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大将您啥时候才能感觉到我在吃醋呢?

药婶
ooc
《劫后》相关
可以单独阅读
不与劫后相冲突,这里只是药研的视角。
伪守夜,哪天写真的吧

这个本丸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守夜。

鹤丸提出来的,三日月赞同。

作为第四把来到这里得的刀,并非给他留有了选择的余地。况且他也没有前两位的威信。

不过药研从未有过反对的意思。

刀嘛,战场上就好好作战,回来就好好守护主人。

对于他们付丧神来说,这种信念可不是单单一句常识就能解释的了的人。千百年间,刀剑们只做了这两件事。药研有时也想过,是否存在着生来桀骜不驯的刀,但最终却在时光中磨平了棱角?

或许有些大逆不道了。

雪纷纷,周围满是夜的痕迹,他却仍能清晰看清那种像盐像糖的白。

本丸的天气向来是一成不变的,不过鹤丸说过,大将有着依据现世的四级季改变景趣的习惯。

为什么鹤丸会知道呢。


冷,但他的手指却不会像大将那样因受冷而有些麻木,少女柔软的双手被鹤丸握住,被温柔的哈气。

为什么不会呢,因为他是要握住刀的。

虽然能感觉到温度,他却依然能行动自如。正如三日月说过,尽管能感到腹中饥饿,却还是可以活下去。

毕竟是刀。

也许剥夺与杀戮是本性。

他说的对吗?药研问自己,然后得到了答案。

不一定对,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对。

因为他可是忠心爱主的刀,是“药研”。


身后的门拉开时,老旧的轴承摩擦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对方显然不想打扰到他,明显放慢了开门的动作,药研也就配合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雪花飘落的声音掩盖不住少女的呼吸,药研努力的正视前方,尽管他已经看见了她披着的被子一角。

“嘿,有吓到吗?”温暖的被子还带着少女身体的芳香,药研大半个身子都裹在里面。

很软,很暖和。药研低垂下眼睫,连说话的语气都在向那位的口头禅靠近啊。

少女将被子展了展,确认连药研的腿都有好好盖住。然后她亲昵的靠在药研身边坐下。

药研无奈的叹口气,侧过头只是看着她。“大将,天冷。”

“我知道啊,我可有好好穿着拖鞋呢。自从你上次说过...”

她打住不说了。

药研看着少女有些小心翼翼的表情,微笑着安抚她:“没关系的。”他知道上一把药研给她留下的印象一定非常的深刻,要不以少女的性格,也不会贸然的脱口而出。

说不定他还要感谢她还心心念念着曾碎掉的那把,要不然他和少女也不会如此熟识。

被窝下的手,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勇气揽住少女的腰。

能这样随性而为的,大概是只有鹤丸一个了。

鹤丸那求知欲旺盛的性格,药研也承认确实是少数。

药研曾对这个本丸存在的现象有过疑惑。他是战场上长大的刀,不懂得何为风雅。他曾尽他可能的委婉,旁敲侧击的问过大将,我们本丸里,只有过四把刀吗。

瞧,他连曾经碎掉的那把“药研藤四郎”都算入在内。

大将揉揉他的发旋,点点头。

药研继续问道:“那么为什么初始刀和常规不同呢?”

她笑答:“那样不好吗。刚来到本丸,就有两把太刀作为初始刀,我大概是最幸运的审神者了。”

他还记着大将的眼神,她在笑,眼底却很静,带着哀伤。

那是死亡的气味,乌鸦盘旋在上。

然后三日月敲了敲门,向少女问好,把药研带了出来。药研知道他一直在外面,是对这件事也心存疑虑吗?

或许不是的,因为大将说过,初始刀是两把太刀。

三日月只是告诉他最好不要再深究这件事了,每个人都有些无能为力的事情。

是,每个人都有。药研在心底重复了一遍。

正如他确实是得到了“药研”的这个名字,忠心爱主的名誉,他的前主还是自尽了一样。

那么三日月无能为力的又是什么。

他的确是不应该深究了。

然后三日月告知了守夜这件事情。

告知。


守夜是什么?

药研是战场上成长的刀,可即便是这样,他都能察觉出这两个词包含着的暧昧关系。

可大将不是那样不堪的人,虽是默许,他们所做的也只有守在门外。

或许这样对他们都好。

“是啊,很冷,所以进来吧。”少女指指房门。这么生硬的改变话题也是大将的作风。

药研犹豫着,还是开了口:“大将,如果您和他有这样的关系...还是不要和我走的太近比较好。”

毕竟有个兄弟喜欢人妻,虽说只是单纯意味上的,但保不齐到他这基因就往别的方向转完弯了。

“他...?指鹤还是三日月?”少女有些出乎他意料的茫然,“为什么不要走太近,鹤跟你说什么了吗。”

药研看着自己在她清澈眸子里的倒影。

“不用管,以前就有过我撞见他跟别的刀说不要离我太近。这家伙护主有些过头啦。”她自信的说,声音里是对鹤的满满信任感。

药研第一次想摒弃去短刀敏锐的侦查感。

“他们是我的刀...”少女凑近了些,“当然,你也是我的。”

过于直白的话语出口,少女却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样子,反而看起来想是认真的等待着他的回应。

“好好...’”药研偏过头去,应答着:“我是你的。”

“药研脸好红哦。”

少女扶住他的肩,然后用额头抵住他的测测体温。

如果大将真的没有察觉到的话,那么,他还是有机会的吧。

药研侧过头,黑手套轻摁住少女侧肩,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少女一时间失去支撑,倚在他身上。

他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靠这么近,短刀可是会发动攻击的哦,大将。”

他这一时冲动干了什么...短裤的诱惑。

少女抬头,饶有兴趣的发问:“是什么游戏吗?”

“请不要把我当做孩子了!”药研皱着眉,语气加重。

“是是...这么说起来,真的就算是小孩子模样的短刀也不知比我大上多少倍...”

药研心里有些紧张,然而她接下来一句话让他一时失态手劲一松。

“所以年玉这种东西应该是你们给我才对...?”

“大将,我败给你了。”

“作为我的刀,栽在我手里也不吃亏嘛。”

是啊,的确是输了,一败涂地。这把刀的所有,连同那可滚烫炽热的心,全部输给你了,大将。

————————————————————
这个系列就差个结局了啊我为什么不好好写完在这里写番外

正文里也有药研

努力写写男人吃醋,真不好写

评论 ( 4 )
热度 ( 121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