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甜腻的奶油蛋糕

一期婶

奶油点缀上草莓,巧克力酱凝固成“HAPPY BIRTHDAY”的字样,那是很传统的生日蛋糕。

一期看着少女抱盒蛋糕坐在沙发上。

一期并不确认今天究竟确实是她的生日,还是少女一时兴起买的,毕竟万屋可不是浪得虚名。

少女瞥眼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将口腔里的蛋糕努力嚼嚼,咽下去后,腾出来简洁的两个字否定,“不是。”



送软的蛋糕配上厚厚一层奶油,她用勺子舀着。因为蛋糕制作用心的原因,她抿了一口,然后感叹着这入口即化的滋味。免不了嘴角沾上些奶油,少女就很自然的用舌尖舔舐干净,然后接着将剩下半勺送入口中。

一期的喉结轻轻上下滚动。乳白色的奶油,半凝却因为打发的很好的原因,而看上去有些要流动的质感。

这种蛋糕对于他来说过于甜腻了。并不是说他讨厌甜食,事实上他也乐于接受弟弟给他的一些小点心,但是少女对甜食的这种需求,实在是让他有些惊讶。

“恩?一期,想要吃点吗。”

奶油腻的让人骨头都要酥软的味道充盈着整个房间。

一期摇摇头,礼貌的拒绝,“谢谢,不过还是不用了。”

反正也很清闲,一期也知道少女不会首先发起话题,干脆问到:“为什么喜欢这么甜的糕点呢?”

“因为甜食会让人心情变好,即使是心里作用也是好的。”她舔了嘴唇,回答道:“你说吃生日蛋糕,会不会让人心情更好?”

一期很认真的斟酌着,谨慎的回答:“我没有吃过,大概是会的。”

少女低着头,漫不经心的用勺子戳着巧克力书写的英文字体,然后抬起头,跟他说:“那就试一下吧。闭眼,想想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不许说不想吃。”

果然,主想做的事情拒绝不了啊。一期笑着摇摇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事情...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唯一镌刻在脑海中的...他抬手扶了下额头,有些责怪自己该记得记不住,该忘记的却忘不掉。

“啊——张嘴。”

女孩说话的声音像是糖渍过的草莓,说不定还真是因为草莓蛋糕的原因。

然后嘴里就被塞了一大块。

真的是...满满一嘴呢。一期睁开眼睛,手指捏捏喉咙,有些艰难的合上嘴。少女明显是没有过照顾人的经历,蛋糕的量太多了,奶油抹到侧脸,一期大概能想出来现在自己是挺糟糕的样子。

非常浓厚的牛奶气味,还夹在着草莓的微酸,在香料的为虎作伥下,糖的甜度开始为非作歹在舌尖充盈。

奶油能不能让人心情变好他不知道是否正确,但是在转移注意力方面绝对是一等一的效果显著。

舌头艰难的搅拌着,油脂粘糊糊的感觉让嘴里的奶油难以下咽。

少女咬着勺子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不锈钢的勺子上,唾液和草莓酱黏连着,顺着勺把淌下去。

一期很顺利的呛到了,他匆忙摘下手套,捂着嘴低声轻咳。乳白的奶油从指缝间挤了出来。

吞下去的蛋糕使得胃里泛上点不舒服的饱胀感,对他来说有些强烈的味道充斥整个脑海。因为强迫着自己吃下去,一期不得不转而吞咽噎到时分泌的唾液。上颚和食道里还惨残留着香腻油脂附上的味道。

“蛋糕好吃吗?”

“...多谢款待。”




花丸最棒的一点就是能更多,更多的听到他们的声音。

以及会动(x

我可以真实的看到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对话。

动作,言语。

笑容。

音容笑貌  这个词  究竟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



评论 ( 6 )
热度 ( 95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