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我的老师们的故事③

写写一些我觉得有意思的事

中文梗注意

ooc崩坏

物理老师石切

数学老师老实说他一向是慢腾腾的样子,可那天在考试前,他难得精神澎湃的给我们鼓劲。

“加油!物理一定是爹!”

因为太激动...“第一”两个字连起来读了。

跟在后面的三日月老师冷冷的接了一句:“如果物理是爹,那么语文就是爷爷。”



语文老师三日月 

语文老师莺

化学老师鹤

历史老师一期

“同学。”

一只手摁在我的桌子上,我茫然的顺着对方线条流畅的胳膊向上望,然后正对上三日月老师那张堪称杀器的脸。

他朝我笑,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

三日月老师见我盯着他,另一只手点了点自己的眼睛边框。

“同学呀,我这是近视镜,不是老花镜。下课到我办公室喝茶吧。”

此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老师含蓄的告诉我,我作业是复印的他已经发现了。

然后...我拎着我的水杯,在下课的时候,敲了教师办公室的门。

一期老师办公室靠门最近,他熟练的将办公椅转个弧度。然后当他看见我手上拿着的不是他常见的作业本,而是...一个水杯的时候,他侧过头,视线有些不好意思的偏到一边,“同学,你是要热水吗。”

额不是啊我真没肚子不舒服谢谢老师但请听我解释是三日月老师让我过来喝茶。

“喝茶?”另一边的鹤老师茫然的重复了一下,然后他看着我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那种眼睛已经弯起来了,但硬是控制着把翘起的嘴角压下去,不让自己笑出声的憋笑的表情。

我“黑人问号????”

然后我就这么愣愣的带着些目瞪口呆看着老师站起来,把椅子插回去,像要跟人干架一般步履匆匆的离开办公室,关门声砰的一响吓了我一跳。

紧接着我就听见鹤老师在门口大笑的不能自已。

那笑的,我都担心他呛到。

不是老师你关门有啥用,你的良好形象已经在开学不久在我们心中被你碾成渣渣了。

“乖孩子,过来。”莺老师向我招招手。

虽然莫名其妙的有些感觉他像在招呼一只吓炸毛的猫一样,但我还是乖乖的走过去了。他坐着,我就稍微弯下腰,很尊敬的问老师有什么事情。

然后老师抬起手,温柔的摸摸我的头。

完了给猫顺毛的感觉更清晰了。

他拿着他那个老干部保温杯,给我水杯灌茶,“没关系,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我出门的时候还看着鹤老师笑到直不起腰。

老师你这躲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啊???!!



心理老师清光

我们的心理老师温柔的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

这句话非常正常对不对?

但我可以非常自豪的告诉你,我们心理老师是男的。

作为一个留着小辫子,擦指甲油穿高跟鞋的男老师,并且配上他的脸居然毫无违和感,我们有时会戏称老师有点gay里gay气的。

虽然我们解释了这真的是在形容他特可爱,他还是骄傲正直的挺起胸膛说他是一颗笔直的白杨。

坐在后面听课的安定老师毫不留情的指出,“白杨上面还分叉呢,你怎么不说你是一根葱。”然后清光老师立刻反击回去,“是葱我也是参天大葱!”

然后整节课都在全班加俩老师的哈哈哈哈哈哈参天哈哈哈哈哈哈大葱哈哈哈哈哈中过去了。



信息老师安定

因为信息和心理课课时都比较少,两科老师闲时就去听对方的课。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上什么课最爽吗?

不是美术!不是音乐!是信息!

知道信息课的自习吗?

就是玩电脑!

直到下课,老师才会从他的恐怖游戏中抬起头,像网管一样跟你说,“时间到了啊,关机子了关机子了。”



体育老师长曾祢

从胸肌上看,长曾祢老师一定是体育老师的料。

曾经有同学跃跃欲试想找他挑战,老师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跟他说。

“我一个漂亮的回旋踢,还未出脚,腿毛已振断你浑身静脉。”



数学老师陆奥守吉行

(不知道算不算方言,就是c念成吸,h念成爱曲之类的)

老师有点口音。

下面是上课时对话。

“棱柱AB吸D-A1B1吸1,你看这个吸吸1,是侧棱,所以这道题选啥?”

全班:“吸!!!”

评论 ( 83 )
热度 ( 45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