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胖子:来人啊耍流氓了!

瓶邪

胖子敲门,很猥琐的喊,开门啊小天真,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怎么没本事开门啊

喊了一阵没人应,胖子以为自己扑了个空,刚纳闷吴邪怎么今天就有空遛弯去了,门却开了。


张起灵开的门,还帮胖子拿了下他手里的大包小裹。他没穿他一贯穿着的连帽衫,只简单的套了一件T恤。


胖子一边感叹太阳打西边起来了张起灵怎么突然这么有人情味,一边对着那些瓶瓶罐罐笔画,说这个治肺的,那个对嗓子好,记得给天真吃点...说着又往房间里头走。


张起灵把胖子拦住了。


张起灵公认是个寡言的人,一半是因为他确实不善言辞,一半是因为他觉得实际行动更重要。


于是他捏着自己T恤衫的下摆,一直拉过肩侧。


胖子一脸疑惑,眼睛瞪的跟金鱼一样。


张起灵身材很好,体态匀称,时光沉淀出他内敛又沉稳的性子,同样也练就了他精窄的腰和流畅舒服的肌肉线条。


胖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张起灵的麒麟纹身都烧到了他肚脐上方。


张起灵的纹身很特殊,不单单指这个图案藏着一个地图,这只麒麟是由苗疆的乌汁草攀附勾勒而成,剧烈运动后体温上升才会显现。


胖子明白了。


胖子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真不好意思啊,那胖爷我先撤了。

评论
热度 ( 7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