可以哦,叫我三日月吧。”

“好的,三日月先生。”

“看来我果然是老了啊,小姑娘称呼我时都要用先生了。”他垂下睫毛,好像有点伤感的样子。

“...三日月。”

三日月这才点点头,应了下来。

两边的门是相对的,三日月转身开门的时候,少女不可避免的看到了他家的装潢。与其说是简约,更不如说是简单的只有必要的家具。

...然后还有一桶桶的泡面。

“三日月,你每天就吃这种东西吗?”

他停下反手关门的动作,转身看着少女,“没有啊,冰箱里还有团子之类的东西,你要吃吗?”少女叹口气,“你知道这附近有个菜市场吗?”

三日月颇为无辜的眨眨眼睛。

她无奈的摇摇头,说到:“这周休息日你没有事吧,我带你去买菜。”



到了约定的时间,少女从家中走出,敲了敲三日月的房门。没有回应,大概是他已经在楼下了吧。

少女迈步下楼,推开楼层的大门,果然就看见了三日月。

他正在和大概是他朋友的人交谈,对方手里还牵着一个卷发的孩子。

三日月明显是注意到她了,向她挥了挥手。不知道是不是会打扰到他们,少女犹豫着走近了些。小孩子首先跟他打了招呼,“姐姐好,我、我是粟田口的五虎退。”

是非常乖巧的孩子呢。

“一期一振,可以叫我一期,这孩子是我的弟弟。”一期向她点头示意,“您是...三日月的女朋友吧——能让他主动等的人。”

“不不不,一期君,你误会了...”少女有些结结巴巴的解释着,一期只是淡淡的笑笑,转过头跟三日月说了一句“如果看到弟弟养的猫咪,请务必通知我一声。”五虎退捏着少女的衣角,有些扭捏的抱了她一下,就和他哥哥一起离开了。



三日月向来是习惯早起的,他提早站在少女门前待了会,然后就靠在走廊的窗户向外看——然后就看见了熟人。

 “三日月?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您呢。”一期一边说着,一边向四处看着,“退的小老虎到这里就变成猫咪了,不过调皮的性子还是没有改呢...您有看到它们吗?”

“我找到了。”三日月悠悠答到。

“在哪里....”一期停顿一下,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感慨一句,“您找到审神者了啊。”

三日月不厌其烦的点点头,“那么就依照约定。”

“...明白了。”


————————————————————————————————————
于是就分成了明暗两条线,暗线在近结尾时会再提到一遍


下一章

评论 ( 18 )
热度 ( 224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