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我弟弟的那些事2⃣️

别屏蔽?

手机排版,要是格式有不舒服的地方说一声。 




我洗完澡,干脆就裹着浴巾出来看电视,毕竟弟弟也不算是外人。髭切坐在我的身边。我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在我脖颈某处停留很久,然后他双手环抱过我的肩,温热的舌尖舔舐着我的颈窝。


“...香香的。”他的声音很软,轻易让人放松戒备。


髭切抬起头看着我,还是那样软绵绵的笑,“好想就这样吃掉姐姐呀。”


“嗯?”我有些迷糊,“什么意思。”


“我有说什么吗...嗯...不记得了。”他自顾自的点点头。


耳垂被他轻轻衔住,好像能感觉到他虎牙轻咬的力度。


弟弟淘气的时候,做姐姐的稍微纵容一下也可以吧。




“姐姐,小心会着凉的。”虽说我刚洗完澡,但是外面的温度刚刚好,不过膝丸还是脱下他的外套,盖在我身上。


我看他端端正正的坐在我身边,然后悄悄朝我的方向瞥了一眼。


我不禁好笑,“怎么了?”


他倒是特耿直的回答了,“姐姐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好香。”


我侧着头看着他,然后拍了拍肩。他眼睛弯了一下,会意的顺从靠过来。


我刚将头转回去,肩上突然一痛。


一个牙印留在圆润的肩头。


“姐姐真的很香...有咬痛吗。”膝丸眨眨眼,安抚一般的舔了舔那个他留下来的咬痕,留下亮晶晶的水渍。


因为是弟弟,而且我还是个做姐姐的,这次就原谅他吧。




莺喜欢猫和茶,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天天在过什么退休老年人的生活。他靠在长沙发一边,膝上蜷缩的那只叫大包平的猫在他的抚摸下,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咕噜声。


“弟弟,你是喜欢猫,还是姐姐?”


我已经看开莺对茶的执念了,毕竟那是死物,但是见他天天跟猫窝在一起,我突然就有一种失宠的感觉。


大概是错觉吧。


莺坐在那里,招手叫我过来。总有一种微妙的主从关系,我想起他这个手势也曾用做招呼猫。


“还是喜欢猫多一点呐。”


我头上猫耳的发卡因为我低下头,用脸颊轻蹭他的手掌而微微颤动。身体深处扩张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我回头,看着那奇怪的,陷入身体的塞子所固定的一条猫尾巴。


让弟弟喜欢自己,也是做姐姐的功课。





 “姐姐,文件帮您收拾完了。


“姐姐,帮您暖好被窝了。


“姐姐,洗澡水放好了。


怎么说,长谷部是很能干的弟弟。和他呆在一起,总有一种指挥着一条甩着尾巴的大狗狗叼报纸叼拖鞋的感觉。


“弟弟,你差不多是个废柴制造机了。”我站在浴室门口,打趣道。


他熟练的替我解着扣子。


外套,裤子,衬衣,内衣,长谷部的手指勾住我内裤的边缘,将那块布料顺着大腿的方向轻柔扯下。


他半蹲下来,放轻声音让我抬起一只脚。


“我的荣幸。”


弟弟会对姐姐好也是理所应当的,这时候就顺其自然的接受也不错。




我推推仰面躺在沙发上的明石,“起来啦,不要一整天睡睡睡,好歹做做运动吧。”


他懒散的打个哈欠,“好啊。”


“弟弟,不要说不行啦...诶...答应了?”我这才反应过来。


我看着他起身,随意的将眼镜扶正

然后他把我压倒在沙发上。


明石握着我的手腕,一条腿跨过了我的身子。


“俯卧撑可以吗,姐姐?”他这么说着,却已经自顾自的将身体压下来。


面颊上湿热的一个吻,他声音中带着迷人的慵懒,“计数哦。”


我点点头表示清楚了。“一个。‘

随着下一个吻的到来,我便知道该数到二了。


没见过的方法,嗯,就当是陪弟弟玩什么游戏吧。


评论 ( 40 )
热度 ( 242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