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水色

合租梗

 
 
 

ooc

 
 我一刚毕业大学生,手头并不宽裕,租房子就选择便宜一点的和别人合租的类型。

 

出乎意料的,本以为这个价位的房子只会用脏乱差来形容,没想到不单宽敞还挺整洁的。室友上班比我早,下班比我晚,所以我体谅他,负责做饭。

 
 哦当然他买菜并且钱他出。

 

其实作为女生和一个陌生的男的合租还是怪怪的,不过我选的中介信誉优良,况且室友挺帅的,没道理会看的上我。我俩相处时间大概就是晚上我靠着抱枕翻电视频道,他在厨房用微波炉转一下饭菜,过来给我把客厅灯打开,然后回他房间吃饭。

 

最长一段对话如下。

 

“别开灯,电费你交?”

 

“对眼睛不好,我交。”

 

其实我就相当于开玩笑那么一说,没想到他还真答应了。我不舍的移开我停在电视上的眼神,看着他,心想着这家伙是不是涨工资了。估计是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时间太久,他别过头去,匆匆走回房间。

 

好像听见“早点睡吧”这之类的话,我回头瞥瞥电视,里头男主角刚挂上电话。

 

我说呢,还以为室友跟我说话呢。



 

一期关上门,后背顶在门上,扯开了衬衣上的领带。

 

“跟她道了晚安。”他叹口气,“不过太紧张就直接走开了,没听见回复真是太不礼貌了。”

 
 
 


其实我一直以为室友是不爱说话挺冷淡的类型,直到我有天替人顶了会儿夜班,我才发现室友人挺好的。

 

我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在小区里我就寻思那家开灯的是不是我家,一拉开门,果然是。

 

室友端坐在沙发上,顺着声音抬头看着我。

 

“呃...我稍微值了下夜班。”不知道为什么就有挺心虚,有一种家庭伦理剧“妻子晚归为哪般”的感觉。

 

“下次跟我打电话说一声。”他像是松了口气,接着又问我:“吃饭了吗?”

 

我这才注意到饭桌上已经凉过头的晚饭,硬着头皮说:“我吃点也行。”他向我温和的笑了笑:“不是特别想吃就收拾起来吧。”

 

他顿了一下,好像有些犹豫的说:“下次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吗,我有点担心你。”


然后就互相交换了电话,备注“室友一期”。

 

 

后来就渐渐熟了吧,说起来也就是各自呆在自己房间的时间少了。晚上我看电视的时候多了个人陪我,我就有勇气挑战鬼片了。


大概是一期身上有一种安宁平静的感觉呢。


当然遥控器还是在我手里,我看什么他就得跟着看什么。

 
 
 

说实话他做饭手艺比我好多了,虽说没有大厨水准,但是远超我这种经常做糊的人。这是之后我俩轮换着做饭的时候知道的,我还向他请教了怎么切菜切薄的方法,不过我还是挺开心他会把我做的饭菜吃的很干净。

 
 
 

天知道一期在少女背后握着她的手,教她切菜时,是怎么忍住不把另一只手放在她腰上的。

 
 
 
 

有时候有种很奇怪的想法,明明只是室友关系,相处模式却渐渐向男女朋友靠近。即便是找了工作,工资可以买得了房子以后,还是不想搬离这里。

 

休息日我们偶尔会一起出去逛一下。天冷的时候,穿完鞋,我就直起身等着他给我围上围巾。夏天,即使手心黏糊糊的,还是忍不住像要牵着手一起走。


他并不排斥我进他房间,甚至翻他东西。我俩一起收拾房子的时候,我在他床头柜里发现了房产证。我俩其实不是室友关系,是房东与租户。

 

回身撞进他的拥抱里,原来他是大我两年毕业的学长。


 后来,我把手机了的备注改为了“男友一期”。

 

再后来,我把我的房间改成了孩子的房间。

 
 
 


 
 
 
 
懒得写那么细 
 
电脑重做系统....我的文档啊....

评论 ( 15 )
热度 ( 192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