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YURI!!! on ICE】雪人


完结撒花🌸
12集两天补完,然后一边傻乐一边在客厅对着桌子秦王绕柱走位。

ooc

十二月,雪。

维克托再次试着将厚厚的围巾网上拉,以求尽可能掩住口鼻。

他看着勇利终于是把雪人方方的头圆回去,想着自己的确是不应该突发奇想,把雪放在箱子里压实。

毛线手套上的雪因为勇利体温的缘故化开,冰水的寒意透过,导致他的手指连弯曲都有些生涩的感觉。于是勇利干脆摘下手套,头都没抬,直接向维克托扔过去。当然对方也顺利接住。

托着腮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雪人的样子,一声略带疑惑的“嗯?”从围巾下的薄唇溢出。维克托稍作思考,便扯下大衣上的两颗纽扣。

绳线绷断发出细响,从扣眼中滑落。靴子踩过新雪,留下鞋印和吱嘎声沉滞在地。显然维克托行动力指数很高,勇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已经把黑色纽扣当做雪人的眼睛安放进去。


然后他垂下手,朝着勇利笑的眼眸弯弯。



雪人其实已经早早堆好,然而就在勇利打算取几个闲置的纽扣充足装饰,一个转身还没来的及迈步的时候,一种什么东西沉闷的摔在地上的声响让他回过头。

于是他看见了维克托一脸茫然的站在损坏的雪人旁边,朝着他无辜的举手做投降状。

于是维克托被勒令将雪人修补好。而勇利当得到一个方方的雪块是他还是忍不住嘴角抽搐几下。

于是维克托在他无语的眼神下自动自觉的站在雪人五米开外。

这么一段小插曲让勇利彻底忘了取纽扣的事,毕竟他还要在把一个四方的雪块修成圆形的同时忍耐维克托弥补一般夸张的夸奖和鼓掌。



维克托的大衣因为丢失了最上的两个扣子,被风吹的敞开来,雪花落在衣服内侧,留下一片片水渍。

勇利叹口气,算是原谅他了,将维克托的大衣领口拉住整理好。

维克托的眼睛小动物一样的亮起来,手套被取下,捂的暖呼呼的手覆上了恋人的手,让他停下了为自己整理衣服的动作。

他拉着勇利的手一起揣到了宽大又温暖的衣兜里,另一只手扶上了勇利的后脑勺,然后压近了些。

“要是为我‘整理衣服’的话,晚上也可以哟。”

暧昧的语言与温热的湿气一起侵入到冻的发红的耳廓内。勇利能感觉到大衣兜中,维克托的手指诱惑一样轻轻挠着他的手心,好像触电一样,细弱的电流传遍全身。

他抬起头,陷入了维克多专注又温柔的眸子里。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