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我的弟弟的那些事

不会被瓶壁吧

不要打卡


三日月这家伙,他生的那张脸只有一个用途——方便问路。

闹心。

他第一次走丢我还以为他是离家出走了,我这个当姐姐的心里以为弟弟青春期终于来了还挺欣慰。结果第二天我大清早被门铃叫起来,去开门,赫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警察。当时我就惊呆了。

废话,那可是兵哥哥,我大早上脸也没洗衣服还是睡衣怎么好意思见人。

咱是良民,又没做过亏心事我理直气壮。

这时候余光一瞥我才注意到三日月,兵哥哥解释到这孩子迷路了,他帮忙送到家里。

我说:“哦。”

白高兴一场,我还以为是青春期,结果是少年痴呆吗。

“三日月,放下,那是我的杯子。”

“啊?哈哈哈,甚好甚好,姐姐。”

我皱着眉又打了一遍水,废话三日月抢了我杯子,我当然用他的喝水了。

“刚才送你那个警察还挺帅的,你下次迷路还能去那个警察局吗?”

三日月愣了下,然后侧着头对我一笑。他头上还戴着我第一次做手工的用502胡乱粘的发簪,上面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古朴流苏轻轻晃动。

我还以为他答应了,结果以后送他回来的净是些对门老大爷隔壁老大妈什么的。

还有更闹心的。

自从我的杯子摔坏了之后,他开始要求我用嘴喂他喝水了,要不他就去“迷路”。

算了,因为是弟弟所以也没关系吧。



“别拦着我,今天我要不揍死你我就不是你姐。”

我开了灯,撸起袖子,气的胸口一起一浮的喘气。

你们能想象得到半夜听见点什么声音,睁眼一看面前一张惨白的脸吗。

“鹤丸国永,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

“姐姐姐姐姐姐消消气,轻点...轻点!这可是你亲弟弟啊!”

我是在想象不出来这家伙半夜摸到我房间,拿着手电筒四处照光除了要扮鬼吓唬我之外还能有什么想法。

他结结实实挨了我一脚,此时乖乖的蹲在地上,仰着头看我,“姐姐,疼。”

我看着鹤的眼里好像真的泛点水光,叹口气,也蹲了下来。

他这样的眼神我还真是不能拒绝,毕竟是弟弟嘛。“踢哪了,我给你揉揉。”

手指下面的骨骼还是少年的体型,我揉着揉着就觉得性质不对了。鹤摁着我的手放在他裆间凸起的那一块上,带着有些渴求的眼神看着我。

唔...好像拒绝不了呢。




我拿起筷子,“啊,晚饭有做煎豆腐啊。”我夹起金灿灿的一块,然后迫不及待的放入嘴里。

超——好吃的,我把筷子放在嘴里咬咬,然后忍不住又往嘴里塞豆腐。

“嗯?光忠,别光看我吃,你也吃点啊。”

他坐在对面,有些专注的看着我,衣服上还系着我给他买的粉红的围裙。

“好吃吗,我第一次做。”

有个会做饭的弟弟简直超幸福。我舌尖舔了舔嘴唇,想了一下便实话实说了,“好像盐有点放多了,不过第一次做嘛,况且也是在可以接受的程度.....”

光忠一只手撑在桌上,身体向前伸,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肩然后吻了下去。

他的舌头在我的口腔里搅动,逼迫着我咽下一些滑腻的唾液。

“是有点咸了。”他坐了回去,然后解下系着的围裙。

我有点奇怪,桌子上明明还有豆腐,没必要在我嘴里尝味道吧。

嗯,果然姐姐还是比弟弟聪明一点啊。



“姐姐,请问...这是讲的什么?”

一期翻了翻书页,手指停在哪一页上,然后转向我那边给我看。

我仔细研读一下内容,然后合上书读出它的标题“青春期性教育”。

“嗯....女性的身体构造吗?”我这么问着,一期点了点头。

一期是好学的弟弟,前几天还问了我一些奥数什么的东西,可这玩意我早就还给老师了。没有帮到一期是很遗憾的事情,不过幸好这次我还是知道答案的。

作为姐姐,给弟弟讲题是应该的事情吧。

我这么想着,手指解开了内衣的扣子。


评论 ( 59 )
热度 ( 32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